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架与拉架(上)

今天公司附近的派出所人员来我们部门了,因为今天我们部门的两个小伙打架了。

从我来这开始,记忆中同事之间打架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结果也都是无人员伤亡,基本上都是口头上情绪发泄。而这次也一样,可竟然惊动派出所。

早间,在办公室忙碌票据的整理,任大人趴办公室窗户处抽烟,我隐约听到办公室外有人吵架,但一思量,应该不会,生产车间,噪音大,大家都习惯了说话的时候扯着嗓门喊。

可又觉得像,便扭头给任大人说:哎,哎,哎,别抽了,我怎么听着外面吵架呢,你去看看。

任大人嘴里嘟嘟我:神经病,咋可能吵架呢。但也出去看了。

隔了两分钟,任大人进来说:碎怂和崽怪打架呢,你赶紧出去看看。我连头转都没转回他:怎么可能,打架了,你不去劝架,还能进来和我说话。再说,真打架了,你让我去,是让我挨打呢还是被打呢。

任大人一思量,好像也是,便又出去了。我压根就没有相信他所说的,便继续自己手边的工作。

隐隐约约听着办公室外的声音真的像是吵架,便推开凳子,起身出去看看了。

刚推开办公室门,就看见碎怂和崽怪拉拉扯扯的打架,任大人在中间挡着,旁边还有几个同事在劝着。

拉扯之间,我看见碎怂手里拿着一根铁棍直接给扔了过去,吓的我出了一身冷汗,要不是任大人闪的快,就直接误伤了,要不是崽怪躲开,直接头破血流。我即可跑过去,和同事们一起拉走他,也给二头打了电话告知了情况。

硬拉着碎怂进我们办公室,冷静冷静。别的同事把崽怪拉到别处了,碎怂边走,嘴里还嘟嘟:他再废话,看我不弄死他。我直接怼他:你脑子抽抽呢,是不?他也气愤的说:我干活就是图心里痛快,遇上那个添堵的,我就想出了心里憋的气。不管今天领导怎么处罚我,我都认,哪怕让我回家,我都认。就是没打够那个狗怂,我心里还憋屈。

询问了事情的原委:碎怂和崽怪是一个班组的,他们是搭档,可崽怪不亏是崽怪,干活的时候偷奸耍滑,东溜西串。碎怂心里一直憋着气,也忍着,只是今天早晨在干活的时候,崽怪嘴里嘟嘟他屁事多,他就一下子爆发了。捏着崽怪的脖子挤到柜子跟前,开战了。

怎么说,我们也都心里明白崽怪是欠收拾,不怎么喜欢他。所以任大人也都劝说碎怂:消消气,一会儿接着干活去。

我也很直白的对碎怂说出我的心里话:哥,说句,我这个角度不该说的话,他是怎样的人,大家都心里明白,今天那一下,你真把他打坏了,那一瞬间,你是痛快了,就算所有结果你都认。可冷静下来,你也会意识到,为一个不值得的人影响自己原本安宁的生活才更不值得。抽根烟,喝杯茶,聊聊天,冷静冷静,一会儿领导来了,主动认错,继续干你活去,谁让你先动手。

过会儿,二头来了,把崽怪和碎怂叫到办公室去谈话,因为我们办公室都挨着,所以有动静,就会知道。

大概半个多小时,他们出来了,碎怂继续待我办公室抽闷烟,崽怪回到自己班组去了,二头带话:你们各自好好反思,我忙的焦头烂额的,别没事找事了,便离开了。

大家以为就这样过去了,便各自都开始忙碌了。

过了一个小时,我看到崽怪领着穿制服的人员进我办公室了,我不太认识,便问旁边的同事:呢谁?是公司保安队的吗?同事回复我:公司附近的派出所人员。

同事都议论纷纷的说崽怪是个神经病,屁大点事,本是单位内部的事,非要搞的全公司皆知,惹人闲话。

派出所人员来到后,崽怪像祥林嫂一样,巴巴的说个不停,就说碎怂怎么打他了,怎么怎么的。又东拉西扯的说工作的事。

碎怂倒也痛快说:我承认我先动手了,,这是我不对,刚我领导找我们谈话了。我也认错,道歉了。刚都解决了,我也不知道这个大神叫你们来啥意思。

细细碎碎的说了些许,派出所人员直接问崽怪:你现在想怎样,他打你,你受伤了吗,受伤你医院检查,有病看病,该赔偿赔偿。

崽怪摇头说明无伤,嘴里又呜呜啦啦的说:他刚才说要弄死我,我就是纠结这句话,才给你们打电话的。这问题不说明,我真怕他哪天把我弄死,还说不明白了。

我们部门的老师傅赵叔小声说:都是闲的屁疼。眼看到了饭点,我们都陆续离开了,不知道后续是如何解决,想来最多也是批评教育。

今天这一出戏,真的是让我出乎意料,我们部门的怪神真的是太多了,一天天的无聊烦人的官司都理不明白。

不过,却反应了一个真实的现象:虽然碎怂打了崽怪,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崽怪就是欠收拾。都在围着劝说碎怂消气,从面上看,崽怪是被打的,需要同情和安慰,可却没人理他。可见平时积累的人缘在关键时刻就分明了。

真的是不安宁的一天!

这个世界总有人教会我们成长,但方式却不值得我们感谢!
这个世界,有人让我们了解恨,有人让我们了解爱,但最终沉淀给自己的,应该是过滤掉恨的爱。


无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