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独行

                        独行⑥

      关于傻批温的故事,就暂时告一段落,不是没素材,他的故事还有好多,而且这个人我放心,他是不会消停的,我不怕从他身上找不到素材。

      说说日常?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能舒心展意的睡上一觉,就是我最好的调整状态方式。在这工作,每天的活并不重,对我来说最难熬的,不是每天工作的那十二个以上小时的时间,而是刚刚从宿舍里出来,走向餐厅的短短十几分钟。

      刚来到的头几天,每天早上我都是被闹铃吵醒一次,然后被大老表吼醒一次:

      “二哲!你丫的再睡老板就不给你发工资了!”

      “靠!我的工资!”

       一个鲤鱼打挺,“咚——”的一声就撞在我脑袋上面的墙柜上。瞬间清醒……靠。

      妈的,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床头柜。

      处于五楼的宿舍,脏与乱横行在每个肉眼可以看到的地方。那些看不到的,我就不说了……

      睡在上铺的话,是根本直不起腰的,然后墙上还有一排柜子。

      还好木质软,要么我头上就有两串冰糖葫芦了。

      困,除了困就是想瞌睡。

      当时吃饭的时候,夹个菜的功夫我就能发会呆走个神,后果就是会把菜塞进鼻子里……

      虽然我身体的抵抗能力没什么好说的,但是恢复能力,哼哼!

      腿在又疼又肿了三天以后,没知觉了。脚上的泡烂了又很快的结了疤,硬成一块老茧,成为我以后背起行囊去远方的资本。

      在第一个礼拜日时,我一觉睡了整整十二个小时,然后对于早上四点起床,也就是在闹铃响起的一瞬间而已。

      大老表的闹铃定的比我晚两分钟,然后每天就是我醒来,一脸懵逼的等待他的闹铃响,然后拍醒小老表。穿衣起床恰根烟上班。

      我是那么的想一巴掌删在他头上然后对着他的耳朵吼上一声:“你丫的赶紧起床!”

      算了,很多东西我还没学呢,怎么说也是个老师……

      接下来就没啥可说的了,无非就是工作了。嗯~大致流程就是:

      擀面撒油酥裹面拽面称面团面擀面皮包馅饼;炸汉堡肉同时烤饼然后热面包调沙拉包汉堡;炸鸡腿装鸡腿;炸鸡块装鸡块;早上晚上有馋嘴饼,中午有黄焖鸡米饭。(配图)

      你以为买完饭之后这活就完了吗?不不不,还要和面盘面准备下一顿的材料抹桌子扫地,完了才算可以。

      哇!头几天感觉是在云端,整个人都是飘得。

      那次请假去开封考试,然后高中班主任又说过几天体检。本来说请假三次,结果那次考试与体检凑在一起请了。足足在家歇息了一个礼拜。

      回来之后大爆手速,不知是体检抽了我一管子血把我整亢奋了还是咋滴,反正老板看我的眼神顺眼多了。

      咱的底气也足了,妈的不能在一味地隐忍了。

       那样不适合这个世界,一直那样更不适合我的脾气。

      刚来的时候,我每天说的最多的就是:“嗯嗯、好、行、哦哦……”

       着着实实的将自己的位置摆正才是新人最为普通的王道。

      那么现在,二哲要上位。

      虽然只是在一个底层里,但认真是我怎么该都戒不掉的习惯。

      就像现在我指间的香烟,缭绕在我灵魂的每个角落。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