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之语】‖唠一唠让李佳琦爆红的“直播带货”

文/蜗牛儿

“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佳琦OMG! ”——李佳琦粉丝的心声!

随着“口红一哥”李佳琦的爆红,“直播带货”慢慢走进了大众的视野。加之今年初受到突发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各行各业审时度势,都开启了线上直播交易的新模式。

从李佳琦和薇娅的单打独斗,到各路明星的强势助阵,再到央视主持人及地方官员的鼎力支持,最终发展为当前的全民参与,直播带货作为一种新的销售方式强势横扫各个电商平台及融媒体平台。

网图侵删

那么,全民直播带货到底有多火爆呢?

2019年双十一期间,天猫数据显示,淘宝直播的爆发,让超过50%的商家都通过直播获得新增长。
2020年4月1日,罗永浩带来抖音直播首秀,并创下了抖音平台已知的最高带货纪录: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
2020年4月18日,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办公室与抖音联合举办的“市长带你看湖北”直播,与湖北黄冈、荆州、荆门、十堰、恩施5个市州,共同推荐农副特产。新华社“快看”和5位市州长直播间累计观看人数达1118万人,累计带货58万件,销货金额达2426万元。
2020年4月30日,商务部大数据监测显示,今年一季度电商直播超过400万场。

一种新生事物的出现必然是顺应时代潮流发展所造就的结果。

直播带货作为一种新的销售模式给商家的销售量及销售收入带来了爆发式的增长,很大程度缓解了因为疫情带来的经济压力。

网图侵删

直播带货也应了“不让中间商赚差价”这句广告语。很多商家都是生产商直接做直播销售,线上经营进一步压缩了中间环节的成本,所以商品销售价格要比其他销售渠道的低得多,迎合了消费者“物美价廉”的心理。

同时,很多官方助农直播的加入,一方面促进了当地特色农产品的销售,达到为农民增收的目的;另一方面也为当地的民风民俗做了宣传,树立良好的地方形象。

网图侵删

但是,凡事要以辩证的眼光去看待,“直播带货”火爆的背后也隐藏着不少痛点。

因为很多直播带货的商品都是限量抢购,所以直播间里的消费者就像百米跑道上的运动员,听到主播一声令下,不管三七二十一,抢到再说,一直挂在嘴边的理性消费荡然无存。不少商家在直播间销售的秒杀品都是不支持退货的,所以一时冲动抢到的宝贝不合适,就会陷入懊恼与悔恨,但是下一次直播继续抢……

当下直播平台对产品质量和商家入驻标准没有形成有效的监管制度,导致诈骗事件频发。今年的央视315调查公布的直播带货乱象中就有有网红和电商联手骗粉丝。一业内人士透露,在某直播平台上商家会砸几十万打榜,取得与大号主播连麦的机会,之后主播帮其吆喝,骗粉丝的钱。

我的朋友H就遇到了这么一件糟心事,她在某平台直播间看中一件衣服,就留言问主播怎么下单,接着收到了一个好友申请,提示是商家助理,她就通过了,然后对方发来一个收款码,让她转账付款。后来她自己说当时就怕下单慢了就被“秒光了”,想也没想就付了款,等她再去找对方要单号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被拉黑了……向平台和商家多方投诉无果,最终也只能自认倒霉。

近日,重庆市开州区某学校家长交流群中教师要求家长“积极参与”区长带货直播、上交小票一事,引发“硬性摊派”质疑。

事发后,开州区教委和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均表示,教委确有要求学校宣传该直播,但不强制家长消费,相关教师在通知家长前“没有了解清楚”。

网图侵删

事实到底如何,我们无从得知,但是官员“直播带货”自上线以来,出过成绩,但也逐渐出现各种歪风邪气。有部分领导干部将直播间当成秀场,不但流量注水、销量造假、大搞摊派,还组织水军齐呼“领导好帅”,这就是自欺欺人的浮夸作秀。

任何事物的产生和发展都需要有制度和标准来加持与管控,“直播带货”也不例外。6月8日,经考察调研和深入研究,中国商业联合会发布通知,要求由该会下属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牵头起草制定《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基本规范》和《网络购物诚信服务体系评价指南》等两项标准。这是行业内首部全国性标准,将于7月发布执行。

希望“直播带货”在制度与标准的监管下,能够真正为商家增收、为买家省钱,让消费者购物有路、维权有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