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枫、赵今麦凭演技冲上热搜,胡一天、林一等却只能拼颜值

锋芒智库丨荼蘼

《少年派》热播,让#赵今麦演技#登上热搜,这个年仅17岁的小演员将高中生的真实脾性刻画的入木三分,一度让网友们高呼“这不就是高中的我吗”。纵观这两年演艺圈新人们的表现,不知不觉间竟演变成了:小演员评演技,大演员看颜值的新人双标现状。

前有小戏骨、后有文淇、现有赵今麦,00后小演员们惊艳娱乐圈

这两年小演员们的演技,可谓惊艳了整个娱乐圈。前有小戏骨、后有文淇、现有赵今麦,00后小演员成为演艺圈最后的纯净池,只谈演技不谈流量与颜值,是他们给观众最美好的第一印象。

先是2016年,《小戏骨·白蛇传》以00后阵容致敬经典的完美复刻诠释,红遍演艺圈,而剧中陶奕希、周芷莹、刘戴恩、钟奕儿等主演们也一度被媒体们夸赞不已。随着《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与《小戏骨水浒传》等系列剧的接连出现,“小戏骨”一词被深深刻画进了观众的脑海中,直至当下仍旧赞不绝口。

紧接着2017年,年仅14岁的文淇带着《嘉年华》和《血观音》两部作品冲进了第54届金马奖,还成功凭借《血观音》拿下了金马奖最佳女配角,成为金马奖史上最小的最佳女配,也是史上最年轻的影后提名,一举成名后的文淇更被媒体称赞为天才少女。

到了今年,同样在大银幕中惊艳了观众的赵今麦,在《流浪地球》中饰演韩朵朵一角,片中人物身上那种任性与被迫坚强的成长轨迹在赵今麦的演绎下,让人感受颇深。即使与众多老戏骨们对戏,其人物身上的光芒也一点都没被掩盖,气场十足。

如今在《少年派》中饰演性格并不完美且还有些叛逆的林妙妙,其自然真实的演绎让观众不禁想起校园时期的自己。从《流浪地球》到《少年派》,两个性格不同的女孩都被赵今麦演绎的淋漓尽致,两个角色间的转换完全没有一样的影子,显然她用演技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除此之外,今年还有其它小演员也受到了观众的高度称赞。比如同时在《听雪楼》和《筑梦情缘》中扮演少年时期男女主的黄毅与黄杨钿甜,“小时候这段可以再看100集”的点评是观众对他们演技的认可,同时两人多次合作的前世今生缘分,还俘获了不少妈妈粉。

再是与《少年派》同时期播出的《带着爸爸去留学》,剧中蒋依依所饰演的武丹丹可谓是“作爹”苏大强的接班人。在引起大众极度不适的情况下,观众干脆将#武丹丹讨厌#这一话题送上了热搜,同时伴随着的还有“蒋依依演技真不错,让我成功讨厌起武丹丹这个角色”的点评声,可见其演技还是受到了观众的肯定。

这边00后小演员们因演技登上热搜,那边疯狂扎堆青春题材的95后大演员们却因颜值成为话题焦点,然而造成演艺圈这般新人双标景象的“风水岭”还得从2017年说起。

新人双标“风水岭”,好坏参半的2017年

童星是演艺圈不可缺少的一份子,比如杨紫、张一山便是90后心中的小偶像,一直随着无数少年们共同成长。只是那时大众对童星的演技关注度还没有当下这么高,直到2015年张子枫凭借在《唐人街探案》中最后那惊悚诡异的一笑,彻底让观众牢牢记住了这个小姑娘。张子枫在影片中精湛的演技,与当时空有外形却无演技的鲜肉们形成强烈的对比,在这样的市场现象下,更滋长了观众对小演员们演技的高度赞赏与关注。

直到近两年,随着文淇、赵今麦、黄毅、黄杨钿甜以及小戏骨系列剧的走红,观众对小演员赞赏的同时,对他们的期许也变得越来越高,从而造就了当下良性发展的童星环境。在起步标准就高以及越发专业的童星市场里,未来小戏骨的现象只会越来越广泛。

正如小戏骨系列剧总导演潘礼平所言:“小戏骨始终是将社会效应排在首位,重点是做好片子,所以不会本未倒置——为了培养童星去量身打造作品。”他希望以这样的坚持,创造出更多的精品,去影响越来越多的少年儿童。可见,团队专心磨练小戏骨们的演技,持续挖掘新人,透过经典给予剧作巨大的保障,小戏骨们得以充分发挥自己表演的想象力。

自2017年起,“戏骨”成为小演员们身上常见的标签,并且还能继续坚守初心、保持专业原则,可成年的大演员却在题材红利的诱惑下,陷入利益旋涡。其中,青春题材便是重灾区:

在青春剧还未成为“造星工厂”时,选拔青春剧主演仍旧是以专业度为标准,比如2014年播出的高口碑青春校园剧《匆匆那年》,男女主杨玏、何泓姗,都是科班出身并且拍摄该剧时27岁的他们竟毫无违和感,可以说作品的成功离不开他们专业的演技。

再是2016年的《最好的我们》与2017年的《你好,旧时光》的主演刘昊然、李兰迪,18岁的他们扮演高中生最适合不过,同时演技也是可圈可点。两人在拍摄青春剧之前早已积累不少演绎经验,刘昊然代表作有《北京爱情故事》《唐人街探案》,李兰迪代表作有《淑女之家》《中国式关系》《无心法师Ⅱ》等等。

他们实力+青春的演绎助力作品走向成功的同时,也让青春剧迎来了革命性的新浪潮,大改以往的“黑暗系”青春剧情,将清新甜宠类的暗搓搓粉红情节推向青春剧中的主流地位,更凭借这一“纯真共鸣”的剧集红利人气骤升,成功达到“剧捧人”的效果。

只是“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红利面前不仅资本会动摇,人心也会动摇。自2017年后,青春剧渐成“造星工厂”,致使剧方对主演的专业要求越来越低,新人演员不仅越发业余,且男女出圈比例严重失衡。

有颜便能出圈的业余新人们,演技与你无关

2017年,是演艺圈新人辈出的一年,既有演技精湛的小戏骨,也有毫无经验的非科班新人。一部《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让胡一天一夜爆红,顶着剧中男主江辰的光芒,每天微博粉丝以6位数起的猛增。可以说毫无演技经验的他,凭借角色赋予的完美男友光环以及自身高大帅气的外形,圈粉无数。

同年还有主演《我与你的光年距离》的宋威龙、《恶魔少爷别吻我》中的李宏毅、以及古装剧《双世宠妃》里的邢昭林。这些新人皆属于半路出家类型,比如胡一天与宋威龙最初的职业为模特,李宏毅则是因为参与录制湖南卫视生活类角色互换节目《变形计》而被大众关注,至于邢昭林在参加天津卫视举办的综艺节目《百万粉丝》前,不过就是一名普通的95后练习生。

这些“因剧走红”的新人,仅凭帅气的外形与招喜的角色,便打败了同时段播出作品中其它的专业演员,不仅获得新晋人气演员的称号,还资源不断。相比之下,女主角们的进阶之路就没这般顺利了。从知名度上来说,主演了这些剧集的女演员梁洁、邢菲、周雨彤等人的人气明显就要比男主们低上许多。

在这女性占据主要消费群体的文娱市场里,“高颜值男主人气骤升,女主沦为陪衬”早已成为男色时代下新人的生存法则。再看今年播出的多部青春题材剧《等等啊我的青春》《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我只喜欢你》《强风吹拂》《陪你到世界之巅》《暗恋橘生淮南》《我的盖世英雄》等。

其中林一便凭借《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中顾未易一角被观众熟知,翻开微博上网友对林一的评价,除了甜宠、宝藏男孩外,便是清一色的“好帅一男的”。至于其它剧集中的演员邢昭林、王一博、李歌洋、赵顺然、任宥纶等等,也都是基于角色而带来的好感。可以说,演技与近两年出圈的95后大演员们毫无关联。

回想这两年演艺圈新人的表现,小演员因演技上热搜被关注,大演员因颜值出众成为人气新宠,结果虽都是知名度得到提升,但本质却是天壤之别。在利益的驱使下,同是新人,对小演员的要求越来越专业,可对大演员的要求却越来越业余。随着小戏骨的频现,演艺圈这种“双标”现象变得越发明显,这或许便是物极必反下的危险警告吧,只愿大演员能如小演员般,终能走向正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