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

“姐夫,红包快拿来,不然休想进门!”花若辉笑得像朵向日葵,乐呵呵地把手伸向门外的文宇颀。

花若霖和文宇颀的婚礼在B市已经办过一回,现在是特地回到K市办第二次,专门宴请花家的亲戚。

“小辉没怎么难为你吧?”花若霖趴在文宇颀背上,轻声问。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我被他们玩儿的那么惨,你准备怎么补偿我?”文宇颀苦着脸说:“哪有伴娘把你的鞋穿在脚上让我去找的?这也太刁钻了,怎么可能找得到?”

祁嘉漫正是这位刁钻古怪的伴娘,她拿出个大红包亲了一口,笑着说:“本伴娘不刁的话,怎么挣得到这么大的红包?”想到文宇颀在屋子乱蹿却找不到新娘子要穿的鞋,最后只得央求自己放过的样,她就忍不住想笑。

花若辉也笑着凑过来说:“姐,你就这么护着姐夫?我有那么坏吗……”他真的很开心,刚才文宇颀给他的红包足有一两万,不仅让他得到了实在的好处,也让他在亲友面前赚足了面子。

****

本来,文宇颀说,可以把花家一些来往密切的亲朋请到B市参加他们的婚礼就行,但花若霖思来想去,还是执意到K市单独再办一次。

“在K市办,能满足我爸妈的面子,到B市,他们出不了什么风头。”花若霖苦笑着告诉文宇颀。文宇颀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头,笑着说:“好,听你的。”

果然,在B市婚礼彩排的时候,花父花母就被偌大的排场吓软了腿,连声说他们在婚礼上不讲话了,就只上去让新人行个礼就行。他们生怕一个不小心说错话丢脸。

其实,自从见到文宇颀的父母以后,花父花母再向花若霖要钱的时候,就只会笑脸哄着这个女儿,而不像以前那样板着脸威逼她了。

“若霖是个好姑娘,你们不疼她,我疼!你们不认她这个女儿,我认!亲家公,亲家母,这个人哪,得惜福。如果不知因果乱来,很可能把家里和福气给作没了,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文母笑倒了两杯茶,动作优雅而自然,让花母没来由地自惭形秽。

花父脸上有些挂不住,沉着脸抬起茶杯喝了一口,重重地放下,说:“亲家母是说我们对若霖不好,是在作孽?”

“这清官难断家务事, 不过,我听说若霖患了白血病,可是急得不得了,丢下手头的所有事情去看她呢。”文母脸上笑意不减,轻轻抿了一口茶。

想到他们在听说若霖可能患病后,第一反应不是心疼女儿,而是着急以后不能再从她那里拿钱贴补花若辉,是杨艳冰想要的大房子可能没了着落,根本没想到去安抚下女儿……花母有些恼羞成怒,但一看到文母的笑容,还有文父在旁边若有所思地眯着眼一声不吭,她就马上息了火。

“还好,若霖的病有得救,她现在这么活蹦乱跳的……”花母嚅嚅说了句。

“一个人如果寒了心,对你们不再抱有希望,你们自己想想后果吧。”文母说完这句话后,没有再就花家的事多说,而是开始商议两人的亲事。

对于花家提出的高额彩礼,文家一概答应,没有半点迟疑,这简直让花父花母不敢相信,同时后悔没有多说一些。可是,文母轻笑着看了看他们懊恼的脸后,随后提出,花家必须出嫁妆,而且数量不能太少。

“这生养孩子,本就是父母的责任,别再让若霖对你们失望。谁家养孩子不辛苦的?我们感谢你为宇颀养了这么好一个媳妇,但是,你们千万不要让若霖有你们在卖女儿的想法。”

“他们成婚以后,若霖仍然是你们的女儿,对你们有养老的责任,随时可以探望你们。所以,彩礼不是买断若霖的钱,是给你们做面子,这笔钱,是给他们小两口组建新家庭的启动资金。”

“当然,如果你们能答应,在他们婚后不再找若霖提要求,甚至断了来往,我们倒是可以给一笔你们想要的彩礼,算是你们抚养若霖的辛苦钱。但肯定是一次性的。”

听着亲家母说出以上的话,花家父母面面相觑。花母咽了下口水,说:“这是几千年的习俗,我们只不过照样子做而已,哪里就是在卖女儿了……”

经过花母这番敲打,在面对花若霖这个亲生女儿时,花家父母果然没有像以往动辄以“不孝”“白养你这个女儿”“你就是个白眼狼”之名责骂她,这一开始花若霖还感到很不习惯,文宇颀忍不住笑着说她是被虐惯了。

而文宇颀听父母说了他们单独和自己岳父母见面的情况好,叹了一口气,想:如果不是自家有钱,而是和花家差不多的家庭,母亲像这般说话,岳父母会理才怪呢,早就几嗓子把父母吼回去了。

所以,话还是那个话,理还是那个理,重点是看谁来说,什么身份地位的人来说!

****

胡俊弛和华彦弘几人是B市和K市两边的婚礼都参加了。在K市这边,胡俊弛还按照当地习俗,当了男方接亲团的成员,全程参加了婚礼,因为他说想了解一下流程,免得到自己结婚时什么都不懂。

婚宴就在华威集团的博朗大酒店举办。看着正忙于招呼客人的胡俊弛,华彦弘笑着对金凤说:“老婆,他们的婚礼,还是没有我们的好,对不对?”

金凤笑起来说:“当心新郎新娘听了来打你,我还是离你远一点安全些……”话没说完,华彦弘一伸手搂住她用力贴了上面,说:“这辈子你都别想远离我!”

花父花母这时也在酒店门口接待亲友。一位生意上的合作伙伴笑着走过来,冲他们递上一个不薄的红包说:“老花啊,恭喜恭喜!”

花父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男人和他身旁胡作矜持的女人,笑着接过红包:“王老板啊,真是难得,我还以为你像上次一样不会来呢,谁不知道你是大忙人……”他指的是花若辉结婚时对方以没时间为由缺席婚礼。

王老板笑容微微一顿,但马上接口道:“哪有这么巧的事?令郎那次实在是不好意思,丈母娘家真的是临时出了点事,非得让我们过去……”他妻子在旁边也忙着说:“都是我那个不争气的弟弟……哎,你家千金大喜,就不说让人不开心的事了,以后我们两家的合作可以更多一些呢!”

看着王老板夫妇扭动着腰身进去了,花母嘴一撇说:“以后谁还希罕和你们合作啊?这嘴脸变得可真快!”她记得可清楚呢,以前这两口子和他们说话眼睛都不正眼看的,但谁让那时花家的生意少不了王老板呢?

一个个以前对他们来说高不可攀的客人都来了,花母有些感慨,更多的是得意,对丈夫说:“看到没有?这世道,还是一个钱字!咱闺女有出息了,这些人就都来捧着咱们,根本就忘了以前在我们面前有多看不起人。”

杨艳冰也凑过来笑着说:“爸、妈,姐可真是给我们长面子了呢。”她以前也不是没有来过博朗大酒店,但从来没想过能在博朗最高档的宴会厅进餐。这次,文宇颀定的可8888元一桌的标准,她娘家人也沾了光,当然还有两个她的好闺蜜。

看着儿媳笑得那么开心,花母说:“艳冰啊,以后可得对你大姑姐好点儿。赶明儿,让她也给你们补办一场这样的婚礼!”到时,又能再收一遍红包了~

因为时间差不多了,走过来准备招呼他们进去的花若霖正好听到这话,当时就觉得胸口一紧,无力地看向文宇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