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四叶草是真,而我想你也是真

都说故地重游会心生几分感慨,几分?

若双眉紧锁、额蹙心痛算作三分

若芝焚蕙叹、大放悲声视为七分

则黯然神伤、目断魂销应独享十分

今日再游森林路,生得十分感慨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只是没了你的笑脸,独留我一人空孤独。

我走到那棵老银杏树下,那片熟悉的四叶草地依旧绿肥红瘦,小野花儿点点缀缀,衬托着初春的些许活力,红配绿,绝配,就如同当初的你和我。

我弯腰俯身,一株一株,一叶一叶,望尽这满眼的白花车轴。一分一秒,一步一趋,频繁地蹙眉低首心如刀绞。

我看到了当初的那只小蜗牛,盘旋上升的蜗壳甚是有趣,你说那有点儿像那人体双螺旋的染色体,我说你是不是看书看傻了。

日出日落,浩瀚宇宙,时光在我身上加速飞逝,鞋子生根与大地紧密相连,衣裳破烂嗅得一身腐气。

到乡翻似烂柯人。

可我并没有瞧着我们当初遇见的那株四叶草。


都说那是幸运的象征,我很认同,正是我低头寻找这传说中的幸福当头,遇见了你。目光凝望,久久不忍眨眼,再低头,手边便是一株四叶。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找到四叶草。

从前从前,就有人跟我讲过四叶草的故事,那是寓意着幸运,幸福的叶子。一男一女一起若是能寻得一片四叶,便能长长久久,白头偕老。

而你在我抬头时的一眼万年,便是看穿了我的质兰惠心。透过百转千回的余波浩淼直击在我这颗七窍玲珑心上。左右心室的阀门尽开,这一次即便血液倒流,时光回转也无法淡却你在我脑海中镌刻的美艳倩影。

我相信这是四叶草的魔力,施展在有情人心间胜过月老的红丝待选。


古人寄情于诗画,你我深情于四叶。

说这一往情深能深至几许,除却这深山夕照深秋雨,还应还情于银杏根前四叶草。

前人以赌书消得泼茶香为乐,今人却以百草丛中寻四叶为趣。

寻找四叶草成了我们之间的一座爱情鹊桥。

我们喜欢寻找却从不摘取,一旦找到了,便做个记号,分清你我。

每日,我兜间揣一只黑色画笔,这是我独有的记号;而你,则喜欢一抹朱颜红。

你总笑我走得太急,脚下无情踩得花草心疼,哪还有心思多生一叶。

我总说你太过认真,花草本无血肉哪只痛楚,多生一叶,多开一花皆是自然之法。


风风雨雨至今已过千日,生生世世花草阅经几代,那赤黑印记早已被时间的雨水尽情冲洗,正如那日夏日阵雨,你我掩面哭泣却再不得相拥互诉衷情。

“得知,我幸,失之,我命”,诗人赌命,为世人所弃,却心生欢喜。

而后人却输,输的一败涂地。

马嵬坡下死,李隆基为那杨玉环哭瞎双目,我虽情深,不至于此。

肝肠寸断,欲哭无泪却是真实。这是七分。

今日故地再游,已无当日悲伤,再无他日音容。

我遍寻四野,找不得一株四叶。

若时间的年轮能够倒转,回到你我相逢当日,心甘情愿再次踏入这局。

局外人笑局中人傻痴情,局中人叹局外人不懂爱。


时也,命也,那日能遇见你早已花光我今生运气。

而今日

我又想你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