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韶桀,我回来了

        —— 虹桥机场

        夏母和夏父在VIP候机室等着他们的宝贝女儿。“老夏,你说初心怎么还没来呀。”夏母在候机室走来走去,绕的夏父头昏眼花,“雨琴,你别走来走去,我头都晕了。”“我这不是担心女儿吗。”夏母话音未落,门便打开了。“妈咪!爹地!我回来了!”夏初心一下子抱住夏母。夏母的泪水不禁涌了出来,就连夏父都偷偷抹了抹眼中的泪花。毕竟分开了十二年⋯⋯

         “初心,跟妈咪回家,你不在的这几年,小俊都天天念叨着你。”夏母和夏初心手挽着手向那辆银色的兰博基尼走去,“爹地,都过了这么久,没想到你买车还是买妈咪最喜欢的银色。”夏初心打趣道。“⋯⋯”夏父抓了抓头发,呵呵一笑。

        —— 夏家

        “小俊,你看看谁回来了?”夏俊闻声走了过来,看见夏初心一下子就扑了上去:“姐姐,你总算回来了,我好想你啊。”夏初心推开像树袋熊一样抱住自己的夏俊,“小俊,你都多大了,还缠着你姐啊。”夏初心把身上的口水都擦干净,愤愤地说。“姐姐,你就这么嫌弃你弟吗?”夏俊可怜兮兮的看着夏初心。“不是嫌弃,是相当嫌弃!”说完,夏初心便去吃饭了。留下一脸懵逼的夏俊同学。

        “来,初心,多吃点。”夏母不断地给夏初心夹菜。一旁的林姨看着,宽慰的笑了笑:小姐终于回来了。“妈咪,我吃不下了。”夏初心看着满满一碗的菜,满脸黑线。“就是,妈咪,你看姐姐回来了,你就宠姐姐。”夏俊吃飞醋了嘿。“小俊,你姐姐现在是澳大利亚最优秀的大学生,你呢?好好学你的语文吧。”提起语文,夏俊满脸尴尬,马上变脸:“姐姐,来,吃块鱼肉。”“小俊啊,姐姐告诉你,做人要真实,不要虚伪。”夏初心说完,便上楼回房了。夏父夏母看着在夏初心面前吃瘪的夏俊,相视一笑。

         ——房间里

         夏初心躺在床上玩手机。朋友圈:夏天的樱花(夏初心):阔别十二载,学有所成,今日回国,家有盛宴,感动。(作者:没想到小初心还挺有文采的。夏初心:那是,我还是美国文坛上的一个知名人物咧。)吃鱼的猫(叶诺糯):初心,你回国了!好想喜欢你(林羽菲);初心,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陌路人(白清沁):初心,你在澳大利亚有没有遇见帅哥啊?夏天的樱花:明天早上九点“ COFFEE       FOREST”见。

        发完信息,夏初心躺在床上,回忆着十九年间发生的一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