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妖心经】232《壮壮的幼儿园(2)入园第一天》

01我没那么想

就在壮哥入园的前夜,我打算给他准备一些东西,却提不起太大的劲儿。最终,还是决定:明天早上再说吧。

也有和以往不一样的地方:我们从回家,到洗澡,看电视,喝奶粉。讲故事,刷牙,都比平日里早,也就早早睡下了。

十点一刻关了灯,十点半不到,壮哥已经睡踏实了。

我也早早睡吧。

迷迷糊糊中,感觉孩子被老爸抱起来尿尿了。再一次迷糊的时候,手一摸,娃没回来。接着就听见壮哥哼哼,是在隔壁屋,再一睁眼,孩子又躺在手边了。哼哼两声,拍着拍着,又睡熟了。

天色已经亮起来了,迷瞪着关上了窗帘,搂着娃接着睡。再一次睁眼,是被老妈在厨房里嘣嘣咚咚的声音吵醒的。娃带着第一天入园的兴奋,很快地就爬了起来。

我却还是慢吞吞地,给他穿衣服,找好装进书包的换洗裤子。娃交给老爸洗漱,开始收拾自己。又给孩子冲好奶粉,比往常多了些,谁让中午那顿没了呢。眼看娃已经坐在饭桌前啃玉米,老妈在催着出发,我还在慢吞吞地梳头。孩子开始自己穿鞋子了,我掰了大半截玉米,带着出了门,连159都没来及冲。

我明明没有浪费一点时间,起得确实挺晚,活也干了些,却没吃上早饭。

我知道,我不那么想孩子去上学。

我知道,我也想着孩子要上学了。

我知道,这两个我的想法,都是真实的我的面相。

我允许他们同时存在。

02孩子也不是想的那样

本来打算到学校门口拍照留念的,结果给忘了,就连在班级门口,也忘了。等想起来的时候,带班老师已经给壮哥盛好了饭,他啃上了水煮蛋。“爸,给我们拍一个。”“拍啥呀。”他边说边按快门。

“你们走吧。”交代完我要处理的事情,主班石老师下了逐客令。眼看爸妈走了,刚还开心吃饭的娃,猛地站起来,往门口跑,扑在我怀里。

那一刻,我是空的。嘴里在安慰他,心里连自己都是空的。想哭,但没哭出来。“你先走。”老爸说。跟着又把老妈带出来,孩子还是使劲儿往门口跑,石老师抱不动,娃就是四脚朝天地扑腾。

有些后悔,我看过一部分《幼儿园》的记录片。还没结婚的,还没孩子的,孩子还没上幼儿园的,还是别看了。那两个字,又一次出现在壮哥的生命里,以另一种方式。

第一次,是我产假结束回去上班。分离,又一次来了。我没想过这个场景,哪怕我看过纪录片,也想不出壮哥今天的样子。

何况,我根本都不愿意去想。就像我都不太愿意去给他收拾东西一样。

可是,我还是要面对。我走出了那间教室,走进校长办公室。

在那间教室里呆的有些长,有一点是我跟石老师的交流,长了些。我提出可不可以先送半天,她没有拒绝,只是说看孩子表现再说。

九点,我带着孩子的被套枕巾回家洗,看了会儿书,更了一篇文。十一点十分,又回爸妈家给孩子拿临时的铺盖,带了一双拖鞋,还想着睡觉给他换个凉快的睡衣。

十一点四十五,我如约到达校门口。石老师出来接东西,她说孩子中间又哭了几次,还挺好哄,在学校午睡没问题。听说卧室还有空调,我也就没说给孩子换衣服的事儿。

在家里看书的时候,她发来孩子吃早饭,玩滑梯的视频,看着都很开心啊。我在忙着事情,不用忍,也没过问孩子的事情。发了两条信息,问了问学校的作息。

即使有视频,也只会是孩子那一小段时间的状况呢。我没有很放心,也没有特别担心。

下午去医院拿保健手册,才知道孩子缺少一项入园检查。多正当的提前接出来的理由啊!我怎么会放过!联系好老师,约定了时间,提前一小时去接。

这一小时里,我从医院到练车场,练了半小时车,又回家接上老爸,一起去接娃。看到壮哥的时候,他几乎是跑着出来的,嘴里还嚼着饼。到拐弯处又看不见了,那几米路真是漫长!他走到铁门旁,扑到我怀里,都有些不真实了。

听石老师说,他睡前哼哼了,下午倒是还好。石老师叮嘱帮助孩子建立入园信心,我也有意正向引导,壮哥对学校的事儿,说得不怎么多。看得出他挺喜欢那里,但是更想早点儿看到我。

那我就不多问。从医院回来,照相,回家吃饭,下楼玩儿,洗澡,看电视。时间安排都挺好。到了讲故事,壮哥自动把中午那份儿给补回来了,两本霸王龙,两本绘本馆借书。

睡着得也不算晚,十点四十。睡前,就重复一句话:明天不上幼儿园。这话,他晚上说过两三次,吓得老妈都不敢再过问。

壮哥,他小小的心里,又在想些什么呢?哄他睡的时候,我特别轻声地说了一段话:“亲爱的宝贝,小小的你,要离开爸爸妈妈去探索大大的世界了。妈妈虽然不能一直陪在你身边,但是我的心永远和你在一起。妈妈想着你,念着你,在你一回头需要我的时候,我都会在。”

说的时候,壮哥睁开了眼,又继续睡了。

03事情也不是想的那样

走进校长办公室,交了学费书费后,王校长问我们要一张体检表和一本保健手册。老爸说没有,报名时老师也没说。

老爸不放心孩子,又拐过头去孩子教室偷看时,王园长说要跟我说一些当着老爸面不好说的话。正要说,老爸进来了。最终,她也没说。沟通信息不全,从来都不会是一个人造成的。虽然是很有礼貌地逃避,但确实有逃避的成分。

需要再去医院拿东西。大中午要去给孩子送铺盖,我就把这事儿安排在下午接孩子前了。

不知道是午饭面吃多了没消化,还是怎么,我一点儿没有睡意。分别跟芸和两只小文艺儿同时聊着天儿,到了两点才睡。肚子还是撑撑的。

到这里,我老公要说我把想念全化成食量了。

三点,去练车。老爸建议先去医院给孩子取东西。后来证明,这个建议特别棒。防疫站,有七八个人在领资料。我等着。一问,才知道,不是这里。到了儿科,医生问了句,孩子来没?我才知道,体检有两项,一个防疫站,一个儿科。老爸漏了后面一个。

要验血常规,得带孩子。然后,我就欢天喜地地给石老师打了电话。

娃入园第一天,没想到,我写了两千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