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十年,看见世界,看见自己3

这段时间,又回忆起过往。自己的伤痛回溯至了中学时期——隐入潜意识的伤痕。

自己从某个点,似乎偏离了正常的轨道,到现在才大略步入正轨。一个平常人家的孩子,甚至,一开始,是如此的草根,连平常都没有到,被父母放进了大城市的贵族学校。当时只是被动的接受,逆来顺受,如今回望,是一场持久的心理风暴了。

身份的悬殊,初入大城市,让我处处碰壁,受同学笑话欺负,学习不温不火,随之变得自卑而又缄默。本来爱说话爱唱歌的我,变得畏畏缩缩,受外界评价的影响。父母只看到了他们所在单位的,就是这个学校的好,但是丝毫没有这方面的认识。一个毫无存在感的童年和少年时期,成绩差被同学无视,成绩好了,又是被喝倒彩。地域不同造成的交流方式等的不同,让我一开始显得格格不入。这些冲击,对于那时候的我,是巨大的。

即便后来因为恨意,努力学习,成绩很好,但是伤痛还是更深了。毕竟,恨,是有两面性的。对自己的心理也是一种伤害。

初三有一段日子,是我最孤独的日子。同学无视我,朋友疏远我,老师看不起我,因为我一开始学习一般,我的成绩也一般。后来,老师明显地嫌弃我,把我的卷子扔在地下,激起了我的怒火。我开始默默努力学习。因为那时化学老师偷懒,不看作业,直接放弃了我,所以他也看不到我进步了,甚好。课间我学习,课上我提高效率,见一个记一个学一个,各科都是。当时我语文和数学还可以,其实我知道,语数英老师都默默地看在眼里,看着我默默进步。我家里条件不好,那时也请了个家教教我化学物理,我用以前的更系统的教材重新学了一遍。我后来,中考成绩是物理满分,当时有一道物理题是出错的,所以我是98分,化学91分,比一个高智商的同学都厉害。英语也到了141。总分我记得是666。不得不说,当时很泄愤。

但是不顺的是,我的动力是考上公立重点,结果分数到了周遭不让,父母更是把2000的奖学金说成是800,只给了我800。我本来可以被表彰成资助生的,老师却当时让我去拖地。同学说不知道(我后来才知道的)。因此我也颓废了高一一学年。因为我很痛苦,本来可以去前三的重点,但是却还不能出去,我受伤了,而且没人看见,或者是,看见了不能说。

现在回想,如果我顺的话,估计高考至少985吧。为什么草根这么难呢,我有时也会思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