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世界:生活远没有你我看到的那么复杂或简单

你说,心累,想回家乡。

我说,这城市这么大,怎容不下你我。

——题记

嘿,前两天,我们终于又重新联系上了,你大我一岁,毕了业听从学校的安排去了那富硕繁华的“鱼米之乡”,我则因为一些变故继续死守着这座陪伴我们长大的市井小城。

那时的你,满心满腹都是对于未来的美好憧憬与期盼。临行的哪天,我没去送你。你上午八点的班车,我一早就起了。下了楼没有去车站,而是朝着早餐店的方向直走。我的米粉刚摆上桌,就看到了你发的朋友圈,照片里是列车厢两排工整的二等客座。

你仰望天空,我心装车站

朋友圈的评论区里一片热闹,大家伙胡乱呼喊感慨又是一位奔向了祖国大好河山的有志青年。我一边吃着米粉,一边认真的看完了朋友圈下方的每一条评论,然后平静地退出了微信。心想刚刚醋肯定倒多了,不然怎么感觉有些酸到了眼睛心坎里。

我们上一次的交谈已经是去年的事了,你刚刚辞去浙江的工作,回来约我出来聚聚。

我问:“你怎么回来了”。

你略带了些疲累的声音礼貌问我,“什么时候有空大家聚聚”。

我笑说,什么时候都可以,配合你的时间。

你在电话的那头也笑了笑,回我说:“好,那下次。”

之后,就再没了下次。

下次,再见

如今再一联系,原来你现在在上海当销售员,几千工资保障自身温饱。打电话时,你貌似还在上班,话筒里隐隐传来客户交谈的声音。我有些不知所措的问是否有打扰。你说没想到我会主动和你联系。然后我们互问了一下对方各自的现状。我向你要了一张近期的照片。照片中的你头戴白色鸭舌帽,身穿红色格子衫,与从前似乎没什么大变化。

你同我讲,如今的生活全不似当初憧憬的那般。我问你安好,你停顿了两三秒,然后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我只是有些不快乐而已。”

我问你是否吃过了晚饭,你说还没。我有些担忧的问到怎么都快九点了还没下班。你说快了,又笑我把你想的太苦太累。你对我说“上海好啊,真好,只是可能不太适合我长期居住。”

勿思勿忘,长长远远

你没有正面回答我你好与不好,我却从你的言语中感觉到了你的疲累,如此便又寒暄了一两句便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脑子里却突然略过你的声音。“清清,我要去浙江了。”犹记当时你对我说这个消息时的开心喜悦,甜蜜的脸上意气风发。

我抬头看你说,“真好”这是我当初对你的回答。

如今,我仍在坚守小城,你已经由“江南水乡”跳跃到了“繁华都市”。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心却没有越贴越近。

亲爱的,不短的时间,我们话不多说,心里却肯定着对方的变化。我看过凌晨三点在巨型货车上补眠的司机,看过炎热高温下汗流浃背的搬运工,看过脚穿绿军鞋的老大爷,看过开心舞蹈的广场舞大妈……

你知道,我知道,如此包罗万象的世界里千变万化,唯愿你在远方一切安好,夜夜好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