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花开》

    六月的芳香弥漫着这个山谷,小孩们在小溪里耍着,狗儿热的吐舌头,老人们靠着墙根儿晒着太阳,地里的人们用汗水浇灌着土壤,这里没有城市的喧闹,可今天人们都聚集到最西头的一个小瓦片房,瓦片房的窗口有一株即将盛开的百合,一个大汉穿着一个黄灰色的白背心手里提着瓜子,脸上带有一思喜悦的蹲在门前的磨盘上瑟瑟发抖,人们在张望,老人们也都坐不住站了起来,守在门外,像是在等着什么,一分钟,两分钟……

      “哇哇哇”,小孩子的哭声,从屋里出来一个大妈满头大汗擦着手上的血说:“母女平安。”村里又添了新人,人们多欢呼了起来,在这个喜悦的时刻,门口的大汉站了起来脸上没了喜悦,将手里的一兜瓜子,摔到了地上,人们喜悦的气氛停了下来,老人们带有一丝讽刺的笑意说:“表觉的不好,女孩挺好类”。大汉又蹲了下去抱着头眼睛都急红了!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人们也都散去了,大汉回到屋里,看着炕上妻子怀里的女孩子,却又很无奈,因为他知道女孩子养大了是要嫁人的,什么也干不了,在这个封建的小山村里有些重男轻女的不良风俗,可现在国家在计划生育,只能生一个,要不会罚很多钱,根本交不起,别人会议论他的,想到这些,大汉在一起之下,拿起了炕边的枕头向刚刚出生小女孩的脸部唔去,他的妻子紧紧的抱住孩子,用自己的背部扛着丈夫的击打,丈夫一边打还一边骂:“臭娘们,给老子滚开,让我弄死她”妻子流着泪一声不吭的护着她们的孩子,直到她的丈夫打的累了,坐在炕上,夫妻俩对视了一个晚上,大汉消了气,孩子睡在了母亲的怀里,母亲的泪浸湿了衣襟,天亮了大汉拿起锄头去了地里,妻子只顾着哄孩子已忘记了身上的疼痛,月亮出来了,丈夫还未归来,妻子有些担心刚要出门看看,酒气熏熏的丈夫一脚踹开了家门,对妻子又打又骂……

      自从家里有了这个女孩,父亲变成了一个酒鬼一天也未清醒过,母亲身上的伤也越来越多,孩子也渐渐的长大了,母亲想孩子该有个名字了,就与丈夫商量起什么名,可夫妻俩又没文化,父亲:“随便吧,一个女孩迟早要嫁人的”。可母亲却把这当做一件大事,父亲叫李四光,在家排行老四,光荣,母亲叫罗翠兰母亲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可自己没有文化,母亲看闻到了一股清香,向窗台上望去,“天意啊!,这是天意啊!”母亲高兴的喊到。母亲蹲了下去,摸着孩子的头,乖乖,你以后就叫李百合,母亲向着天磕了个头,嘴里念叨着:“谢谢,老天爷赐名。”

      孩子到了上学的年纪,由于家庭较困难,母亲向学校领导求情,由于母爱的伟大,百合可以去上学了,小学六年,初中三年百合一直是全校的三好学生。

        家里的奖状贴了一墙,百合每次向父亲炫耀,父亲总是那一句话:“奖状,学习好,能当饭吃不”?百合不敢还嘴,只好默默的走开,母亲却是高兴的,正要出门给百合买肉吃,刚好碰见了父亲,父亲问:“干啥去”。母亲说:“给百合买肉去”父亲拦住了母亲说:“给她买肉,还不如喂狗类,够好歹还能看个门,她能干啥”?父亲抬起来拳头,百合跑到母亲身边,晃着母亲的袖子说:“娘,俺不吃肉,别买了,不吃。”母亲看着百合怜悯的眼睛,只好去厨房继续往火里添柴火,百合去给窗台上低着头的百合花浇水,父亲放下了拳头,躺在炕上打着具有震慑力的呼噜……

        窗台上的百合绽放出芬香,平平淡淡的时光总是很快就过去,由于百合的成绩非常好。被县城里的一中给选上了,毕业时,老师送了她一本冰心的《繁星•春水》,百合甚是开心。村里的人都说:“咱村还出了文化人了,这跟女娃娃不简单啊!”但对于父亲来说,这并不是件好事,本想着等百合大了就把她嫁出去,还能换点礼钱,可孩儿他娘打死了也得让百合上学,打也白打,父亲对着母亲说:“她死活跟我没关系,上学教嫩多钱,我是一分都没有,你有你就贡这死东西上学吧!”四光本想翠兰没了办法,翠兰这些年做鞋垫也赞了些钱,刚好够百合上学,翠兰给百合收拾好了行李,准备隔天就走。

          一大清早,母亲叫醒了睡梦中的百合,百合从未见过这么整洁的母亲马尾辫上扎着小花,白衬衫,黑裤子,小皮鞋,百合问母亲:“咋没见你穿过这个衣裳,太小了,从谁那借的?”母亲有些害羞的笑着对百合说:“这身啊!我就和你爹结婚类时候穿过一回,一直在柜底放着呢,娘今天送你去县里给你张张脸!”父亲还在睡觉,娘俩踏着残月走上了求学的路。

  烈日炎炎,已经是晌午了,县中的门口人山人海,百合看着别人都是坐摩托,自行车来的,百合并没有羡慕他们,而是紧握这母亲的手,走到缴费口,百合看着每个父母的手里都拿着一张陌生的红色大钞,别的孩子都在慌忙的寻找自己的父母,而百合一眼就看见了母亲高大的身影,母亲是人群里最显眼的一到光,衣服虽整洁带但已经过时好几年了,还背着一个大包裹,从未放下过,慢慢的母亲排到了缴费口,母亲从自己的内口袋来,掏出了一踏钱,母亲皱巴巴的双手数着皱巴巴的钞票,母亲将钱递给老师的时候,不禁的咽了下口水,百合看的有些热泪盈眶了,去不敢让母亲看见,慌忙的擦了下眼角快要滴下的泪珠,母亲看到百合的眼睛红了就问百合:“乖乖,你这是咋了,眼咋真红,谁欺负你了?”百合连忙答道:“没……没人欺负我,太阳太晒了!”母亲笑了,摸了摸百合的头。

        走到宿舍楼下,百合对母亲说:“娘,让俺背着包裹吧。”母亲热湿了衣襟,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没事,轻着类,不沉。”上了楼,来到了宿舍,母亲给百合铺好床单后给了百合一踏两毛的毛票,百合本不想收的,可又不远让母亲生气,就不情愿的收下了这一踏毛票,母亲连中午饭都没吃,给百合找好住处后就离开了,随后百合数了一数那踏毛票,贰十元啊!一针一线做出来的贰十元啊!将厚厚的毛票,夹在了那本《繁星•春水》里,放在了枕头下面。

        她的下铺室友小琪很友好的叫百合一起去食堂吃饭,百合也愉快的答应了。

        食堂的人很多,百合只要了一碗素面,没有肉,小琪给百合夹了一块鸡腿,百合害羞的说:“哎呀!俺吃不惯这个,你吃吧,你正长个呢!”小琪说:“你不也长个呢吗?别不好意思,我请你的,还有别成天俺俺俺的 ,多俗,以后说我。”“行,俺以后改,我我我!”小琪笑了。

        刚到宿舍楼底下就听见了有人在唱歌,“明天你是否……”小琪和百合跑到楼上发现是从她们宿舍传出来的声音,百合走近一看,第一眼看见的是一个西方的乐器,感到很神奇,看着她们,安妮唱一句,贝儿唱一句,玲玲唱一句,梅子唱一句,婷婷唱一句,小琪也跟着唱了起来,该百合的时候,室友们看着百合,百合低着说:“俺……我不会”,安妮说:“没关系的我们叫你啊!”百合开心极了说:“你弹的是琵琶吗?”室友们都笑了,“不是琵琶是民谣吉他”安妮回到。也许吧,纯真的友谊,没人歧视这个来自农村的女孩,更多的是对她的好奇和友好!

            上课百合很认真,甚是受老师的宠爱,下课很同学们玩的很铁,每天回到宿舍百合总追这安妮,让安妮教她弹吉他,安妮也很乐意,百合不仅学的快,嗓音还很好听,百合写诗写的非常棒,安妮总会把她写的诗唱出来,民谣的魅力就是这么大。

          学习好,长的好,还会才艺,怎能不会有人嫉妒呢,更何况是在这样的一个年代。

          孙云,年纪主人的女儿,势力婊,仗着她父亲的职位,总会欺负别人,吃饭时,故意把剩菜倒到百合的素面里,安妮想要要站起来为百合出头,百合头也不抬的握着安妮的手说:“没事,都是同学”安妮说:“拦我干嘛,气死我了,要我早打她了,什么玩意儿”百合说:“人家有钱有势的,不好惹,忍忍吧。”百合抄起了一口面,刚要吃,却被一个同学拿起碗倒进了垃圾桶里,换了一碗新的鸡腿面,安妮惊讶的叫到:“我去,元……卿。”元卿对着百合说:“对不起,打翻了你的晚饭这是我赔给你的鸡腿面”潇洒而去,安妮羡慕的说:“元卿诶,校草,学习好,长的帅,在这地段他还是个老大呢!”百合什么也没说,吃完面就回了宿舍。

          第二天中午下课,百合和室友一起去吃饭,刚到食堂就被叫住了,“是元卿”室友们叫到,元卿旁边放着一碗素面,百合对元卿说:“我们又不熟,你这又给我买饭,不能让你破费啊!”元卿很机灵的说:“不贵,这是最后一次啊,下次不给你买了,我给你们占坐,好吧。”百合看着元卿,写诗都没问题,可看见元卿,都不知道说些什么。

          晚上下了课,元卿没买饭,只是乖乖的在座位上等她,百合听说学校开了图书馆,室友不喜欢读书只好独自前往了。

            不料百合被孙云带了一帮小混混堵住了,孙云:“你就是一个农村来的臭娘们,凭什么比我好。”百合当场就吓哭了,“给我打”孙云说到。百合蹲着地上抱着头不敢吭声,“我看谁敢动她。”高大的身影站着百合眼前,是元卿,那帮混混说:“卿哥”元卿说:“这是你们大嫂,一后不准懂她,滚吧”孙云被小混混们拉着跑了,元卿去扶百合,百合挥霍着面条似的拳头生气地说:“谁是大嫂啊!我才不要呢,你走开!”元卿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坏笑着说:“以后我罩着你!”一把将百合抱起向宿舍楼走去,百合用面条似的拳头捶着元卿的胸口,元卿说:“别动,在动我就生气了!”百合不知道怎么了,像只小狗似的听话,就像精神病患者被打了一针冷静剂似的,到了宿舍楼底下,由于宿舍大妈的原因,只能送到门口了,元卿笑着说:“明早我来接你,啊,大嫂,”百合不知怎么回答头也不回的骂了一句:“滚!”

元卿并没生气,而是笑着说了一句:“好的,大嫂,明早不见不散哦,我滚了!”百合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火红的脸蛋想发烧了似的!

        一大清早,百合宿舍的人一起出来了,百合看见元卿站在门口手里还提着两个煎饼果子,元卿向百合挥手,说:“百合你昨晚还没吃饭,早饭我给你带来了,放了两鸡蛋呢,快趁热吃”并向百合跑了过去亲手递给了百合,说:“我说过,以后我罩着你,快吃吧。”玲玲笑着说:“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我们先走了!”百合没说话,元卿说:“放心去吧,百合有我呢!”百合边走边问:“昨晚谢谢你啊!你咋知道我被欺负了?”“哦,是小琪告诉我你去图书馆了,但那么久,我有些不放心就去了!”

            中午一放学元卿就已经站在了百合的班门口,旁人的眼光只有羡慕和嫉妒,百合去很尴尬,对元卿说:“干嘛这样啊!”元卿却坏笑着说:“我来接大嫂啊,我说过以后要罩着你!不能让我七尺男儿说话不算话吧!”百合又很无奈,只好顺着他喽!

        学校是一个很文艺的地方,每年都有艺术节,安妮非要邀请百合,可百合怯场,没法上台,安妮叫百合学放松适应舞台。

          直到演出的那天,安妮把百合叫上了绚丽的舞台,百合站在安妮旁边,安妮开了一个好头,节奏一点一点加快,百合突然说不出话来了,紧张的直冒汗,这时响起了掌声,“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是元卿,他来救场了,元卿抚摸着百合,百合也勇敢的唱了起来,演出平安演完,掌声如雷贯耳。

              后来元卿一直没有出现在百合的世界里,还以为元卿只是和她玩玩,并没想一直罩着她,直到听说元卿被群殴到了医院,百合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哭了出来,小琪看见她很伤心说星期六陪她去看元卿。

        星期六,小琪和百合到了病房门口,百合很气愤的充了进去,一个被缠的像木乃伊一样的人,躺在病床上,二话不说,上去就给了一拳,“你不是说以后你罩着我吗?不要再打架了,我还得当你的大嫂呢!,难道要我照顾你一辈子吗!”百合喊到!这时来了一个又胖又高的大汉说:“你就是百合吧!我们元卿在哪边的床上!”百合看着笑趴在床上的元卿,和这个粗犷的大汉,不知所措,大汉说:“你们先聊,我去抽个烟。”百合坐在元卿的床边,元卿说:“没事别怕,刚才那个不是我爸,我没爸没妈,我从小跟他混,他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哥哥,我要吃罐头你喂我”百合说:“你自己吃。”元卿坏笑着说:“你不是要照顾我一辈子的吗?哈哈哈。”百合只好顺着他,问元卿:“你为啥打架?”“孙云那玩意,想找人教训你,我当然得帮你抗,我说过要罩你一辈子的吗,不光要罩你,我还得娶你”百合迅速叉开话题说:“不是群殴你吗,你咋伤这么轻。”元卿说:“哦,他们是我哥手下的人,我哥听说,就直接赶了过来,把我救了”月光投进了了屋里,百合走了……

              暑假到了,百合临走的时候被元卿亲了一口说:“大嫂有时间来城里玩啊!”

                村子变了,门前的的小狗变大了,看见百合就迎了上去,村子里也有了自行车,咣里咣当的响,母亲慈祥的笑,父亲也站在门口迎接百合。

                百合异常的开心,父亲清醒时的样子百合还是第一次见,看了父亲还是想她的,窗台上的百合散发着清香,走进了家门,一大桌子的菜,还有肉,父亲不停的向百合碗里夹肉,百合一直向他们炫耀自己得的奖,还唱歌,开心的不亦乐乎!

            村里的傍晚总是那么美,百合抱着窗台上的百合花在屋顶上坐着,月亮上映出元卿的脸,“我罩你,我娶你”不断的在百合耳边回绕,“夜长梦多……明早吧……”百合听见了,是父亲在说话,百合说:“爹,你跟谁说话类?”父亲匆忙的说:“额,那个,没,没谁,早点睡吧,妮儿。”

            第二天,天还没亮,鞭炮声将百合惊醒,三个老大娘闯进了百合的闺房,强行给百合换上新娘装,绑住了百合的胳膊和腿,百合大叫:“娘,爹,救救我!”嗓子都喊劈了,母亲被父亲锁在了屋里,父亲收了二百元彩礼,将百合拖上了摩托车。

        掀开盖头的一刻,百合哭了,是东三巷的丁傲,三十六了,不学无术,是父亲的赌友,百合只留着眼泪,已经哭不出声音来了,进了洞房,丁傲给百合送了绑,说:“哭啥?这大喜的日子,他妈的一直哭,真他娘晦气。”反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狠狠地打在百合脸上,父亲闯进门说:“这是要干啥?”百合拿起圆桌上的水果刀狠狠地插到丁傲的脖子里,父亲狠狠地打了百合一巴掌,说:“你个小贱货。”父亲将刀从丁傲的脖子里拔出,热腾腾的血溅了父亲一脸,手上还在滴着丁傲的血,丁傲的亲戚进来了说:“你个奸商,把你女儿买个我们了,又要杀了我们家丁傲,是何居心。”父亲皱着眉说:“不是我,不是我杀的。”丁家人说:“你那一身的学,手里的到,还有啥好解释嘞,抓起来。”百合趁乱逃跑回到家,用砖砸开门,母亲躺在床上,看见百合笑了,百合坐在床边给母亲说清了来龙去脉,“孩子快跑吧,以后不要再回来了。”说完母亲就闭上了双眼,百合跪在床边默默的流泪,床边的血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百合给母亲擦了擦脸,抱着窗台上在太阳下低着头的百合向城里的方向跑了。

        头顶的太阳照在脸上,像吃了重庆火锅似的,百合坐在街头,抱着胸口的百合花,背着书包,可还有什么用呢?杀人了,要进监狱的,百合不敢抬头,心里在想我该怎么办?突然脑子浮现出元卿的画面,对找元卿,他应该可以帮我。

        百合埋着头走到路边灯红酒绿台球桌旁,百合抬起头对着几个小啰啰说:“元卿在哪呢?”小啰啰仔细看了一眼说:“呦呦呦,这不我们大嫂吗?想大哥了呀!”百合害羞的低下了头,小啰啰说:“我们大哥心疼他,送他去大城市念书了!”百合的心被打岁的玻璃一样,很扎,迷茫,不知今后该怎样了。

        “咕咕咕”,百合坐在街头,饿得都快站不起身来,“来,吃点吧!”本以为是元卿可抬头后看到是一位叔叔,手里拿着用报纸卷的一根大油条,不知不觉的就接住了,造到了报应吃完了,看了一眼报纸,本以为是饿晕了,有仔细的看了看,原来是真的,没错《李某某买女因钱财杀害女婿》百合认真的读完了这份报纸,父亲造到了不应有却大快人心的报应,进了监狱,百合擦干眼泪,咽了口吐沫,决定要好好做人,给母亲争口气!

        身上零零碎碎的钱,数了一数不到三百,学是上不起了!想来想去还是只能回到学校里。

        “当当当”,“进来”这低沉的声音,百合:“校长,您好,我是高一五班的李百合,那个,我”百合有些害怕,校长:“啊,百合同学呀,我早就有耳闻了,怎么孩子?”这低沉的声音里带有一丝温暖,百合:“我想在这里打工行吗?”校长惊讶的说:“什么,你在开完笑吧!”这低沉的声音充满力量,像是击打了百合一拳,百合低着头把事情的来源一五一十的给校长讲清楚,校长:“早该除掉的思想,苦了我们的孩子呀,可学校真的帮不了你呀!”,无奈之下百合只好离开。

      在校门口,坐着望着天,这样眼泪就不会留下来了,是谁,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百合的视线,“孩子,你去青木图书馆,我的朋友是馆长,我相信他会收留你的!”这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同情,是校长,百合站了起来,眼泪也留了下来,百合不知如何感谢,趴着校长的怀里哭了出来,校长摸了摸百合的头说:“孩子,以后有什么困难来找我!去吧!”

        百合擦干了眼泪,捧着校长给的图书馆地址,向图书馆走去。

          “哇,好大好豪华呀。”被图书馆震惊的百合惊叹道。但百合并没有走向图书馆,而走向啊一面,玻璃窗旁, 在用手触摸,而触摸不到,是吉他,没错,百合还记得和安踏的那把一样hanok,红棉民谣吉他,标价170元,不一会儿女店主站在门口,向百合挥挥手说:“嘿!孩子买琴吗,一节课五元”百合:“哦,不,不用了,谢谢!”女店主很客气的说:“没关系孩子,想学的话可以来找我。”百合说:“恩,好的谢谢!”转身害羞的跑向了图书馆。

        图书馆好安静,百合不敢发声,徘徊了许久,旁边走来了图书管理员:“妹妹,你要找什么书?”百合很羞涩的说:“额,内个,我,我来找人。”话音未落,一个大叔说:“小谢,这孩子来找我的,你带她去办理一下录职手续吧。”小谢:“好的,馆长。”

        百合觉得这样很好,一个月100,房租50,吃穿不愁,月底还能剩20多,很好每天还能看看书,谢姐也和关照,过的很轻松,日复一日。

            百合很漂亮,固然有很多的追求者,但都被百合拒绝了,从不说明原因,但百合自己玩心里还是清楚的,元卿会来的,他会踩着七彩祥云来娶我的。

        时隔九个月后,百合再次站到了琴行的门口,每错,就是为了那把吉他,踏进了琴行,没想到那个姐姐还认识她,“啊!你在图书馆上班啊!”“是啊”百合回答到,百合指着玻璃窗上的那把吉他说:“我想要那把民谣吉他。”直接给了170,买下了那把梦寐以求的民谣吉他,那个姐姐也很好:“不会弹的话,可以来找我,破例不收你钱哦!”那一晚百合抱着吉他知道深夜才入睡。

        第二天一下班,百合就跑去了琴行,“你说过要教我的师傅”百合说到。姐姐说:你还是叫我王姐吧,师傅听起来真别扭,那你每天下班来找我吧!百合激动不已。

        百合学的很认真,她写的词从来不敢让别人看,有次太不小心掉了出来,王姐恰巧看到,这些词平淡而不平庸,直击内心,在得到王姐的肯定下,百合开始了创作。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努力下,百合辞掉了图书馆的工作,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创作中,十年的寒窗,创就了一位直击人心的独立民谣音乐人。

        2017年的夏天开始了她的民谣巡演,走遍了半个中国,五十多了还只是单身一人,曾经身边的人为她介绍过对象,可她全都一一拒绝了,外界都说她说为艺术献身,可只有她自己还记的那个许下过诺言的男人,走了大江南北,也只是为了找到他罢啦。

        百合老人坐在树荫下,把百合花放在了旁边,手里捧着一本烂而整洁的《繁星•春水》,仍在有韵味的阅读,百合花散发出了浓郁的迷香,滴答,什么?露水吗?抬头看了一眼,是他,不是说当眼看着天的时候,眼泪就不会流出来吗?对啊!可你看见的不是天,是他……

                                              作者:王卿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墨竹的菜园】0242——7坊街菜市场附近新开了一家蟹黄汤包,昨日尝鲜去凑个热闹。 古香古色的挑檐飞瓦,大书“蟹黄...
    墨竹的菜园阅读 731评论 3 0
  • 今天终于能体会到责任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定义,说与不说,永远在对那个定义的衡量中,一直在说,知足常乐,万事在理,只要...
    向北的终点阅读 21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