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山读后感 - 草稿 - 草稿 - 草稿

第五章 《在魔山的七个月》

《恒久不变的汤与恍然大悟》

开头讲到了汉斯卧床的时候,医生探床的细节。汉斯就这样成为了一个病人。汉斯从此跟约阿希姆相伴。

《我的天我看见啦》

后面开始了日常检查,去照X光,通过这里我们可以看的出来当时的x光设备跟现在的区别,不过相同点都是要闭气挺胸。

汉斯变成病人后呢?大家对于汉斯的态度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感觉没有什么变化,反倒是有了一种相融感,我们是同志的感觉。

《喜怒无常的水银柱》

还有那个温度仪,量体温的,起起落落是一个象征吗?象征着人生起伏不定吗?

《自由》

塞特姆布里尼告诉汉斯不要抱怨,你会发现自己终究会离不开这里的。与其抱怨,不如享受生活,享受当下的每一刻。不得不说,塞特姆布里尼很有当哲学家的天分,时不时跳出来教汉斯为人处世的道理。

《人体的艺术》

这一节讲到了汉斯路遇贝伦斯,偶尔听起他会画画的事情。借而贝伦斯向汉斯展示了一副跟舒舍夫人有关的画像,贝伦斯向汉斯讲起了一些解剖学、生物学的知识。我们也可以看的出来,舒舍夫人跟汉斯之间开始牵扯在一块了。这里向我们显示了人体之美,还要有欣赏艺术的觉悟。

塞特姆布里尼有点神学家的味道,叨叨不绝的话语,动不动就是哲学、爱情、疾病、时间、政治,看的真叫人眼花缭乱。作者安排这个意大利人塞特姆布里尼是来干嘛的呢?难道塞特姆布里尼是来给汉斯洗脑的,让汉斯接受新的风潮新的主义。汉斯与塞特姆布里尼的交谈不由得让我觉得他们两是作家托尔曼的两个化身,在那里自我辩论和说服,。我要是真期待故事发生了什么的话,后面塞特姆布里尼是不是跟汉斯成为了至交好友,这两个人的交谈就像在魔山下象棋一样,乱花渐欲迷人眼。

《死亡之舞》

有疾病就会有死亡。

在这魔山上汉斯见证一场死亡之舞。即使是在圣诞节,耶稣诞生的日子里,还是会有人死去。这天死去的一个人是骑马师。后面还会有多少熟知的人物死去呢?想到就隐隐害怕看下去,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汉斯怀揣着见过更多的生离死别,就可以忍受死亡带来的痛苦。

去疗养院看过一个五岁的小姑娘。

也去看过一个自怨自艾的女人。

通过献给他们鲜花,彰显自己的爱意,汉斯也能够得到心灵上的救赎和慰藉。

正所谓死亡无情,人间有爱。

《狂欢之夜》

这里的剧情借鉴了《浮士德》这本书的一个章节,在一个夜晚上,魔鬼盯着男男女女狂欢,看着众人释放内心的情愫。

我们的人文老师塞特姆布里尼化身为魔鬼糜斯托夫,给主人公汉斯写信,这样一步步推动剧情。而汉斯在这个狂欢之夜上,也忍不住对舒舍夫人示爱,幸运的是,舒舍夫人并没有拒绝他的爱。


第四章 《在魔山的三天》

写的很有层次性,估计是每小节的读后感,汇成一大章。

说说里面的时间观,里面有一个观点,刚来到陌生的地方和环境就会觉得时间过得格外漫长。这有点像是第一次坐公交到新地点一样,坐久了就会觉得时间不变。有点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味道,个人感受会影响到自身对于时间感知的快慢。

意大利人文学家塞特姆布里尼在跟汉斯讨论音乐和爱情,这里我看不懂。

后面讲到了汉斯看到希提,又跟舒舍夫人暗中“调情”,这里的爱情戏说明汉斯开始情定魔山了,感情上估计是对魔山有所羁绊了。

后面又借用塞特姆布里尼跟汉斯两位祖父的形象,来去探讨战争和政治的意义,这里强加了作者对当时社会的感想,“批判现实主义小说?”或许可以这么说吧。

你后面那段话,汉斯不想听塞特姆布里尼说话,但是理智上又耐心地听他说话。说明汉斯是一个善于倾听的人,一个善良的人。

第三章

汉斯在疗养院的一天

这一章有点《闪灵》的味道,汉斯在一个阳光明媚、风景绮丽的日子中醒来,看见了像巫婆一样的女士,就像身上沾满黑气。而隔壁外传来夫妻交耦的声音。

这让一本正经的汉斯感到一阵心烦,说明汉斯的心志开始受到这座魔山的影响了。期待本文后边汉斯后面发狂的症状。

在吃早餐的时候,汉斯同约阿希姆谈起这些怪事来。

嘴里只会念叨“两个儿”的墨西哥女人,象征着不能发声的民族。

疯狂欲爱的俄国夫妻则有点野蛮带有些兽性。

女裁缝倒是有些博学,后文有交代女裁缝其实不是成衣匠,而是柯尼斯堡一所国立高等女子学校的教师,正因为如此,她说起话来头头是道。。

斯格尔夫人名字倒是听起来庄重大气,后文给人一种胡言乱语的味道。

身材矮小的女侍女,倒是在默默侍候大家,平凡的打工人。

贝伦斯像是“狱长”,在监管着每一位病人的情况。贝伦斯像是一位好客的医生。在汉斯看来,贝伦斯说话有魔力,让人忍不住信服。

在和表兄约阿希姆散步的时候,遇到黑尔米内·克莱费尔特用胸腔发出奇怪的声音,吸引了汉斯的注意力。后面在一个小伙子的解说下,知道了半肺协会的由来,克莱费尔特是其中的佼佼者。

还有魔山开始影响汉斯的生活习惯,就连最喜欢的吸烟也如同嚼蜡一样,开始慢慢摒弃自己的爱好。从这里暗示了汉斯将要迎来新的生活习惯。

意大利人塞塔姆布里尼说话能够让汉斯清醒,话题多变,非常健谈。还有文中一处细节说,他一出院就会复发又不得不住院,就像是这里的幽灵一样。

当汉斯跟约阿希姆争论时间的哲学意义,其实争论没有对错,只不过是山上山下的时间流速不同而已,不过从这里可以看的出来,汉斯开始慢慢怀疑自己的时间观,这也应该会为后文汉斯接受魔山的时间观埋下铺垫。

在午膳的时候又看到爱笑的玛鲁莎小姐,咯咯地笑个不停。在那样的环境下多多少少有些诡异。

午膳的时候每个人的形态各异,心怀鬼胎。

还有绝望的阿尔宾先生,处处玩着要打枪自杀的小把戏,汉斯先生对此感到戏谑。

后面在跟意大利人塞塔姆布里尼交谈的过程中,也是在寻找自我的过程,汉斯仿佛失去判断力和思考,回答问题时也要想清楚再说。

好了,这就是汉斯在魔山的一天,真够漫长的。

第二章

汉斯的母亲因为难产而死。

汉斯的父亲因为肺炎而死。

从双亲的死亡中我们可以看的出来汉斯命运中似乎跟疾病有所关联,所以在命运的安排下来后面到了魔山上的疗养院。接下来让我们看看文章后面汉斯有没有染上重疾。

汉斯于是被祖父领养了,还好汉斯家族家大业大,祖父家还有佣人,从本文对汉斯祖父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的出来汉斯祖父是绅士模样,代表着汉斯家族的光荣。后面祖父离世,汉斯看着祖父的身躯更加加深了其对死亡的理解。

双亲和祖父的离世让汉斯对死亡的印象中从懵懵懂懂到痛彻心扉的领悟。

至于洗礼钵我觉得更像是一个时光的载体,是汉斯家族的传承,一代一代人的记忆。就像那魔山一样,承载着一个个病人的回忆。

后面汉斯来到舅父迪纳倍尔家里,舅父待汉斯不错,还有理财头脑,靠着息金两人关系和睦,也没有闹出什么矛盾。

在迪纳倍尔家里,汉斯看着海港生出了对大海的向往,这也暗示着汉斯的命运会驶向远方。

在舅公家里这一章节中,介绍了汉斯平平庸庸的性格特征,对于职业的选择,对于工作的态度,自己学业上的变迁。在快要就职的时候,听闻表兄约阿希姆住进了疗养院。于是汉斯打算前去魔山看望自己的表兄。

这两章可以说是介绍了汉斯的家族关系和汉斯本人的性格特征,以及前去魔山的动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