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孩子| 莫邪菊开

我穿着一身轻轻的衣裳,赤脚走在田野里。我的脚大步地迈着,锁骨兴奋地凸显着,手臂像机器人一般挥舞着。

我经过了野玫瑰的荆棘,经过了大片的燕麦地,经过了迷途的骑行者,经过了邻村的牛群。

穿过下一个村庄,就可以看见海洋了。我闻得见马路中央的热气,闻得见海崖边的干燥泥沙,闻得见冲浪女子手里的香草味冰激凌。

可是我什么也不能干呀!

我不能去游泳潜水,不能去海崖上喝酒,不能和海钓的渔夫聊天。

可是我熟悉每一条徒步的小径,熟悉每一处壮美的海崖,熟悉超市每一次打折的本地葡萄酒。

我惦记着呢,要怎样的地点喝酒才足够衬你轰轰烈烈的拜访;我琢磨着呢,要怎样的微醺才烘得出那些讲不完的红尘。

可是你从来都是风似地行走啊,可是我也知道你会来看我的橄榄树和野兽派园子。可是你从来都是那么好奇呀, 可是我也一定会向你展示那个叫“玛丽醋的村庄”,和那片莫邪菊开的海岸。

可是今天,你追着星星月亮去吃一碗边城的米豆腐;可是今天,我踏着大步行走去看那片莫邪菊开。

此文 致末二小姐

2014年5月于Algarve

莫邪菊开 王屿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清晨 十字路口 你往东,我往西 红灯 忽明,忽灭 行人形色匆匆 急切的奔走 你往南,我往北 每条路都有它的精彩之处...
    淡水云烟2017阅读 191评论 0 1
  • GSS_3cb6阅读 39评论 0 0
  • 写这篇日志之前我看过一篇网上的报道,说有一条高速公路发生了一起特大交通事故,有56辆车相撞,造成的财产损失和人员伤...
    子锋梦想的纸飞机阅读 137评论 2 4
  • 树在结它的果子 我只抬头看着它 什么也不说 它似乎有些忍受不了我这个粗鲁的行为 朝我掉了个果子 却并未砸中我 我笑...
    皇槿阅读 71评论 0 1
  • 高校该如何面对形形色色的排行榜 文/张剑 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专刊》4日晚公布2016年世界大学声誉排行榜,中国...
    剑言闲谈阅读 20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