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门盆魂痕昏· 咏白海棠

偶忆红楼诗社的“限门盆魂痕昏· 咏白海棠”斗诗会,无感【珍重芳姿昼掩门】偏爱【半卷湘帘半掩门】。班门弄斧酸文假醋一下,就不咏实物了。成都中秋之感…

秋雨浸香映红门,丹墨摇翠滴玉盆。

自知身似云外客,谁解他乡月中魂?

妆淡至极分外艳,用情尽深了无痕。

春去秋来几人留,风露依旧笑黄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