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没有I DO

1

写作课上,老师问了一个发散性思维的问题。一个故事,名字叫做《盒子里的秘密》。

大学时代的男主和女主恋爱了。临近毕业,男主和女主分手了。男主与女主分手后,他便随身携带一个木制的精美盒子。男主去了很多地方,每去一个地方无论行李多少,这个盒子总是少不了。

十年之后,男主有了家室,女主已为人妻,突然有一天男主与女主见面了,男主把盒子送给了女主,问:这个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每个人的回答都很精彩。每一个脑回路都是一部完美的言情小说。

男主可能没有放任何东西,表示我和你分手了就是分手了,我们再不可能了。有些事有些人错过就是一辈子。

盒子里可能是信,男主所到之处就会写一封信。告诉女主他的心思从来没有变过。

是明信片,去过的那些地方的明信片。

是照片,男主与女主的合影。

或者是一枚戒指。

女孩子们的心思总是那么唯美。

老师说真实的结局是,盒子里装着照片,是所到之处的天空,每一张照片背后都写着“向你”两个字。

课下我问过老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呢,为什么要是天空而不是其他呢,是男主与1女主有什么特别的暗号吗?

老师说十年之后,男主和女主,一个有家室,一个为人妻,两人都是成年人了。考虑问题会更加成熟。

你想想你平时什么时候会望天空,想人的时候,想哭的时候,想放空的时候。背后只写“想你”两个字。就算男主的妻子发现,也不会太过追究。会避免很多可能发生的家庭纠纷。

老师说完,我大概明白了,大多数80后心里其实都藏着一个人,不会与人提及。一直藏在那里,不离不弃,寂静喜欢。别说80后,有些90后心里已经开始有人住进去,而且会住很久。

这样的感觉就像是雨过后远处若隐若现的山,只有自己最清楚那不是云雾,是真真切切的山。

有时候心里的那个人不经意就会跑进我们的梦里。每个月都有那么一两次。他们不会影响我们现如今既定的生活状态,但他们存在着,在心里,在梦里,在记忆中,在脑海中。

以前对他们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沉淀,渐渐成为一种心中的一丝静脉,融入血液,却不那么跳动。

2

每次学弟见到我,都会很尊重的叫我“锐哥”。第一次这么叫的时候是去年。那时候我还认识了一个学妹,以及一个学长。

那时候我大专三年级,学弟刚刚入学。

我那时候21岁,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恋爱是什么滋味。

很羡慕那些成双入对的人。就算不是恋爱,兄弟我好像也没有。

我对女孩子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从小我所在的班级女孩子都很多,我也很能跟她们打成一片。

我对男孩子也没有太多的兴趣。

有一段时间我对情侣有点看不顺眼,只要是在一起的对子,我准能想到办法拆散他们。我甚至觉得自己可能是性冷淡,除此之外还唯恐天下情侣不散。

直到有一次独自走夜路,一条漆黑没有路灯的夜路,戴着耳机也止不住的内心总觉差点什么。

每个学校大概都有这样的地方,或是隐蔽的树林,或是漆黑的小路。总会有情侣让你的恐惧顷刻间烟消云散。

情侣的存在让一个独自走夜路的人感受到了温暖。无论他们的感情走势如何,都值得被尊重。

每当有学妹告诉我她的故事,再也不会直接伤害她们脆弱的心灵。

拆散情侣和撮合姻缘,只要是跟情字沾边的事总是说不清道不明。

现在这个时代很奇怪,越是不确定越是想去了解,越是接近捅破关系,越是趋于平淡。

我告诉你一个故事,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你作为一个局外人来帮忙看看这件事的走向。

这个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个学长,他在学校开了一家饭店。

A机缘巧合的去了学长的店里帮忙,有一次A的喉咙很疼,学长给她煮了一碗热姜茶。

A有一次胃痛,学长没有当面问她的情况,却私底下询问过她的情况。A开始关注学长,以前不觉得学长多好看,可是最近越看越发现他耐看。

A跟学长说过喜欢学长这件事,可是学长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也没有任何表示,她们的关系如从前别无二致。

醉醺醺的A说着酒话,她说了很多很多,她和学长相遇那天的饭局,学长给她煮的姜茶,她的朋友圈每一条学长都会点赞或者评论。她也经常看着学长在朋友圈里发的鸡汤,但自己却还在担心店里的业绩......

A与学长相识时间正好一月,鬼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这么多。

饭店的合伙人听着醉酒后学妹说的一系列。那场饭局没人劝酒,甚至有人劝学妹别喝酒,学妹却不停往嘴里灌。

学长扶着醉酒的A到自己在校外租的小屋。A睡在学长的床上,学长去学弟的宿舍借宿了一夜。

半夜A醒来,她觉得很幸福,她睡在学长的床上,学长的枕套上有几根学长的头发,她扯下自己的两根发,与学长的发绕在一起,塞在裤包里。

她欣赏着学长的小屋。翻开小桌上的笔记本,清秀的字迹记录着这家店自开业以来的事情。

忘记了她酒后吐真言的事,不记得她喜欢他不再是秘密,周遭的人都已知晓。她只是坐在床上傻笑。脑子里是他和她结婚的场面,主持人拿着话筒问她:“你愿意嫁给他吗?”

“我愿意。”

3

学妹坐在一家牛杂店跟我讲她的故事,她去了心理咨询室,心理医生说她有心理疾病,人际交往能力不强。

她要退学了,她要回家,她不想要这段回忆。她很痛苦。辅导员不相信她,劝她休学回家。班里的同学一心只读圣贤书,没有人关注她。以前有学长,现在她谁也没有了。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你还有父母,你还有家人。其实你只是想逃避一个问题,你回到家以后如果你的心可以好受点你就回去吧,但如果什么都没有改变,你就留在学校,好好学习,什么都不想,你坚持不下去了,你可以找我。我曾经因为宿舍问题逃去过上海,待了两天,回到学校,依旧要上课,依旧要考试,依旧要继续生活。”我不太会聊天,我把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学妹。

学妹说了很多,我看着她的眼泪,看着桌上一堆擦眼泪的纸巾。她说她最喜欢的一部作品是《小王子》。可能现在很多人都开始站队。跟我一样的就是正常,跟我不一样的就是不正常。

“大锐学长,你说我正常吗?”学妹的眼睛里放着光,像是一个求知欲望极其强烈的学生。

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我反对学妹离开学校,但是如果她真的要离去,我尊重她。

她说了她本来很喜欢一个人,愿意将自己的秘密毫无保留告诉给这个人。但却又是这个人给了自己致命一击,他与学妹的辅导员谈话后,辅导员就开始极力劝服学妹离开学校,无论是退学还是休学,只要暂时离开就好。

4

我是A,但是我和A不同,我可以很轻松的描述A的故事,但是如果A就是我,我讲不出其间各种细节。

学妹离开的前一天请吃饭,地点在学长店隔壁的隔壁。

饭后,我硬是拉着学妹过去学长的店里跟学长告别。

在我这里,任何事情都要当面说,爱也好,不爱也罢。能说清楚就讲明白,说不清楚请拒绝。

直接拒绝比剪不断理还乱更能让人释怀。

我们见了学长,学长连话都不愿跟学妹说。

学长悄悄跟我说了句话,“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她。”我明白了。

我拉着学妹出去学长的店,她眨巴着眼泪,“学长说希望你一切都好,明天一路平安。他现在不知道如何与你相处。过段时间再说吧。”

学妹离开后,学长删了学妹的所有联系方式。

学长的店开到了校外。学妹在家里准备N2考试。我去实习了。

生活还是继续。除了父母和几个真正关心你的人,没有人太在意你的想法,别把自己看的太重,太当回事。

我升本了,学妹A复学了。

我问她过的好吗,她说现在班级里的小伙伴对她很不错,她能感受到温暖。

没有了学长,学妹还是能感受到温暖。没有了我,学妹的生活也必将继续。我的角色扮演,只是成了她把自己的能说出去的树洞。

学妹和我一样,有个记手帐的习惯,她的手帐用日语写。每一句都是一个小美好,有两个月的手帐里三两句少不了学长,现在的明信片上还有对自己生活的向往,偶尔还有几个玩的不错的舍友。

我和学妹没有太多的联系了,偶尔在学校碰到会很礼貌的打声招呼。学妹变了,有气质了,像自己了。这是她,舒服的她,属于她自己的她。

手帐还在继续,也会想念学长,如果这时候有神父问她“你愿意嫁给他吗?”

她的答案可能还是“YES”但会省略掉“I DO”。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