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

自从发现肚腩有了赘肉,我就计划做健身操,找了喜欢的示范舞曲,时长三十九分钟,决定每天行动。

早五点半起床,六点开始。

第一天,只做了十多分钟,全身疼,肩关节咔咔响。

第二天坚持了二十分钟,全身大汗淋漓,心脏隐隐疼,不敢大喘气。

第三天能坚持三十分钟。

早晨,打开窗户,窗外是一片杨树林,微风吹来,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我站在阳台看着视频上的领舞舒展身体。

他不高兴了。

“你这身装束就不怕对面看到?”他发怒。

对面楼房距离至少一二百米,我们在十楼,看对方窗户都是黑黑的洞洞,他们能看到我才怪!

我穿着瘦身打底裤和美体胸衣,他觉得刺眼丢脸,像他自己的贵重物品被别人偷走了,我像他的私人物品。

“有人用望远镜看到呢?”他找理由,把阳台的窗帘拉上。

男人有时小心眼儿得让人可笑。

他每天六点半起床,七点钟上班。政府部门都是一日三餐免费,他和他那个公务员的妹妹总是可自得。谁说教师和公务员待遇一样?法律上还说教师的工资待遇不低于当地公务员,都是谎言!

她兄妹俩从骨子里看不起教师,特别是那个妹妹,在我面前下颌骨总是高高扬起。

他嘟嘟囔囔:“你就差回老家下地干农活,干几天农活你就不这儿疼那儿疼了。”

我不听他的,继续咚咚咚。

“我看见城里人锻炼身体就恶心,矫情!”他越说越来劲儿。

“你这话就不像上大学出来的人说的话!锻炼和干农活一样吗?”我还是反驳了一句。

他无语。

我们家每年做粉条,栽种几亩地的红薯,要栽种、浇水、拔草、翻秧、割秧、出果、打粉、滤粉、晒粉、下粉、冻粉、干粉,整个过程繁琐。

我偶尔参与过两次,印象中就是去割秧了,造成腰椎膨出,有一次疼得躺床上两周不会动。四处求医,医生说想恢复到正常已经不可能,只要不复发,重活不能干,农活得小心干。

他心里不平衡时只能发发牢骚。其实,现在都是机械化,每种农作物耕种收获都是全程机械,老家那几亩田,是他爹娘照看着,需要他了就电话招他回去。

我对家里不管不问,他对我总有意见。

我照看俩孩子,上班做家务,我们娘三个所有的花销都不让他管,家里有啥事我还得出钱……

我的愿望是下辈子做个男人。

……

哈哈(。ò ∀ ó。),我做着操走神儿时他还在嘟囔,我都没听。

他临出门,嘴里吃着东西又回头看着阳台的我狠狠说一句:“矫情!你看看你!还非站窗帘那道缝儿那儿!”

我已经汗如雨下,那道缝儿有风。

“滚吧!别让我看见你!”我扔给他一句,他瞪我一眼关门走人。

他的风凉话我不会在乎,我相信正能量的事只要坚持总有好处。

加油!

每天穿裙子做操,那个人才放心。

补记:今天七月十七号,每天坚持,现在能做三十分钟,早上六点前后做,大汗淋漓,过瘾!整套操是三十九分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