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昨天很爱你,今天很爱你,明天醒来依然很爱你

01

我写了一篇关于你的文章。

在电脑上敲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感觉很畅快,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文章不长,三千多字,同那些我思念你的日日夜夜相比,几乎不值一提。原本我可以写的更多,可目前我只能写到这里。因为如果我再继续写下去,写的再完全明了些的话,我怕我会吓到你,我怕我会彻彻底底地失去你。

我把这篇文章发到了你的微信里。为什么不这样做呢,我真的很期待你读完之后会跟我说些什么。我期望能够得到你的一点积极的回应,却不想成为你的压力。如果我对你的好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压力,那我情愿你认为我对你的好不是真的。

原以为你会像往常一样,用很长的时间才回我微信,然而这次却没有。我离开了座位想去阳台伸个懒腰站一会儿看看外面万家灯火,不出一分钟,可能更短的时间,你就回了我微信。

秒回。这算是一种你对我的积极的回应吗?我傻乐了一下,想到之前我曾问过你的一个问题。我说,你发现没有,每次我回你微信都特别快,而你回我微信都很慢,这是为什么?你说,那可能是因为你正好在看手机的缘故吧。

你怎么那么逗呢,我的眼泪都差点乐出来了。每次都正好?你的这种幽默感我好喜欢。

我打开了微信,你的回复跃然眼前。

何必让自己陷进去呢。你说。

我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看完那篇文章,如果你可以做到一目十行,那的确是很厉害。你瞧,不知不觉,我又要给你加分。

或许你只是看了个头,就已经猜到了尾。毕竟是真实发生过的事,看一眼就会明白,所以你秒回我也是合情合理。

原本我脸上傻笑的表情已经慢慢恢复平静,甚至有些沮丧。我想了想,要怎么回复你,我该说什么。说我就是爱你啊歇斯底里?说你把我删了吧大闹一通?既要回复的得体又不能暴露出一点点的负面情绪。我像一个在北影的面试里突遇加试的考生,考验我应变能力的时候就要到了,我可不能跌份儿啊。

其实还好啦。创作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嘛。

我都不知道我怎么想到的这句话,感觉自己像一个职业小说家。

因为我心里有喜欢的人,你应该找到对的那个人。

嗯嗯,没文章里写的那么夸张啦,不要为我担心。

那就好,我们确实不可能有更多进展了。

知道啦,所以我对你怀有祝福哦。

春天来了,你应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我会的。

回复完最后三个字的时候,我给你发了一个小狗转圈的表情。两只绿色的长耳朵小狗,吐着舌头,手牵手转着圈,这个表情的名字叫做啦啦啦,代表着一种欢心雀跃的心情。我不知道有没有把它用错了地方。在给你发去表情的瞬间,我多希望自己在你眼里真的如这个表情般可爱。


02

昨天我去西西弗看书,入口处的畅销书榜上摆了一套《朱生豪情书》。如果没有《朗读者》恐怕大多数人都不曾听过朱生豪的名字。随着节目播出,那封《醒来觉得甚是爱你》的情书在网络上迅速蹿红。这位民国才子的情书既古典又浪漫,那些深情的字句简直美得不可方物,让人对爱情充满幻想。

我随手翻开,看到这一段话:

愿你相信我一向是骗你的,我没有待你好过,现在也不待你好,将来也不会待你好,这样也许你可以安心一点。

这原是朱生豪与妻子赌气时写下的,一眼便知道那是反话。如果正过来说,那就是我过去待你好过,现在正在待你好,将来还会待你好。总之就是一句话,我愿意待你好。

于是我仿造这句话的结构,在手机的印象笔记里写下一句给你的情书:我昨天很爱你,今天很爱你,明天醒来依然很爱你。

尽管我说过创作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但在写给你的字字句句里,我的确不曾有过一点一滴的夸张。你可以不信,但请不要质疑我的诚意。总之就是一句话,我爱你。即便知道你不爱我,我依然固执地爱你。只要有明天,只要能醒来,我依然爱你。


03

今天是十五号,我发了微信给你。这一天是我们认识三个月的日子,我知道,如果没有我的提醒,你恐怕不大会记得。

你劝我说有些日子不必挂念在心上,只记得该记得的就好。

我发给你一个笑脸。我说,我也没有刻意去记啊,因为每个月十五号我发工资啊。

我并没有骗你,我的确每个月十五号发工资。可即便没有这回事,我依然还是会记得十五号对于我来说有着怎样特殊的意义。

三个月前的十五号,我和你在一个朋友组织的聚会上相识。当时你和相处了四年多的女友刚刚分开,整个人非常消沉。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好友大雄,他是你的大学同学,也是我的同事。他知道这段时间你很难过,特意组局为你排解。虽然你看起来并不情愿,但仍对每个人面带微笑。做介绍的时候,你只说了四个字,顾彬,谢谢。

喧闹沸腾的包房里,声嘶力竭的喊叫声不绝于耳,花花绿绿的灯光晃来晃去。你戴着一顶棒球帽,坐在一个昏暗的角落里,孤独地玩着手机。手机屏幕的光亮打在你的脸上,勾勒出一副精致的五官。我坐在与你平行的另一个角落里傻傻地看着你,在那微弱的柔和的光线里我仿佛看到了更多的情绪。突然,你收掉了手机,脸上的那束光一下子消失了。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那束神秘光线像一张天衣无缝的情网,将我牢牢套住。

后来,在大家的怂恿下,你终于拿起了麦克风。你走到屏幕前,想了想,让朋友帮你点了一首张学友的《祝福》。我依然还是坐在角落里,看着你唱歌的背影,想象着你唱歌时候的神情。伤离别,离别虽然在眼前。说再见,再见不会太遥远。你唱到这一句的时候,我的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临散场的时候,大雄安排着男生送女生回家,按照就近分配的原则,我上了你的车。

我知道,这是我最后的机会,如果不把握住,以后我大概没有机会再见你。在车上的时候,我故意用手掌拍打自己的脑袋。你问我怎么了。我说好像有些晕车,头好晕。你一边减速一边看我,问我要不要紧。我说可以停下来透透气吗。于是你把车停在了路边,陪我下了车。

我蹲在路边,故作姿态干呕了几下。你从车里拿出纸巾递给我,并伸出手拉我起来。我扬着脸看着你,你头顶的路灯好刺眼,好像你整个人都站在光里似的。我握住了你的手,你用力将我拉起。你问我还要不要多休息一下。我笑了一下说,要不先去你家坐会儿吧。

大概是因为你对我也有些好感,所以当我提出去你家的要求,你并没有反对。只是我看出了你的犹疑,你的动作缓了一些,车速慢了一些,神情重了一些。不过最终还是发生了我想要发生的事情。现在想来,你对我仅仅只是超越了不讨厌的阶段,并非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好感,是我自己太主动太多情罢了。也是因为那段时间你过的实在太压抑了,正好出现一个可以释放与发泄的出口。

现在,所有的判断我都已经猜透,但是我仍没皮没脸地爱你。


04

大雄很快就察觉到我与你关系的微妙。朋友圈是暴露关系与秘密的最佳场所。警觉的大雄问我,你们怎么加微信了?是他主动加你的?我摇摇头,没有回答他。在我的表情里,大雄或许已经猜到了答案。过了一会儿他丢过来一句话,有时间好好谈场恋爱,没结果的事情没必要费心。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大雄,他话里有话,我防不及防。

那天下班后,大雄约我吃饭,被我拒绝了。我知道他想跟我说什么,可能是有道理的,可能是对我有利的,但是我不想听。如果听了那些话就意味着我要放弃你,那我怎么会同意。

大雄拗不过我,他又提出来要开车送我回家。我想了想,最终点了点头。

车开出地下停车场,大雄点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按下了车窗,把手伸出窗外,弹了弹烟灰。我在反光镜里看着他抽烟时候皱着眉的表情,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大雄开的很慢,明明还有3秒钟的绿灯,他也不抢着过。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反正还有三个路口我就到家了,就这样沉默着什么都不说也挺好。我拿出手机,故作镇定地玩起了游戏,心里却七上八下乱成一团。

终于他开口说话了。你知道顾彬跟他女朋友的事吗?

我抬起头,看了大雄一眼,然后接着低头玩游戏。我说,我没兴趣知道,并且你用词不当,他们已经分手了,应该在女朋友三个字前面加一个前字吧。

大雄没有接我的话。车继续开了一段。他又说,他们几乎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因为顾彬的生意失败了,欠了很多钱,女方的父母强烈反对,被迫才分开的。

我的视线没有离开手机,但是已经按了暂停键,我开始专心致志地听大雄讲话。

顾彬是那个女生的初恋,她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还为他流过产。那个时候顾彬发誓这辈子非她不娶。他对她特别好,甚至为了和她在一起拒绝了家里安排的好几次相亲。你要知道,那些相亲对象都绝非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而是能对他的生意有帮助的人。可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他爱的人只有一个。上大学时我和顾彬是一个寝室的,我俩关系最好,他曾对我说过,他晕血晕的厉害,他女朋友流产出了很多血,他看到了竟然丝毫没有畏惧。他说她为了他牺牲了那么多,他以后一定要拼尽全力保护她,不能让她再受到伤害。我太了解他了,虽然眼下他们分开了,但这辈子他都是放不下她的。等他东山再起的时候,他一定还会去找她。

我静静地听完大雄讲的话。然后冷冷地问了一句,那个女生现在在哪?

新西兰。

我冷笑了一声,说,不被祝福的爱情果然不会有好结果。

你说的没错,我也不祝福你们。

不祝福又能怎样?我没觉得他们两个人的爱情有多么惊天动地。那个女生肯为他付出,为他牺牲,我也能,我也愿意。她能做的,我也都能做到。她没有做的,在我这里,我依然能做到。所以你也不必对我说一些所谓奉劝我的好话,我是不会听的。你不懂我对顾彬的感情,虽然我和他认识时间很短,但这和时间长短没关系。四年又怎样,不还是分开了吗。就算他现在不喜欢我,那我也情愿陪在他身边,我就不信,他昨天爱她,今天爱她,明天还爱她。

大雄面无表情十分淡定地说了一句,会的,只要明天他还活着,还能醒来,他爱的依然还是她。

你!

我用力握紧了一个拳头,冲大雄挥去,举在半空中的时候我又松开了。我要下车,我大声地说。

我家还没到,大雄并没有阻拦我。他打了右转向灯,慢慢把车开到路边。

我解开安全带,准备开车门地时候,大雄问我,你真的喜欢顾彬吗?

我回头看着他,然后坚定地说,喜欢,他就是我的初恋。

可我知道你谈过恋爱。

那不一样。你不懂!

说完,我迅速地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05

大雄说的没错,我是谈过恋爱有过前任,但那是不一样的。在我心里,我认定你才是我的初恋,并非是我伪装自己纯情。

我和我的前任交往了三年,那时候我刚到上海,人生地不熟,在中介上班的他帮了我很多忙。他比我大三岁,不过长得更老一些。我和他在一起,最初是有一些牵强。他说他爱我,愿意照顾我,为我更努力地工作,不让我那么累。那时候我并不是很爱他,可最终我还是和他同居了。我承认,这里面确实有着某些别的因素。可能是为了抵抗孤独,可能是为了更快融入这座城市,也可能是为了自己少一点努力,多一点坐享其成的便利。在后来的那三年中,随着时间累积,与他才慢慢相爱。

而你不同。见到你的第一刻开始,我就完全被你所吸引。当我遇见你,我感觉自己心里的那头小鹿又复活了。她又活灵活现,到处跑来跑去。撞的我的心狂跳不止。迫不及待地想要给你我的遥控器。把我的一切都给你。任由你遥控摆布。你让我感受到了不曾有过的十分强烈的心动。这感觉真的不曾有过。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初恋?

我爱你。好像从来没有过这样冲动又认真地爱一个对自己来说还很陌生的人。在我还不熟悉你的时候。在我仍不能算是熟悉你的此刻。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愿意今后的每时每刻都陪在你身边。你给了我初恋的感觉。你让我感受到了什么是初恋的感觉。甚至有些时刻里,于某种意义上,我毅然决然地认为,你才是我的初恋。

十六号那天早上,我很早就醒了过来。我坐在床上,看着熟睡中的你。你歪着脑袋,微张着嘴。左手横在一边。右手侧放着。像一个小孩富有喜感。我对着睡着的你忍不住微笑。多好的人啊。喜欢的人,怎么看都是好的。

我轻轻地起床。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然后轻轻关上浴室的门。站在镜前,我冲自己做了一个微笑的表情。我看见洗手盆旁边的脏衣篮里装了几条内裤。想着反正也无事可做,索性拿出来把它们都洗了。我按下洗手盆的下水口,打开水龙头将洗手盆里放满水。我伸进右手试了试水温,然后开始一条一条认真地洗起来。

我在客厅的晾衣架上将洗过的内裤一一晾好。正这时候,我听见拖鞋在地板上拖拉的声音。你起来了。你跌跌撞撞地走到客厅,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当你看到我在做什么的时候,我能感到你的惊讶,还带着一点害羞。我微笑着迎着你,可你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回去了。

我还记得我与前任同居的第二天晚上,我在卫生间洗自己的衣服,他随手把他的内裤丢进来让我洗。我马上觉得很不高兴,甚至是有些抵触。长这么大我还从未给别人洗过衣服,尤其还是内裤。我很不情愿,但是又没办法拒绝。我胡乱地在水里洗了几下,就拧干拿出来。我很嫌弃。嫌弃什么呢。我也说不上来。嫌脏?可能是吧。虽然这个内裤的主人与我同床共枕,但为他洗内裤还是让我觉得难为情。彼时,我虽然人搬了过来,但是很明显还没有进入自己的角色。

而给你洗内裤却丝毫没有让我觉得异常。好像天经地义一般,仿佛那就是我的事,是我的义务,更是我的权利。

只是当时我没有意识到,恰恰就是因为我的这个举动,成了你拒绝我的理由。你在给我的微信里说,就到此为止,你可以认为我薄情或者随便,因为如果我们再见面,你只会越陷越深。

可我真的不明白啊,我愿意为你付出愿意照顾你,难道这也有错吗?

你说我吓到了你,让你心里的负罪感加倍放大。你既对我不忍,也不能宽宥自己。

而我既对你不甘,也不愿控制自己。


06

这三个月里,我们总共见了两次面。十五号一次,十六号一次。那或许可以算作是一次,一次漫长的见面。经过了白天,经过了黑夜,然后又抵达另一个白天。

安妮宝贝写过一句话,如果度过漫漫长夜,日光照耀的时候,我知道我将记得你。

你的确不是第一个陪我度过漫漫长夜的人,却是我记得最深的人。

原本以为这样一个有纪念意义的的日子约你出来吃饭会很名正言顺,可你还是拒绝了我。或许我在发微信给你之前已经猜到了结局,却怀抱着一点点侥幸的心理,以为你能施舍一点点温柔的慈悲予我。

不过,对于你的决定,我依然不忍心责怪。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我看重的也是这一点。你继续固执地留恋你的过去,我继续固执地守候你的现在。看谁先认输,看谁先低头。

三个月过去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或许你真的想要把我忘记,但我明天醒来依然很爱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其实不管在什么位置上,不管在做什么事,你可以不必事必躬亲,但是你必须有些事会做而且做得漂漂亮亮。 一个姑娘,大家都...
    秭归橙子格格阅读 362评论 2 5
  • 月在星河间,夜一如既往,而我的眼睛已经看不清曾经美丽的星星,是遗憾的。 在公元2017年的开年时,我已经沉沦在了一...
    雨等风来阅读 66评论 0 1
  • 最近总是做梦,像垂暮的老人一样总是在回想这几年发生的事情。 以前总是怕黑不敢一个人住,现在认为世间应该是没有鬼神的...
    暖心猫猫阅读 247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