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饼创富故事的感想

杭州近两周都在流传一个关于烧饼创造财富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一个来自丽水的“胖子”在杭州卖了二十三年的烧饼,他的店就叫“胖子烧饼”,从两款经典口味的烧饼——甜胖子和辣胖子起步,一直到今天突然被人发现拥有和烧饼不相称的惊人财富:在房价经常排名国内前三的杭州,购买了一套总价两百余万的房子,外加两辆奥迪轿车,而且是一次性付现金,之前还买过大概两套排屋或者别墅。如果以此来估计,他的资产可能已经达到了几千万。

我突然之间对“胖子烧饼”来了兴致,而且要写一篇文章,不是因为这个故事在微信圈发的很广,主要是一家做IT的高科技公司,邀请了“胖子”去做了讲话,一是给员工鼓劲,二是要学习一下“胖子”的经营之道。一个高科技公司,要向一个街边卖烧饼的学习,的确有点匪夷所思,所以我花了点时间去思考了一下这个故事,凭借着一点道听途说的信息、周围人的议论和几千字的网络报道,还亲自去买了几个胖子烧饼,得出一些个人的结论。

首先,这不是一个创造财富的故事,而是一个积累财富的故事。

创造财富和创造价值是直接相关的。这里使用的“创造价值”中的“创造”一词和马克思的劳动创造价值、产生劳动价值的说法有些不同,我把造出新产品、新的服务形式、新的商业模式等称为创造价值。租个小店面卖烧饼的显然不在此列。这是一个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行业里面的一个非常成熟的传统产品。

有人说,他的烧饼进行了创新,创造了几种口味。根据我去买了所有品种的烧饼品尝以后的结果,其口味只能说是普通,或者不难吃,绝对没有惊艳到让人一口不忘的程度。至于口味,也不是他创造的,也是早就有的几种:甜、辣、甜加辣。回想起好几年前在杭州曾经风靡一时,各处铺子遍地开花的掉渣饼,可能在口味上还略胜“胖子烧饼”一筹。

我在排队买烧饼的时候,遇到了烧饼店附近的住户,我问她口味如何,她的回答和我品尝的结果一样——一般,而且她说如果不是因为家里人(大概是他的子女)看到微信,要她买几个吃一下,她是不会来排队的,奇怪的是她的家人多多少少曾经吃过好几次。似乎带着故事的烧饼味道会不一样,甚至更好一点。

有些人感叹“胖子烧饼”的坚持,二十三年,谁做到这个程度都发财了。尽管这是一个积累财富的过程,与时间密不可分,时间是所有发展着的事物的变量,但这不意味着它发挥了重要作用,可能分析起来,连前五都未必能够排进。不说其他的行业,单就卖烧饼,做三十年的都大有人在,要做到他这个程度的,可能十万分之一都没有。

“胖子”是个农民,家里有田有地,只要他愿意劳作,食和住这两方面是比城市的人有优势,不过这也是最基本的需求,要说医疗和教育的保障还是低水平的。但是你如果是个无产阶级的工人大众,你就没有什么翻身机会了,永远把时间花在出卖劳动力上,这点马克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不剥削别人,不建立在别人劳动的基础上,只是自己干,是赚不到什么大钱的。卖专利或者版权提供了大脑超常人群的财富机会,发明专利并且得以商业化的机会低得可以沾到水平面,非出类拔萃者连门都挤不进。在全球500强里,做到了高级管理层才有积累到“胖子”现在的财富水平的机会,但是这个可能性比胖子卖烧饼低多了。况且对于烧饼,他家族的人都可以出动,但是做到高级管理层,一个平民只能靠自己了。

卖烧饼是一个没有价格管制,没有什么大型企业或者国家垄断,完全由市场说话。烧饼哪怕卖出天价,也不会来找你麻烦。只要不吃死人,工商检疫各级部门是一律放行。在什么地方卖,也是基本自由。“胖子”起家的地方,是一所重点中学的街面房,而且街对面就是浙江大学西溪校区的生活区,也就是大学生的食堂、宿舍所在,大门正好对着烧饼铺,几次大的路面改造和校门修建,都没有改变那里的状态,除了更加整齐之外。比之在居民区附近的店面,大学生中学生都是胃口大,不开伙的人群,买个烧饼当点心,甚至是一餐饭。三年四年,吃腻了,正好新的一波人又来了。大学扩张,中学扩班,比起火车站和汽车站,带来的都是大量的稳定客源,对培养忠诚的客户非常有帮助。所以真正坚持住的是那所中学和大学,在二十三年内没有搬迁,要不然,他也会和其他做烧饼的一样,不断地去找适合经营的地段。

我在排队的时候,看到有四五位家长带着小孩子来到“胖子烧饼店”,一边现场讲述胖子的故事,一边强调勤劳的重要性。勤劳可以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满足温饱,但是要达到富裕超过小康水准一定需要的是钱生钱的方法。没有人会认为,他到现在为止积累的每一块钱,都是直接从烧饼里出来的。他的店头招牌,印着培训机构的广告,装烧饼的纸袋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楼盘信息。我估计他也会把攒下来的钱投到安全的地方,进行资产的运营,而且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翻过船。

这些外部因素,很多都是偶然的,无法复制,但凡说自己的成功可以复制的,你都可以直接当骗子看,不是为了多卖几本书就是为了出名。

“胖子烧饼”成功的唯一内在因素同样是传统的经营智慧,从“胖子”一次性付清房款,而且是现钞就可以知道:他是步步为营。不会去欠别人的钱,也不会和掉渣饼一样到处扩张加盟,搞成连锁,目前位为止只有三家店,他每前进一步都是稳健,可以抵抗风险,而且最大的风险——最佳店面位置消失的情况——一直没有出现。即使现在出现,他也不用担心,因为现在他的财富是资本在滚动了,但是烧饼仍旧要卖,这个是根本,是基石,也是抗击风险的盾牌。

我也曾经被各种财富故事鼓动的心潮澎湃。现在写完这些,我的内心是平静的。我现在已经没有像胖子那样发财的机会了。假如时光倒流,有个人出现在面前对我做出100%的承诺——做二十三年的烧饼,你会得到一幢别墅和两辆奥迪,我也未必会答应,但是那时的我极有可能禁不起如此诱惑,不过既然时光会倒流,我一定也会想尽办法穿越回去阻止年轻的我做出如此决定,因为在我已经度过的岁月当中,我找到了比卖烧饼更好的东西,知道了比追逐金钱更有意义的生活。尽管我现在还没有实现财务自由,仍旧面对着拉面店的价目表纠结到底要不要来碗最喜欢的十八块的新疆拉面。

我不愿意被烧饼锁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