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

“你们知道吗?我那个小姐妹,就是整容后被包养的那个!”南溪激动的推开宿舍门大声嚷。

雪妮,秋子,星华,尹璐,苏琪从饭盒里抬起头扭头看向南溪,她们知道,肯定是包养她小姐妹的金主又送她小姐妹什么东西了。

“你关上门再说,你再大声嚷嚷,别人还以为你被包养了呢!”星华真害怕同一层楼的同学听见以讹传讹。

南溪反手甩上门,“天呢,他送了她一辆宝马,还说一毕业就在市区给她买套房做毕业礼物。啊!她毕业就有车有房了,羡慕死我了。”南溪显然被这消息刺激地有些癫狂了声音控制不住有些声嘶力竭。

“我靠,不过你这朋友厉害了,得比别人少奋斗不少年呢。”秋子瞥着南溪,半讽刺半羡慕的开口。

尹璐叹了口气:“是呀,我们就要毕业了,工作都还无望呢,人家不费力气就房车都有了,哎,毕业别说有车有房了,有份工作能养活我自己撑到结婚我就谢天谢地了。”

“你羡慕你也找个呗,你这么漂亮,哈~”

“雪妮你找打是不是。”尹璐笑着拿了个抱枕向雪妮扔过去。

“有什么好羡慕的,肉体和金钱的交易,肮脏!以色侍人,长久不了。”星华说完低头继续吃饭。

“哼,有些人羡慕不好意思开口吧,靠美貌吃饭怎么了,有些人想吃还吃不上呢,颜值不够啊~”南溪话说的阴阳怪气。

“你说谁呢!”星华把手中的筷子啪的拍在桌子上。

“说谁谁心里明白。”

雪妮尹璐听这呛起声来停止了打闹,诺诺的缩在一边。

宿舍大姐苏琪瞧着气氛不对赶紧站起来打圆场“大中午的都吃辣椒了,嘴里那么呛。羡慕什么,三观呢,不是让你们随身带吗?别人的事说说得了,吵什么嘴,麻溜吃饭午休,下午院长的课可是必点名的。”

南溪仍旧气冲冲,不过没说话摘了包,掏出手机玩了起来。星华也拾起筷子,大家散开各忙各的。

                              (二)

临近毕业,危机感不由自主的会找上门。

仿佛昨天还在为期末考试能不能及格苦恼,今日就要为面包问题发愁。

毕业后再也没有学校这层卫护自己的盔甲了,只得独身上战场奋力厮杀。

学校早就停课了。苏琪和秋子准备考研,披星戴月,每天忙成狗,呆在宿舍的时间很少。雪妮尹璐也积极联系实习单位。

这天宿舍只剩下南溪和星华。

南溪带着耳机躺在床上玩手机,星华收拾行李箱,俩人半晌无话。

收拾好行李箱,在群里发了个消息,告诉她们一声,自己走了。

不过星华没有说要去哪里也没再和南溪告别直接开门走了。

南溪看见星华走了没和自己打招呼,心里冷哼一声,不过也么怎么在意。

南溪躺在床和自己的小姐妹聊天表示自己也想去割双眼皮,不过没那么多钱。小姐妹出主意可以通过某平台借钱,每月还一点,没有压力。

想了想,南溪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既可以做手术还可以慢慢还款。于是和小姐妹约好星期五去做双眼皮手术。

“南溪,太漂亮了!”

“割完双眼皮你简直变了个人,和以前的你完全不一样。”雪妮尹璐俩人围着南溪惊叫。

“哈哈,别这样了,你俩夸这半天我都不好意思了。”

秋子和苏琪晚上回到宿舍也被南溪惊艳到了,大家都笑着打趣南溪真应该大一就去割保不准还能挣个校花的头衔。

南溪对着镜子照着自己越看越满意,这双眼皮割的真值,以前自己的下垂眼真的是丑爆了。

信息提示灯不停的亮,南溪拿起来看了看是还款信息提醒,心里顿时有些慌。

想到自己小姐妹每月零花钱很多,打算借一点,下个月等家里打了钱再说。

“雪莉,我能借你点钱吗?”

“那个,你也知道我又买了很多衣服暂时手头也有些紧,不好意思啊帮不上你。”

接着雪莉发过来一个吐舌的表情,南溪没回消息。

南溪知道雪莉有钱,她只是怕自己还不起而已。怎么办?就要到还款日期了。不能找雪妮秋子她们借,实在拉不下颜面。

对了,交友平台上有人看了她的照片后很多人表示想和她做朋友。

她也可以像雪莉一样,反正现在她这么漂亮,肯定能找到个有钱又喜欢她的人。对,就这么办。

只要魔盒打开,放出来的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妖怪。 

                            (三) 

“你们有没有觉得南溪行为最近有点怪异。”苏琪不经意提到。

“是呀,那天我和雪妮看见她偷偷掉眼泪,也不知道怎么了,问她她也不说还很紧张的样子。”

“不知道,应该没什么事吧。”雪妮忙着整理资料不在意的说到。

“出事了!”秋子惊讶的大叫出声。

雪妮尹璐苏琪三人被吓了一跳,赶忙问怎么了。

“你们看这张照片像不像南溪?”秋子指着手机上一张模糊的照片让她们看。

“看着好像,这是怎么回事?”尹璐仔细辨认一下觉得照片上的人应该就是南溪。

“这新闻说女大学生自己在酒店堕胎晕倒。”

“天呢,南溪正好这几天没回来。”雪妮发出惊呼。

苏琪掏出手机快速的给南溪拨了号,对面是忙音。

四人顿时着急起来,幸好新闻上有写的医院地点,秋子打了快车,四人快速收拾好奔着医院去了。

医院门口。

“吓死我了,幸好虚惊一场。”雪妮边拍着胸脯边说。

秋子不好意思说“都怪我看错了。”

“你也是担心吗,又不是你一个人看错了我和尹璐雪妮不都认成了南溪嘛,不过我们再给南溪打个电话问问她在哪,两天没回来了怪让人担心。”苏琪又给南溪打了通电话,不过还是没人接。

四人回到宿舍时星华竟然回来了,正忙着给大家分带回来的特产。

雪妮开心的问“这段时间你干嘛去了?”

“前段时间有个商家装修店铺找人去做彩绘,正好我哥接了,问我有没有空想不想干,我想反正没课就去了。”

“又赚了一笔吧,星华请客。”尹璐起哄,另外三人开心附和。

“好,晚上出去吃火锅吧。”

“耶~”四人欢呼。

临出发时苏琪接到了南溪的电话。关心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南溪在电话那头发出哭腔“苏琪,你们快来!”

“怎么了?你在哪?”苏琪着急地问。

秋子她们四人赶紧围上去。

“呜呜,我被一个网友囚禁在酒店两天了,他刚出去,我偷着给你们打了电话,苏琪你们快点来,他出门把我的衣服什么的全带走了我没办法出酒店。”电话那头的南溪不停地要求苏琪她们快去并给秋子地址。

挂了电话,苏琪说了情况后大家都很着急。

“这样去会不会太危险了。”雪妮小声不安的说。

尹璐也害怕出事 “要不我们报警吧。”

“可是南溪没给警察打电话选择给我们打电话,说明她不想让警察知道。这样吧我们几个人一起去,到了酒店雪妮你别上去在下面等着,我们上去找南溪,如果我们半个小时没下楼你就报警。”星华仔细安排。

“好。”

尹璐在南溪的衣橱里找了套衣服装了起来大家赶紧出门。

雪妮在酒店大厅焦急的走来走去,她们上去十分钟了。

苏琪,秋子,星华,尹璐找到了南溪说的房间,敲门。

过了会门才被慢慢打开,南溪围着浴巾站在门后,头垂的很低,身上尽是些淤青。

“我的天,你没事吧,怎么成这样了。”尹璐看着南溪浑身青紫吓得不行。

“南溪你赶快将衣服穿上,穿完再说。”秋子担心一会囚禁南溪的男人回来时南溪还光着身子走不成催着南溪去穿衣服。

大家面面相觑等着南溪穿衣服。南溪穿好后,星华问“这事你想报警还是?”

“别,别报警,我不想让别人知道,那样我就完了。”南溪颤抖的出声。

“那我们先回去,回去再说吧。”

几人没敢坐电梯,走楼梯下了楼。雪妮见几人平安下来松了口气。

                            (四)

南溪手里捧着热茶,眼泪不住的往下掉。断断续续的说明了前因后果,只因她还不上贷款想找个有钱人帮她还,没想到在网上遇到了骗子,被骗到酒店囚禁起来。

南溪说完害怕的大哭,苏琪上前抱住南溪。

“我…我该怎么办,借贷平台催着还款,利息高的吓人,还出了这件事,呜~我不想活了。”

“别怕,都会解决的。”雪妮安慰南溪。

星华问“你还欠多少钱?”

“七千八。”南溪抽噎着回了句。

星华掏出卡包拿出一张银行卡“这是我兼职挣得钱里面有一万你先用吧。”

南溪睁大眼看着星华,扑在星华身上不停地说谢谢。

星华不好意思轻轻的拍着南溪的肩膀。

“南溪你明天赶快把借贷平台上的钱还了,把这事先解决了。还有你在酒店这两天,有没有…”苏琪有些尴尬地开口“有没有被骗失身。”

南溪小声“嗯”了一声。

“这件事不好办,他要是威胁你怎么办呢?”

“他有家庭,他应该不会再找我了。”

“嗯,这样就好多了,今天这件事咱们就让它烂在心里,谁也别说出去好吗?”苏琪害怕这事传出去会再次伤害南溪。

尹璐雪妮秋子都痛快的点了头,保证绝对不会让别人知道。

南溪被宿舍里的温情感动的一塌糊涂。

                            (五)

毕业几个月了,南溪还清了星华的钱。

大家对她很好没有人将这件事告诉别人,她顺利毕业找到工作,现在她的生活很平静。

一天南溪下班回家,家门口立着一个黑衣男子。

走近后男子看向南溪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小南溪,酒店不告而别不好吧。”

南溪满脸惊恐,身体像抖的像筛子。

男子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星华妹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