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伤的人

梁小民,入社会不久,今年是他第二次出来,进到了一家工厂。人不多,也不少。这样的工厂比比皆是,它们是梁小民和他一样从家乡出来的人的谋生地。

    和梁小民一起进去的有好些人,都是新人,那些老员工大多过年后就没有回来。梁小民分配到的宿舍里面还有好几床放着被子,应该也就这样一直放着了。

    上的是夜班,夜班里的人比白班的还要多。与梁小民一起分工的是他同宿舍的人,比他早来几天,比他年轻好几岁。

      搬东西时,这个小伙子不小心刮到了手臂,生白的肉,会儿渗出血来。他痛得大叫几声妈耶。然后接着干活。

    梁小民看着这个小伙子,突然感觉到自己老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