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般若——《大唐玄奘》观后感(剧透向)

“一个人的影子无法铺满大地,但他的声音却可以传得很远很远,绵延千里,生生不息。”


这是个一句话就能概括的、人尽皆知的故事:唐僧玄奘西行取经,历尽艰辛功成而还。这是部时长两小时的电影,一个人,一条路,几千里,百余国。这是次人性的涅槃,是后人不能忘的往事。


其实个人不是很喜欢最开始2016年印度大学生在图书馆借书的引入。因为最开始的片头和片名出来都是很浑厚很沧桑的感觉,突然给了个现代场景又没有结尾呼应怪怪的。而且整部片子偏史诗偏还原向,片头的感觉就是略突兀而且可有可无。当然只是个人感受而已。


玄奘由黄晓明主演,这次他的表演可以说是惊艳的,是我在他以前所有的作品中都不曾见到过的。从头到尾,不论汉语梵语,声音都那么平静不惊,深沉中略带沙哑苍凉。而最感动我的,是他的眼睛。那种刚出发时的澄澈坚定,被拦下表面波澜不惊实则难掩内心惶恐,在沙漠中险些丧命出现幻觉时的黯淡无光,遇见雨水和水源时欣喜若狂,等等等等。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这话用在这儿有点出戏,但是确实,从眼神能看到他的心。从执着到绝望,从绝望到重燃希望。这一路的悲喜大开大合,这颗心自始至终,却唯有坚定二字。


有这么一个细节,高昌王决意要他留下,他便决意不吃不喝。最后,高昌王跪倒在他面前,说许他西行不再挽留,说着一行泪顺颊而下。这时的他睁开眼睛,因为几日饥渴早已没了光彩,却怎不是在听到可以继续前行的恩许后欣喜得湿了眼眶?两个流泪的人,此时却有了一颗相通的心。


我喜欢这个影片的镜头,时而粗犷豪放,时而细致入微。它有大漠黄沙有雪崩有傀鬼,也有雨打莲花手织丝麻。那个雨夜,他想家,想他的母亲。他曾在沙漠里濒死时呼唤过的他们,时常在后来的夜里梦里与他相聚。他对母亲和自己童年的记忆还留存于五岁以前,母亲和他泛舟莲间,她摇橹她采荷她纺布,安静祥和,仿佛生活本该如此。阔别了几年的长安城,现在还好么?如果不是那场变故,母亲还好么?


因此,不管在天竺游历这几年,有多大建树多大成就,他清楚自己是来取经的,“取”是个过程,去了,学了拿了,就要回去了。就算他刚到那烂陀寺时,黄灿灿的花瓣缀满了佛珠袈裟,身影一出金芒环绕萤火无光;就算他无遮大会上,完胜骑象巡城,他都知道,他的心看见的那个被众人欢迎敬仰的唐僧人,要回去了,回到大唐去了。


他这一路遇到很多人,有无缘于他半路而返的徒弟,有就算违抗官牒也要放他出关的官员,有热心多情的西域姑娘,有奋不顾身帮他捞起经书佛像的印度奴隶,他们虽然在历史的长河里微不足道,但是对于他来说,都是帮过他的忙,值得他感恩的施主;都是他这一路上,遇之不能忘的人。


有人眼里,他是古时杰出的三大佛经翻译家之一;有人眼里,他是《西游记》中慈悲善良的唐僧;有人眼里,他是与众人众王周旋与久的精明之人。不论如何,不论这部片子里有多少想象多少夸张,又有多少还原多少真实,这里的玄奘,质朴纯净,却有撼人心魄的力量。


有人一去历尽艰辛几载,却在人间长留千年。有佛一现绽放梵莲几朵,却在心间不死不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