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年二十四集是人最多,货最全,最热闹的一个集了,是年味渐浓的一个标志,在几代人心中,随着时间的久远,渐渐成为一种情结,当它快来的时候,令人期盼,当它过去的时候,令人回味。它的到来,触动的不只是味觉,视觉,还有那蜇居在意识里莫名其妙,难以名状的一种情愫。

孩子们考试完,以各种智慧抵挡完大人们关于成绩的盘问,剩下的就是日思夜想的年集了,早早地穿上衣服,把小脸洗巴洗巴,尾随在大人身后,或者勤快地替大人挎着蓝子或提包,要去赶集了。

走在路上就能听到从集市上传来的鞭炮的声音,心里充满异样地激动,恨不得一步跨到集市上。近了,更近了,人声鼎沸,各种叫卖声传播过来,似乎眼睛里也五颜六色了。

男孩子们总是喜欢各式各样的炮响,二踢脚,闪光雷,或者钻天猴,哦还有迪迪鸡儿;女孩子们,有的想要个蝴蝶结,有的想要个新发卡,还有的想要一只塑料花儿,当然了,无论男孩子,女孩子,如果大人们再给弄个大糖果子或烙子饼可就美了,嗯?不,再来根儿甘蔗!

五日一集,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及上塑千百年,集市,是农村人重要的商贸活动,也是人们交换、补充生活物资的重要方式。在那物资供应远没有今天丰富,物流交通也没有今天发达的年代,集市这种农村人约定俗成的一种共同行为,构成一种风景,也是人们心目中一种独特的情感与需要。可以说在生产力与商品活动不发达的年代,是社会进行与发展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也是人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直到今天,人们仍然继续着这种行为,赶集。

那时候,十四五岁的小孩子已经喜欢成群结伙的去赶集,父母给几毛钱,几个孩子就去了,你买一袋瓜子儿,他买一包棒米花儿,有的还牵着个气球。十六七岁的孩子们,有的便开始打扮了,也许还装了一点点小心事,想着遇到那个谁…

还有抢眼的,该是那出门在外,过年回家,一身牛仔的小伙子吧,你瞧他还烫了头发,嘴里叼着根烟卷儿,吞云吐雾的,手里提搂着一个点心盒子,借光,借光…

有时候熟人在集上见面要打个招呼;有的会凑到一起摆一会儿,如果有重要的事情,可能会借一步说话;有的也许来不及说话,有的也许因为什么没有说话…心里会咯噔一下子…

熟悉的,陌生的面孔一闪而过,拥挤的人们缓慢地这看看,那望望,不知各自装着怎样的希望与心情,去迎接一个新年的到来。

蘑菇…小蜡儿…猪肉…干粉儿…熏肠儿…豆腐丝儿…年画儿…吆喝声,讨价还价声交织到一片,回响在那些年二十四集的上空…

谨以此文,怀念一种年的味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