上穷碧落下黄泉

“离歌,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要找到你。”


01   缘起

柳家有女,闺名离歌。

尚未及笄便名动京城。

常着一袭红衣,风姿绰约,容色倾城。

“阿北,阿北,你说人有来生吗?”

“当然有,来生我还要陪在你身边,不让你受一点委屈。”

庭院深深,桃花灼灼,少女斜倚在秋千架上,红色裙角随着微风轻轻起舞,如墨的黑发仅用一只玉兰花簪,随意地挽在脑后,眉心一点朱砂痣醒目而耀眼。

白衣少年立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推着秋千,望着秋千上的人,一双眸子满是宠溺。

温润如玉,星目剑眉。


02   离散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宰相柳如宾勾结叛军,犯上作乱,意图谋反,按我朝律例,柳家男丁皆斩首示众,女眷贬为奴籍,流放边关,即日启程。钦此。”

“离歌,即使拼了性命我也要将你救出去。"

古道偏僻,漫天黄沙,柳家的一众女眷被几个官兵押解着前往流放之地,连日来的风餐露宿,让她们蓬头垢面,皮肤也不再白皙细嫩,可他还是一眼在人群里认出了她。

那红裙早已被泥土侵蚀,不再亮丽,可那眉心的一点朱砂依旧璀璨夺目。

这座凉亭是去往边关的必经之路,他在此埋伏已久。那红裙越来越近,他伺机而动。

“官府办案,何人胆敢拦住官爷去路?“

他轻蔑一笑,解忧出鞘,片甲不留。

“离歌,你可还好?“

他上前拉住少女,紧张地连眉头都皱在了一起。

“阿北,你可知我什么都没了,爹爹,娘亲都已惨死,我又有何颜面苟活于世,你又何苦冒险前来救我?”

说话间,女子已将解忧抢过来抵在脖颈处。

“离歌,不要做傻事,你还有阿北,你的阿北哥哥……”

“阿北,离歌戴罪之身,此生与你缘尽于此,你曾说人有来世,待来世还你一个清白的离歌。”

“离歌,不要……”

解忧从女子手里滑落,剑身被染成了妖异的鲜红,那女子慢慢地瘫倒在地,竟像是睡着了一般。


03  解忧

横江城外的树林里,一个身着红裙的女子负手而立。

她望着眼前飘落的桃花,嘴里喃喃道:“阿北,你可还记得?“

传说横江城有个百年道行的女鬼,靠吸食少女的精血修炼。

城内常有妙龄少女不明不白的失踪,一时之间人心惶惶,官府严令城中所有未婚女子都不准出门,悬赏万金寻求能人异士捉拿女鬼。

翌日

一个年轻的道士撕下了官府悬赏捉拿的告示。

“我燕北清誓要斩尽天下妖魔,拯救苍生。“

他背上背着一把剑,名叫解忧。


04  重逢

道士循着妖气,来到了一处废弃的荒宅。

他在荒草丛生的院子里布下阵法,守株待兔。

太阳刚刚下山,一个女子慢慢地走了进来,鲜艳的红裙衬得她肤白如雪,眉心的一点朱砂痣,泛出妖异的红光。


齐脚的裙摆随着步子有规律地晃动着,脚踝处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极尽妩媚。

忽然她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停了下来。

“女鬼,还不快快受死“

一把剑朝着她所在的方向直直飞来。

她看着那剑身上熟悉的字,竟一时忘了躲闪,怔怔地呆立在那里,任凭那剑刺穿了她的右肩。

”解忧,阿北……”

“还不快束手就擒”

那道士嘴上喊着,心下却疑惑起来,听说她有百年修为,法力高深,怎得如此不堪一击?

反正妖邪为祸人间,还是早日除了她比较好。

 “阿北,是你吗?你可还记得离歌。”

那女子此时竟留下两行清泪来。

“她怎知我小名唤作阿北?她刚刚唤我之时我怎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师傅常说,妖邪都是没有心的,她竟也能流泪?”一时之间他竟有些乱了方寸。

“也罢,看你也是个可怜之人,就姑且放你一马,他日你若继续作恶,我定不容你。”

不知怎的,一向铁石心肠的他竟动了恻隐之心。、

“阿北,真的是你么?”

女子带着哭腔的声音从背后飘了过来,他莫名有些感伤,加快脚步离开了荒宅。


05  忘忧

道士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红衣女子一直唤他的小名,容貌有些模糊,只恍惚间看到眉心一点朱砂若隐若现。

他猛地惊醒,那梦里的红衣女子赫然就坐在他床边。

“阿北,你真的不记得离歌了么?你曾说人有来生,可倘若什么都不记得了,这算什么来生?”

“我昨日在郊外的荒宅已手下留情放你一马,你竟敢纠缠于我?“

说罢道士坐起身来,一纸黄符就朝女子打了过去。

女子甩着宽大的袖口后退几步躲开了。

“且慢,我讲一个故事给你听罢,之后任君处置。”


“我是相府独女,阿北是将军府长子,我们两家世代交好,因此我从小和阿北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双方父母早已互换了庚帖,只等十五岁及笄礼之后,我们便正式完婚。可我十四岁那年,父母被奸人陷害,成了叛国的罪人,相府上下遭受了灭顶之灾,我也惨遭流放,后来,在途中被阿北所救,我恐连累于他,遂拔剑自尽。”

“一派胡言,若真如此,那你也是身世凄惨之人,怎得不入轮回?”

”我本想入轮回,下一世再嫁于阿北,可每一个轮回之人都要饮忘川河水,饮过忘川河水就再也记不起前世今生,尘缘尽断,我不愿忘记阿北,所以甘愿放弃轮回转世的机会。“

话音刚落,只见那女子周身雾气缭绕,她飘至空中,从嘴里吐出一颗红色的丹药,那丹药散发着诡异的红光,红光一点点的流进道士的体内,那道士似被定住了一般,一动不动。

红光越来越弱,女子的身体渐渐透明起来。

”阿北,这次我真的要离开你了,我在此地等了你百年,也在此孤独了百年。念念不忘是最痛苦的,现在我要将这痛苦留给你了。“

女子的身体开始一点点的消散起来,那点点红光照亮了整个屋子。

”离歌,我都想起来了,离歌……”

男子咆哮着,他伸出双手拼命的在空中挥舞着,可只剩下一片虚无。


06   孟婆

前几日,有一女子来找我,寻唤醒前世记忆的法子。

那女子我认得,百年之前我曾在忘川河畔见过她。

她执念太重,不愿饮下忘川河水转世投胎,说是要等一个很重要的人。

我告诉她,唤醒前世的记忆需要百年修为,再加上昆仑山上一种名叫忘忧的仙草,制成丹药,给需要唤醒之人服下方可。

可百年的修为毕竟不是说舍就舍的,所以这个法子至今也没有人用过,也就无从得知真假。


今日

一个道士装扮的男子站在忘川河畔,他眉心的一记暗红代表他已坠入魔道。

他问我如何才能让灰飞烟灭之人再入轮回。

我苦心劝诫他,轮回生生不息,世间万物此消彼长,皆有定数,你又何苦执着于此?

他不语,只是定定地站着。

罢了罢了,法子倒是有一个,灰飞烟灭之人早已跳出五行之外,不在天地之间,需有一人甘入忘川河底日日承受噬心之苦百年,百年之后她的名字就会重新出现在生死薄上。

“离歌,你等我。”

上百年来,从未有人主动跳入忘川,你将日日受这百虫噬心之苦,你可想好了?“

“想好了,绝不后悔。”

说罢男子纵身跳入了波涛汹涌的忘川之中。

哎,都是苦命的人罢了,我老婆子守在这忘川河畔几万年,这样的痴儿我见了太多。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看人间多少故事,最销魂梅花三弄。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风波超,云烟深处水茫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