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平凡人生曲折路(1558)

                              第十部(149)

第二百九十五章(蛇足篇5)

            杏林岗计划生育进行顺利

            单见英携儿带女乡亲认可

                              1

吃过午饭,李桂荣提出来要搭车赶回去,孙莉是坚决不同意,她说,姐妹几个很不容易又相聚在一起了,一定要在二姐家住一夜叙叙亲情,单见英也诚恳的相留,李桂荣只得同意,而师文静和余小红就是陪李桂荣来开封的,她们也就随李桂荣的意见,于是与孙仁仆老两口道别又都回到了单见英家。

孙莉又到报社把景中花叫了过来。景中花已明显的怀了孕,单见英告诉李桂荣等三姐妹,景中花已经四个月了,李桂荣等三姐妹向景中花表示祝贺。

李桂荣问孙莉:“妹妹,你怎么了?中花妹妹与新志才认识多长时间?两个人又在两地工作见面很少就怀上了,你和凡中天天在一起咋还没有怀上?"

孙莉搂住李桂荣的脖子不好意思的说:“这事不怨我,都怨你兄弟凡中,他回回都戴着安全帽。得知中花妹妹怀上后他慌了,就再也不戴了,我现在也怀两个月了,还没有对二姐说过。"

李桂荣就笑道:“我说呢,结婚怀孕生孩子是必然的,你们年龄都不小了,还避什么的孕?现在又兴计划生育了,一对夫妇只让生两个,早生早心净。"

姐妹六个说不尽的亲情话,不再一一叙述。

第二天早上,李桂荣、师文静、余小红姐妹三人搭上了开封去柳林岗的班车。到了金东县,李桂荣没有随两个姐姐去县城,继续坐车回去。她掛念着大队的会议,她和江水花巩建荣说好了的,昨天下午回去,今天上午召开全体党员、全体大小队干部会议,来传达县农村工作会议精神,因孙莉妹妹和二姐的挽留没有回去,今天上午赶回去还不耽误多少事。

江水花昨天晚上骑车去了一趟李桂荣家,知道李桂荣没有回来,决定今天上午的会议不开了。可是公社派来的工作队长、已经升任林业助理的原林业技术员林新天不同意,他说:“水花嫂子,公社党委安排的是,县里大会结束的第二天就要把会议精神传达到全体党员和全体大小队干部,因为我桂荣嫂子去了开封咱往后推迟了一天,她昨天没有回来,今天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咱不能再往后推了,再推我就要倒霉了,咱今天就开吧,你全当照顾你兄弟了,桂荣嫂子不在场,咱俩个讲。"

江水花想想也是,便下了通知。没有想到,人还没有到齐,李桂荣就骑着自行车慌里慌张的回来了。

她为了赶时间,下了车没有买饭吃,也没有回家,饿着肚子直接拐到了大队。

因为人多,会议在大队部门前举行。江水花传达了会议精神,林新天宣读了县计划生育文件,最后江水花让李桂荣作补充和安排农业生产计划生育。

李桂荣首先很严肃的说道:“首先,我向大家说件不是很光彩的事,也是我这一次去开封知道的事。我丈夫林新成,与《豫中日报》社的副编辑,也就是帮助安排孟凡中工作的,孟凡中和林新志的老婆景中花的顶头领导,七八年春节那天来参加咱为大学生召开的庆祝大会的单见英,有不同寻常的关系。七六年春天我丈夫林新成在县广播站的时候,经常去开封报社送稿,两个人产生了感情,背着我办理了结婚证成了一对夫妻,单见英还为我丈夫林新成生了两男一女三个孩子。对于这件事,我当然是很生气,可是已经成了事实,而且林新成又死了,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我今天告诉大家的目的是,不要再怀念我的丈夫了,不要再敬佩我的丈夫了,他不值得你们去怀念,也不值得你们去尊敬,你们给他立的碑去给他拉倒。"

李桂荣说着之时及说过之后,所有的人都吃惊的看向她,然后就有人互相窃窃私语。停有一分多钟的时间,李朝阳先大声说话了,他翁声翁气的说:“桂荣,你说这是什么话,我们为什么要拉倒为林新成立的碑?我们为林新成立碑与他在开封又有一个妻子是两件挨不着边的事,我们为林新成立碑,是因为他为我们大队的人民群众办了很多好事谋了很多利益,不能因为他在开封又有了一个妻子把他的这么多好事这么多功劳也抹去了。"

李朝阳刚说完,六队的老队长孟凡祥竟站起来说了起来,他的声音比李朝阳还翁,如老钟响一样:“我们才不管林新成在开封又有一个没有一个老婆的事呢,只要他为我们群众办了好事谋了利益,我们就说他好,我们就喜爱他,我们就要怀念他。别说他在外边有一个老婆,就是有三、五个老婆,我们也管不着,那只能说明他各方面都优秀,只能说明他有那个本事,在旧社会,有本事的男人娶几个老婆的有的是。"

孟凡祥说过之后,人们也把议论提高了声音,有的说:“报社的大编辑能看上他这个农民,更说明他很优秀值得让人们喜欢。"有的说:“报社的大编辑还那样喜欢他呢,我们为什么不能喜欢他,他能给她办多少事,有给我们办的事多吗?"

林庆祥站起来说道:“桂荣,新成这孩子能被报社的单编辑看上,说明他这孩子有很多优点,单编辑也不是那种不好的人,她不也没有影响新成和你的关系拆散你的家庭吗?况且她还为咱林家生了三个孩子。是呀,现在的婚姻法是不允许一个男人娶两个以上的老婆,可是这已经成为了事实,而新成又死了,不接受这种事实也不行呀,这也没法再咋着林新成了,我们的正确作法就是,要正视现实,要接受现实。林新成即使不死,这也不影响林新成为我们群众办事的功绩。单编辑既然是咱杏林岗的媳妇了,以后找她为咱办个啥事她能不办吗?这孟凡中不是先帮上光了吗?林新志不也帮上光了吗?桂荣,只要你不生气,我们大家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而看不起新成的。你要是为这事生气了,我还得劝劝你想开点。除了刚才我说的这个单编辑没有破坏新成和你的关系没有破坏你的家庭外,因她是国家干部,所生的孩子也不会回来争家产,我们林家又多了三个孩子,也有啥不好的呢。桂荣,也正如孟队长说的那样,这种情况在旧社会是不稀罕的,所以我们也不会因为这一点而改变对新成的看法和怀念。"

林庆祥说过,人们又乱说:“桂荣,想开点,我们不会因为这事看不起林新成,我们照样怀念他,我们不会拆碑的。"

这时,李桂荣激动的说:“感谢大家的理解,听你们这么一说,我也不生气了。其实在我心目中,单编辑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人,林新成在广播站的时候,没少帮助林新成。也许就因为她与林新成有这种关系,她对咱大队的人也格外亲切,帮助孟凡忠分到报社,帮助孙莉调入报社,把记者景中花介绍给林新志,就足以说明这一点。她也说了,以后咱大队有谁需要她帮忙的时候,她一定尽力帮助。她也让我问问大家,如果以后她领着孩子回来归宗认祖,大家会不会接受她,会不会看不起她。"

林庆祥首先大声说道:“该回来成回来了,自己的媳妇自己的孙男嫡女,哪有不接受之理,哪能会看不起她。"

李朝阳、孟凡祥等很多人都大声说道:“该回来成回来了,哪有不接受之理,哪能会看不起她?"

李桂荣又忙说道:“那就谢谢大家了,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