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1

       2018年感恩一直被爱包裹。新年的第一个计划是起床读《圣经》后开始写作。这将成为我今后第一号的生活习惯。

        作为一个伪读书人,至今买的书比读的多。今年要深入的读书,读自己真正想读的书。清晨拿起床头那本以色列作家哈伊∙毕厄《充斥时间的记忆》。出于个人的爱好,我心中始终喜欢自传类文学,儿时的记忆总占据我大脑的很大面积,冥冥中总琢磨着写点儿自传。另外,对以色列始终有种不一样的情怀,特别的亲密感与探索欲。

       这本书是搬家到鱼山路后的一个周日上午在良友书店买的,记得当时自己独自一人喝着咖啡,过瘾的看了开头。住在青岛老街附近真是件美妙的感受。与这本书的缘份都是那么的美好,它在书架上静静的等候着我,不期而遇。虽然,有阵子没继续读了,但它仍在我身边,神奇的出现在需要的那一刻。昨晚看到群里立马开写的那种不知所措完全消失了,只要写出此时此刻的真情实感就满足了。

       重新看了序,找到了自己选择这本书的原因。以下引用了原书的序文:二十世纪最后的几十年,以色列小说前所未有地茁长成长,成熟程度与涉及的领域之宽广令人欣喜。长篇与短篇小说大量翻译成英语,才华出众,风格多样的译者,以引人入胜的文学形式,成功地把复杂的以色列生活的场景传达出来。此前,在希伯来小说的创作的领域里,主要都是世俗作家,现在涌现出类型多样的创作群体,女性作家,非欧洲的作家,信仰犹太教的人士。这些新的话语所表现出的深刻的观察力,对于一般的读者来说,是闻所未闻的。

        只看序言就足以让我欣喜若狂,至今读了前5章,主要是作者对外祖母的描写。外祖母怕死,童年的作者跟外祖母一起造访耶路撒冷的圣经动物园,遇到了她一直回避的预言死亡的孔雀。外祖母喜欢讲故事,她喜欢阅读,与众不同的是外祖母的阅读是从五十岁之后开始的。外祖母的故事都是真实的,这一点作者在四十年后得到了验证。母亲却并不认可外祖母的理念,并反感外祖母的故事。母亲有自己的精神世界跟理想。外祖母让我续写家谱,并用故事的形式讲述自己的祖先。清晰的脉络,生动的场景,让人身临其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