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望又如何

---我对这个世界早已失望,

       可是你知道吗?

       我也曾被它温柔以待过啊!

       无论是那一件事,那一个人,

       我都所幸遇见它们。


时光如白马过隙,逃了好几年。

 将土往树边拨了拨,换了一番新土,当年初种下的树苗现在已经半腰高。

 我知道,化成乔木你可以陪我更久,可我更想你化成素蝶飞雀,追逐你半生向往的自由。

“友儿,即使好些年没见了,但我还能记得你的模样。”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精灵般跳脱惹人喜爱,你是只绒毛的小鼠。

 也许是错觉亦或是真的,你对于我来说胜过任何人。

    脸戴上面具在繁华浮沉的世间游走,即使自持清澈,却身处一片浑浊。

 我吞咽过许多次歇斯底里,埋葬过无数次卑微欢喜,但你,却真真正正地牵动我的一生。

 几年间的四月十四,我不止一次地祈求过。

 什么时候,当你在外累倦了,那个白瓷阳台上,始终都在等你。那时我们便可以话一话,这几年来,你曾到过哪停留,遇见过什么。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半生坎坷,半生消弭解脱。

   为了遇见你,我几乎花光了所有的幸运。是你的存在让我停靠了半生,桃李几盛世,唯独你最似我。

 也最似他,却都最终幻化成风,消散如烟。他是谁,我并不知道。还记得年少初见时,那一人一方净土,偶然涉及。园内的少年,普通而干净。

“姑娘,可欢喜哪一盆花?”
“清菊。”

 一次又一次,不经意地望向那园子,直到有一天,梦醒时分,皆成空。

 虽是唱完一曲一场悲叹,无论有多失望,多无独不偶,人生还得需走完,大抵,是因为还想再次遇见。



     雀走诛寒凉,浇尽一人一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