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桌文化展露的是丑陋的人性

“所谓的酒桌文化,撕开其伪装的面纱,不过就是一种被粉饰了的成人暴力而已”

文:清蓝 

1

没被酒桌文化浸染过的人有吗?

有的话,举个手给我看看。

可以说,一个人要想正式踏入社会,首先就得学会怎样坐上酒桌。

你可以不精通但不能不涉足。

你可以不游刃有余,但不能不懂点套路。

你可以不乐在其中,但必须不能苦不堪言。

因为到处都是酒桌文化,你苦不堪言了,还怎么在江湖上混下去?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得到通知说全公司人要一起聚餐。

我很高兴,天真地以为可以吃到很多好吃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我跟老员工说好盼望快点聚餐啊,老员工还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到了真正聚餐的时候,我才明白老员工眼里的深意。

眼看着菜一道一道上来,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可是不能动筷子啊,因为领导还没发话。

好不容易领导终于发话了,刚想大吃一顿,结果筷子都还没拿稳,敬酒的人就一波一波地来了。

他们问我:你会喝酒吗?

那时我完全不懂,就老老实实说:会一点啊。

然后我的饮料杯立马被撤了,换了满满一杯啤酒上来。

我看着那杯啤酒想:小case。

于是豪爽地一饮而尽,还觉得没什么。

直到后来一轮又一轮来劝酒的人,用的劝词都是:“你和他都喝了满满一杯,你和我却只肯喝一半,你摆明了瞧不起我是吧?”的时候,我才觉出大事不妙。

一杯啤酒当然是小case,十几杯就不是小case了。

但你完全找不到“正当理由”来拒绝。

另外,你还得“懂事地”挨个去敬领导们的酒。

如果是领导亲自来给你倒酒,你就更不能不喝了。

整个聚餐,说聚的是餐,其实完全聚的是酒啊,酒喝了满满一肚子,跑了好几趟厕所,菜却几乎没能吃上几口。

先要和领导喝,再和副领导喝,然后是副副领导,然后是各位前辈,然后是同辈……

顺序还不能错,敬酒词也得好好斟酌。

几轮喝下来,想要不醉,那是需要相当酒量的。

2

女生可能还好,毕竟劝酒的人不会逼得太狠。

男生可就惨了。

我见过许多的男生,刚毕业的时候都还是清瘦苗条的美少年。

工作一年后再见,脸也油了,肚也肥了,眼也黄了,精气神也没有了,满脸倦色,完全变成了中年油腻大叔的FEEL,一看就是饮酒无度导致的后果。

有多少人的男神是被酒给毁了的?

我有个同学,他的直系上级领导是个内蒙汉子,喝起酒来都是以斤起计的。

这个领导特别喜欢喝酒,经常要不要就把他们几个下属叫出来陪酒,一喝就喝到深更半夜。

你要不陪,领导生气。你要陪,得多准备几条命。

你喝得太小气了,领导会认为你看不起他。

如果你一口干下五斤白干,脸不红气不喘,他就表示相当赏识你。

为了投领导所好,这个同学也是拼了。

明明酒量不大,可为了在领导面前挣“表现”,他硬是卯足了劲把白酒一杯一杯往嘴里灌。

最后,他醉了,趴在桌上生不如死,又哭又闹,浑身抽搐个不停,像死鱼一样嘴里冒出一股股的白沫来。

同事吓得不行,赶紧打了120送医院。

结果是酒精中毒,直接拖去洗胃,在医院折腾了足足两天。

3

“你如果不喝,就是看不起我。”

“你喝少了,就是看不起我。”

“我们交情这么好,你居然还不把这一杯干完?”

“你没给我敬酒,你人品一定不好。”

……

以你喝不喝酒,喝得酒多不多来评判一个人的人品,这种毫无凭据的事情,居然被堂而皇之地信奉,并应用于酒桌之上,形成了所谓的“酒桌文化”。

按照这种评判标准来看,人品最好的莫过于酒桶了,谁肚子里装的酒有它多?

其实,所谓的“酒桌文化”,不过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人情绑架”罢了。

不过是,打着美好的幌子,堂而皇之在酒桌上,借助“酒”这种道具,对另一个人的捉弄、欺负而已。

有职权的人,就以职权作为欺负弱势一方的权码。

比如,“领导敬你酒,你居然还不满斟?”

比如,“我先干为敬,领导你随意。”

没有职权有一定交情的人,就以“情义“作为欺负弱势一方的权码。

比如,“我们交情这么好,这杯你无论如何也要干了!”

比如,“凭我们的交情,就算你酒量不好,这一杯不是也该干了吗?”

没有职权也没什么交情的人,就以“面子”作为欺负弱势一方的权码。

比如,“你不喝,就是瞧不起我。”

比如,“你要看得起我,这杯你无论如何得干了。”

把人际关系浓缩在“酒”这一个道具上,好像你喝得越多,就表明你越重视我,越尊敬我一样。

众所周知,醉了的人是很不舒服的,很难受的,甚至醉得太厉害还会是危险的。

但劝酒的人却明知你难受,你危险,他还是不顾你的死活一定要把你灌得大醉。

好像你越是为我难受得要死,你就越重视我,越尊敬我。

这不就等于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吗?

这不就是明摆着在欺负人吗?

为什么有些人总喜欢欺负人?

因为欺负人有快感。

欺负人为什么有快感?

因为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快乐,其实很符合人的某种邪恶本性。

之所以有人热衷于劝酒,就是因为看到别人被自己用酒“欺负”得很痛苦,他就感觉很爽很快乐。

为什么很多领导都喜欢让下属陪酒?

因为领导的职权也会延伸到酒桌上,他可以仗着地位职权的优势用酒来正大光明“欺负”别人,而他人却不敢反抗,这种感觉很爽。

热衷于酒桌文化的人,其实只不过是热衷于以“道貌岸然”的姿态“正大光明”地欺负他人罢了。

成人世界的暴力依然时时存在,只不过是被粉饰了,美化了。

所谓的酒桌文化,撕开其伪装的面纱,不过就是一种被粉饰了的成人暴力而已

-END-

*文章:清蓝,毒舌界的一抹温柔。平台转载或合作请后台联系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