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首都地铁末班车遇到的小女孩竟然在玩球第二十九篇

上一篇 我在首都地铁末班车遇到的小女孩竟然在玩球第二十八篇

 我们三个收拾好了东西,赶紧离开这倒霉的地铁站,没有老秦的把守,地铁的小门很轻易就被我们打开了,之后我们三个连忙出了地铁站,去远处老谢停车的地方去找他。

  这老谢实在太狡猾,也实在是太胆小了,等我们到达之前的位置的时候,他那辆破旧的夏利早就没有了踪影,我又给他拨打了一通电话,他终于不太情愿的接听了,我听他的语气好像是我欠了他一笔巨额财产一样。

  我让他赶紧过来接我们,他推脱了半天,死活就是不肯来,我无可奈何,只得带着老猫他们打车回去。

  等到回到了公寓,天都已经蒙蒙亮了,夏天天亮的很早,所以厉鬼并不容易作祟。

  我一直都在想,白家坟之中的那个使者最后和白家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而白家如果知道我们将白尊义灭掉了,还将他劈成两半吃掉了之后,会对我们进行怎样疯狂的报复……

  然而这些问题都不是立即能够解决的。

  我低头看了看胸前那颗小小的红点,低声说道:“小枫,你就先在我体内好好休息吧……等你强大了,我带着你吃光白家……”

回去之后,梦筠和张朵都被我吵醒了,因为这一段的事情,这两个姑娘睡眠都很轻。

  张朵虽然表面看上去很坚强,但是毕竟还是个女孩子,心里头受到了多大的伤害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我连忙跟她俩坐在客厅里面聊天,我也不敢告诉他们今天晚上遇到的事情,担心她们听到之后反而心情会更不好。

  张朵静静地靠在梦筠的肩上,一双大眼睛并没有什么神采,对于她们两个来说,再过一年就要毕业了,没想到在这时候却闹出了这样的事情。

  我陪着她们聊了一会,等到天完全亮了之后,我赶紧躺下补觉,这一晚实在是太惊心动魄了,也太累了,我没有心情去管秦庆生和钱保国,也没有力气再多查看我身体里的小枫现在是什么状态,朦朦胧胧之间,我就睡着了……

  不久之后,钱保国的那篇直播贴在论坛上迅速走红,而且影响力已经出奇的大了,甚至就连媒体都已经开始报道。

  当然,这件事情也惊动了警方和有关部门,一直等到两三天后,钱保国的尸体终于在十号线上一个地铁站的卫生间里被人找到,当时据说现场十分恶心恐怖,那个卫生间里全都弥漫着一股腐烂的腥臭……

  我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情很低落,没想到到头来钱保国还是难逃一死……我心里头明白,也许在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就像秦庆生一样,被白家的老鬼用一种怪异的手段控制着,当时的他,早已经不是一个活人了……

  再之后,这个消息被全面封锁,整个媒体和各大搜索引擎上,地铁十号线和北土城以及钱保国这些关键字都成了敏感词,与他们相关的任何内容都无法显示。

  之前钱保国用ID“迷了路的麋鹿”发布的那个直播贴也被论坛删除,给出的理由是“内容含有不符合相关规定的信息”,至于这个相关规定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但是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

  后来我又找到了秦庆生发生意外的消息,这个消息是老谢给我的,据说上一次浩然在白家坟出事了之后,秦庆生第二天晚上就发生了不幸,具体死因老谢没有跟我明说,但是我却猜得出来他的死法不会比钱保国好上多少。

  没想到这一次又牵连了这么多人,而四大家族之间的争斗显然才刚刚开始。

  我又一次开始担心梦筠和张朵的安慰,我甚至开始怀疑我自己能否好好照顾这两位学姐。

  然后,在这一次事情发生之后,还有一个担心的人,那就是梁小枫。虽然她现在已经附上了我的身,但是我却始终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她就像消失了一样,除了我胸前的那颗红色的小斑点偶尔会亮上一两下之外,我几乎找不到任何跟小枫有关的东西。

  直到一天晚上,竟然发生了很奇怪的事情。

  我不是一个心理素质过硬的人,可以说我的心理素质并不好,所以这些天我一直都在做噩梦,噩梦的内容有时候是白家的老鬼、有时候是被钉死在隧道里的浩然、有时候则是张朵和梦筠出了事情,还有时候是李迟在疗养院突然疯了……

  但是这些噩梦的内容都没有今天晚上的奇怪,因为今天晚上的噩梦特别的真实,我竟然梦见自己从沙发上走下来,然后开门之后朝着学校走去……

  那种感觉特别真实,好像我自己有意识一样,但是我的潜意识又一直再告诉我,我现在只是在做梦。

  然而我却可以看得清楚眼前的任何东西,我还在离开公寓的时候,从外面锁上了公寓的门。

  然后是坐电梯下楼,过马路,进入校园……

  我还看到校园门口岗亭里的保安怪异地看着我……

  进入了大门之后,我径直朝着最远处的1号教学楼走去,1号教学楼是大学里面最古老的一座教学楼,教学楼里面连电梯都没有。

  这个教学楼在白天都已经够阴森够恐怖了,我很难想象我为什么会在晚上来到这里,而且我想控制自己不往那边走,但是我的身体却不听控制……

  我想大家一定也有跟我一样的感觉,就是做噩梦的时候,明明知道下一步就要发生不好的事情,就会出现恐怖的画面,但是就是无法控制自己……

  我一步一步地朝着1号教学楼走过去,转眼1号教学楼楼下的那个小花园就已经映入了眼帘。小花园里面除了一些低矮的树木,还有一两座假山,今天晚上的天气不是很好,月亮潜在乌云之中,所以这个小花园就显得更加漆黑阴森。

  因为之前我也做过了很多噩梦,所以对噩梦的过程也都有所了解,我知道这花园里面十有八九就有一些不太好的东西。

  然后我就径直走进了小花园。远处的教学楼静静地矗立着,好像一个高大的巨人在俯视着我,我浑身发冷,整个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

  忽然,扑棱棱一声响,只见一只怪鸟从我身边飞了起来,落到了树上,我吓得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跳,心里头则有些奇怪,这样的场景我应该早已经吓醒了,为什么还在噩梦之中呢?

  我渐渐感觉到不对,但是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我只好继续走着,整个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终于,我沿着花园里的石板路经过了小花园,过程中除了刚才的那只鸟没有任何意外,我开始怀疑,这噩梦似乎也太简单了……

  然后我走到了1号教学楼的门口,漆黑的木制大门紧紧的闭着,我看到大门上挂着一幅链条铁锁,这种锁很古老,像是十几年前才有的东西。

  我虽然一直都知道1号教学楼很古老,但是没想到竟然古老到了这个地步。

  然而就在这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我忽然穿过了1号教学楼的大木门,直接进入到了教学楼之中!

  这一下子我有点没有反应过来,因为实在是太快了,再加上我现在的脑子的确有点不清不楚的,甚至忘了我到底是怎么进来的,而直觉告诉我我就是直接穿过来的。

  我四处打量了一下,因为1号教学楼实在是太老旧了,我们一般都不在这里上课,只有研究生偶尔会过来上课,所以我对这里并不熟悉。

  我看了看,只见大厅很高,周围到处都是木质的建筑,大厅的正中挂着一个很大的钟表,现在显示时间是半夜三点半。

  大钟表走起来还发出巨大的滴答滴答的声音,听着有点诡异,有点吓人,而不远处的楼道里也并没有开灯,四处都阴森森的……

  我觉得这里肯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可是我的身体还是控制我朝着不远处的楼梯走去。

  因为太过古老,这个1号教学楼里并没有电梯,上楼必须要爬楼梯。

  好在这个教学楼只有七层高,否则的话爬完整个楼我会累死……

  我走上了楼梯,一步一步地往上走,楼梯上也是漆黑一片,只有转角的地方,才有窗户通向外面,并不明亮的暗淡的月光才可以穿过乌云和窗子照进来。

  我爬了至少三层,但是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累,但是我爬楼的速度越来越慢,就在我继续往上爬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小腿一紧,好像是有一双手从下面拉住了我的脚腕!

  这种感觉很恐怖!因为我已经迈开步子,抬起了脚,然而却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脚腕!我只感到脚腕冰凉,差点摔倒!

  我连忙低头去看,透过楼梯的扶手,我竟然看到下面的楼梯上,竟然有一只惨白惨白的手伸出来……抓住了我的脚腕!

 我的第一反应是,噩梦都做成这个样子了,总该醒了吧?

  然而并没有!

  我想多了!

  我看着那只抓住我脚腕子的手,那只手惨白惨白的,而且骨瘦如柴,简直太诡异了。

  而更糟糕的是我现在根本无法控制我自己的身体,我竟然这个时候了,还没有挣扎,反而是慢慢弯下了腰,朝着下面的楼梯看了过去!

  等我弯下腰了之后,我看见下面的楼梯,那只手的尽头,赫然是一张脸!一张惨白惨白的脸!

  他看上去十六七岁,竟然是个男孩子,或者说是……男鬼!

  我静静地看着他,他也静静地看着我,他的手还是抓着我的脚腕子,并没有松开的意思。

  而我因为站的比较高,现在是俯视着他,他则抬头看着我……

  时间似乎瞬间凝固了……

  我本来应该吓得叫出来,因为这种感觉简直太可怕了,但是我却并没有叫出来,可能跟我还在做梦有关。

  我只觉得我额头上开始渗出汗珠,应该是感觉到了恐惧,但是我还是没有从这噩梦之中惊醒。

  然后,我感受到了一种更怪异的感觉……那就是,饿。

  我忽然觉得自己好饿,整个人就像是被掏空了一样,然后我看到那个小男孩的脸上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那个小男孩,忽然觉得他很好吃……这根本不是一个正常的反应,为什么我看到了一只鬼,竟然会觉得他很好吃?

  然而就在这时,更令我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我望着那个小男孩,然后开始张大了嘴,张的很大,很大……我都感受到我的嘴角都已经快要破裂了,但是我还是在张开,不停的张开……

  到了最后,我甚至觉得我的下巴都要掉了,而我忽然开始剧烈的吸气,朝着那个小男孩吸气……

  而那个小男孩开始叫了起来,惨叫,凄厉的惨叫!

  我看到他逐渐变成了狭窄的一条线,变成了一道白影,我看到他的身子从楼梯上渐渐飘了起来,然后竟然朝着我的嘴里飞来!

  “不要啊……”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拒绝,因为这个感觉很恶心,我是一个活人,竟然吃掉了另一个看上去跟活人没有多少区别的个体……这简直太恶心了……

  而就在这时,我分明闻到了一股腥臭的味道从那道白影之中散发了出来,像是血的味道,又像是腐烂的垃圾的味道……简直太恶心了,我从未感觉到这么恶心。

  但是这并不是最恶心的,最恶心的是那道白影瞬间就到了我的嘴里!

  我喉咙里面立即炸了锅,刺痛感、粘稠感,所有的感觉一下子都凝聚在了一起,我只觉得这道白影就像是一股很浓烈很浓烈的烟雾一样,就算是柴油汽车的尾气都没有这么呛人!

  我挣扎着想要闭嘴,可是却没有闭上,我想要逃开,却根本逃不开……

  在一股直钻脑门的恶心感受之中,我两眼一黑,就立即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渐渐苏醒了,抬头一看,这里竟然是我所住的公寓的客厅,而透过窗帘可以看到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了。

  我看了看手机,早上六点半,时间还早得很。我却觉得浑身酸疼,好像昨天晚上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一样。

  我挣扎着爬了起来,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个噩梦,因为噩梦实在是太真实了,我几乎记得每一个噩梦的细节……

  我刚想倒杯水压压惊,忽然一旁卧室的门开了,然后梦筠穿着一件白色丝绸的睡衣走了出来。她显然还没有睡醒,睡眼惺忪,我却能够透过她的睡衣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再加上男生早晨的生理反应,我有点尴尬,连忙拉过来毛巾被盖住身子,然后和梦筠打了个招呼。

  梦筠可能也没有意识到我已经醒了,有点惊慌,她羞答答的样子很漂亮,手足无措的说:“你……这么早就起来了啊?”

  我点了点头,说道:“这两天一直都睡不踏实。”

  梦筠点了点头,又说道:“对了,我昨天晚上听见咱们公寓的门响了一下,是不是你半夜出去了?”

  我一听这话,冷汗刷的一下子就冒出来了,我想了想,只有在那个噩梦之中才有出门的场景,我连忙说道:“应该没出去啊……你是不是听错了?”

  梦筠摸着秀发笑了笑,说道:“哦,可能是听错了吧。”

  说着她去了洗手间,我则一脸茫然地看着窗外,心想:“难不成昨天晚上根本不是我在做梦?难不成是……”

  想到这里,我低头看了看胸前的小红点,因为我想到了梁小枫。

  吞噬厉鬼,那是多么熟悉的一幕,因为梁小枫经常吞噬厉鬼,而她吞噬的场面跟我昨天晚上遇到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很有可能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并不是一场梦,而是我身体里的小枫在控制我的行动。

  活人吞噬……这也太可怕了吧?难不成只要小枫在我身体里一天,我就要继续这种恐怖的活动吗?

  一想到这个问题,我整个人都不好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昨天吞噬那只小鬼的时候,那种感觉我现在还能回忆起来,简直就像刚刚发生一样,实在是太恶心了……

  我连忙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赶紧喝光了,喝光之后,这才稍微没那么恶心了。

  我出门草草的吃了些早饭,尽量忘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但是一想到那个场面,我连食欲都没有了。

  等到上午九点多的时候,我给李迟打了一个电话,想要问问他现在的情况。毕竟自从上一次灵照大师和王家那些老鬼去了之后,我一直都没有打听李迟的情况,灵照那个老和尚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催眠了李迟,肯定是不怀好意的。

  然而李迟并没有接听,这让我心里头隐约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我又给李迟他爸打了个电话,上一次临走之前我还多留了个心眼,留下了李迟他爸的电话。

  这一次终于接通了,电话对面,李迟他爸低沉的声音立即传来:“喂,林杨么?”

  我连忙说道:“是我,叔叔,我想问问李迟最近怎么样?”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然后李迟他爸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感觉事情有些不对,但是也不敢多问,果然,过了几分钟,李迟他爸低沉说道:“不怎么样,李迟上一次被那个和尚催眠了,后来醒了之后就……就……”

  说到这里,我听见李迟他爸竟然哽咽了起来,我知道李迟肯定出了大事,连忙问道:“叔叔,你别着急,慢慢说。”

  李迟他爸又哽咽了一会,才说道:“李迟醒了之后,他谁都不认识了……”

  我心里头咯噔一声,没想到那个老和尚竟然出手这么狠,我又问道:“那怎么办?叔叔,您有没有问过医生,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李迟他爸又叹了口气,说道:“没别的办法,还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家在北京没钱没势的,根本就找不出别的办法。王家有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们怨恨我儿子害死了他们的儿子,这是在报复啊!”

  我心里却知道这件事情远远没有报复这么简单,王家还是在灭口,虽然没有杀掉李迟,但是将他弄得失忆,也是一种办法。

  我刚想要再说,李迟他爸却说道:“我现在正带着李迟回老家,让他在那边躲一躲吧,王家人对我儿子心怀歹意,我怕再留在这里对他不好。”

我听到这个消息,知道这也许是最好的办法,让李迟换个环境也许是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我又跟他爸寒暄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我本以为李迟离开北京也许就会一切太平了,可惜事实证明我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傍晚七点多左右,我再一次接到了李迟他爸的电话。

  这一次电话来的比较突然,我赶紧接了,电话里面,李迟父亲的声音变得有些焦急和胆怯,只听他说道:“林杨,出事了,我们迷路了!”

  一听到“迷路”两个字,我心里头就涌现出了一丝不安,因为出京的道路就只有那么几条,而现在李迟他爸竟然迷路,肯定不是客观原因,只怕是有什么东西从中作梗,而且马上天就要黑了,现在的情况显然很凶险。

  我连忙问道:“叔叔,您先别急,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现在的位置?”

  李迟他爸说道:“我们出京走的是京藏高速,本来已经到了昌平了,但是高速公路上有很多大货车堵车了,我着急出京,就下了高速走小路,这边应该是南口附近,而且是山里,现在我被困在山道里面,找不到出口了,而且走来走去,好像都是同一条路……”

  我越听越惊,李迟父亲出京的道路应该是京藏高速,从西三旗出去,过昌平,途径居庸关、八达岭,一直朝着出京的方向开过去。

  这条路我还比较了解,因为一些开往西北方向的大货车经常走这条路,再加上昌平延庆一带的高速路都是盘山路,所以一到晚上或者节假日,经常会发生堵车的情况。

  所以李迟他们被堵车逼得下了高速也就很正常,而下了高速之后,走的路更都是一些偏僻小路了,那里的环境本来就很阴森诡异,再加上天色已晚,迷路并不是什么怪事。

  我又说道:“叔叔,您现在能上网么?给我一个您现在的位置吧,我过去看看,您先别着急,不行打电话报警吧。”

  李迟他爸的声音还是并不淡定,他有些着急的说道:“好,林杨,我是害怕遇到鬼打墙了,因为我绕了好几圈,好像都是在同一个地方兜兜转转,你赶紧带着你那两个抓鬼的朋友过来看看吧,现在我最信任的就只有你们了!”

  我连忙又安慰了李迟他爸几句话,然后挂了电话,过了几分钟,李迟他爸发来了一个位置信息,看样子他们现在应该在居庸关附近的山里,而并不是南口。

  那边的山路的确错综复杂,我并没有去过几次,但是却也略有耳闻。

  我赶紧给老猫打了个电话,叫老猫和大黄出来碰头。

  见面之后,老猫一听事情的经过,脸色立马变了,他说道:“唉,李迟他们一家子也真是,做这种事情之前怎么也不问问我?”

  我看老猫神情有点不对,连忙问道:“老猫,怎么?难道李迟他爸的决定不太妥当么?”

  老猫点头:“对啊,我早就说过,四九城这些厉鬼都不是好惹的主,而且势力范围极大,他们想要控制的人,根本就无法离开京城!”

  我听得后背发麻,说道:“老猫,你的意思是李迟他们一家无论如何也跑不出去?逃不掉?”

  老猫点头说道:“就是这个意思,他们既然得罪了王家,肯定已经被王家的厉鬼盯上了,咱们那天好不容易跟那个王如君握手言和,躲过一劫,但是李迟他们一家却并没有,咱们没看到的地方,指不定有多少个厉鬼正缠着他们。本来他们要是在京城之中,还在王家的控制范围,只要他们不做什么出轨的事情,王家肯定不会对他们怎么样。但是现在他们既然想要离开……只怕会惹得王家厉鬼生气!”

  我越听越惊,连忙说道:“那现在咱们赶紧去看看吧,看看能不能挽救他们三条人命啊。”

  老猫点了点头,面色严肃的问大黄:“大黄,今天晚上要是又惹了无数厉鬼,你那斩鬼剑还管用么?”

  大黄冷汗直冒,摸着后脑勺说道:“哎呦卧槽,你玩游戏放个大招还有CD冷却时间的,我一个大活人,你难道想让我天天发大招啊?!”

  我一听这话,大概知道大黄肯定不能像前几天晚上一样威风凛凛的手撕厉鬼了,但是没办法,我们总不能坐视不理啊。

  老猫也是这个想法,他拍了拍身上背着的背包,说道:“也罢,大黄要是不能用斩鬼剑,咱们就用之前的土办法,不行还是红绳加童子尿,能制住一个算一个,反正这么多年没有斩鬼剑,我跟大黄不也成功驱了这么多鬼?事不宜迟,赶紧走吧。”

  说着我们往积水潭附近的长途车站走去,我们仨没有一辆代步工具,实在是件尴尬的事情,尤其是这一次的事发地点远在郊区,等我们过去只怕又要耽误一两个小时,到时候天都黑了。

  救人如救火,我们仨跑得一身冷汗,终于赶到了长途车站。

  上了车,我才发现长途车上的人并不算多,现在已经过了八点,天已经差不多全黑了,我看着车窗外灯火辉煌的城市,心里头忽然想起了这一切发生之前的样子。

  那时候多好,无忧无虑的……

  公交车渐渐开始驶出车站,然后出了城区,往郊区开。

  一离开西三旗的时候,外面整个环境就开始荒凉了起来,远处还有大学城的灯火星星点点,但是完全就像是沙漠中的绿洲,十分渺小。

  我看了看车上的乘客,大黄已经睡着了,老猫则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剩下的乘客里有一个年纪很大的老爷子,还有一对年轻男女,剩下的是一个很邋遢的像是喝醉了的中年男人。

  这些乘客映衬的车厢十分诡异,整个公交车上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

  就在这时,公交车上的车灯灭了……

  其实这是一种正常现象,为的不过是节能环保,一般夜间的长途车在行驶的路途之中都会把车上的灯光关闭,而等到公交车进站的时候才会打开,这样让乘客上下车的时候能够看清楚。

  而汽车行驶的时候则并不开灯,有的长途车的座位上方有照明小灯,有的则没有。

  我坐的这一路公交车很老旧,显然并没有照明的小灯,等到公交车上的灯一关闭,整个车厢就进入到了黑暗之中。

  我坐在床边,一下子从车窗看到了自己的脸,看到自己的脸的一瞬间,我吓了一跳,因为我都有点认不出自己来了。

  现在的我比之前变得阴柔了一些,也苍白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枫附身的原因。

  我看着外面黑暗的公路,心里头忽然想起了很久之前流传已久的灵异故事。

  那是关于375路公交车的故事,这个故事在北京流传极广,基本上所有人都听说过。

  故事说的是在95年的时候,也就是二十年前,当天晚上是个冬天,风很大,天很冷,375路从圆明园总站开出来,缓缓地沿着线路在公路上奔驰,就像现在一模一样。

  公交车很快在第一站停靠了,原本车上有一位年龄偏大的司机和一名年轻的女售票员,车门打开后上来四位乘客。

  乘客是一对年轻夫妇和一位年纪老迈的老太太,其中还有一个年青的小伙子。他们上车后年轻夫妇亲密地坐在司机后方的双排座上,小伙子和老太太则一前一后的坐在了右侧靠近前门的单排座上。车开动了,向着终点站香山方向开去……

冬天的夜色显得更加的沉静,乘客耳边所能听到的只有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路上几乎看不到过往的车辆和行人。因为冬天的深夜十分寒冷,更何况是在那么偏僻的路段上

  车继续前进,刚刚经过了北宫门车站,车上的司机突然大声骂了一句脏话,然后说道:“这个时间平时连个鬼影都看不到,今天真是见鬼了,竟然还半路拦车!”

  这时车上的乘客才看到在不远的地方有两个黑影向车辆招手,显然是想要上车。

  然后大家就听售票员说:“还是停一下吧,外面天气这么冷,再说我们这是末班车了,他们要是赶不上就没别的车了。”

  其实那天很奇怪,因为按照公交车的规矩,肯定是不能半路停车的。但是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司机和售票员一商量,就停车了。车停下了,那两个人走了上来,不过确切地说应该是三个人。因为在那两人中间还架着一个人,上车后他们一句话也不说,被架着的那个人更是披头散发一直垂着头。另外两人则穿着清朝官服样子的长袍!而且脸色泛白!

  大家都被吓坏了,因为这两个人穿的是清朝的衣服,虽然大家都觉得他们可能是演员,但是晚上看到这些,肯定让他们都后背发麻!只有司机继续开着车向前行驶,好像对他们一点都不怀疑。

  这时只听女售票员说:“大家都不要怕,他们可能是在附近拍古装戏的,大概都喝多了,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大家听她这么一说,也都恢复了平静。只有那位老太太还不断嘟囔着什么,脸色也都变了,不停地打量坐在最后面的三个人。

  又过了几站,那位老太太突然在汽车还在开动的时候站起身字,并且发了疯似地对着坐在她前面的小伙子就打,一边打一边还骂着说小伙子在他们上车时偷了她的钱包。小伙子一听就急了,站起来就跟老太太吵了起来,老太太也不客气,一把抓着小伙子,说要跟他下车理论。

  眼看着俩人越闹越大,司机只能停车,老太太和小伙子下了车。

  这时候老太太却对小伙子说道:“你知道吗,刚才上来的那两个人都不是人,是鬼!他们架着的那个人也不是喝醉了,而是被他们害死的人!”

  小伙子半信半疑,就赶紧跟着老太太走了。

  第二天,公交车总站报案,说昨天晚上375最后的末班车以及车上的一名司机一名女售票员失踪。

  第三天,警方在距离香山100多公里的密云水库附近找到了失踪的公共汽车,并在公交车内发现三具已严重腐烂的尸体。其中一具应该就是被两个穿着清朝时候衣服的人架上来的那个所谓“喝醉酒”的人,剩下的两具一男一女,显然是司机和售票员,但是他们腐烂的程度显然不止三天,其中的秘密,却是没人知道了……

  以上就是375路公交车灵异事件,这件事情一度震惊整个城市,我从小就听说了这个事件,因为这事件发生的地点距离我现在所在的位置并不是太远,而且这件事情跟我们今天晚上的情况多多少少有点类似,所以我难免联想到了这个。

  我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老猫,只见他还是一副高冷的样子,胳膊肘子支在窗户框上,手托着下巴,正呆呆地看着窗外。

  我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些什么,因为窗外现在已经离开了城区,并没有什么灯火,乌漆墨黑的,什么都看不见。

  而大黄则睡得香甜,好像好几天没合过眼一样。

  我无可奈何,只得通过车玻璃的倒影悄悄的打量车上的乘客,这一看之下,我忽然冒出来了冷汗,因为车上的乘客竟然跟375路灵异公交车上出事当晚的人员配置十分类似!

  一对年轻情侣、一位老先生,一个喝醉了酒的中年男人!

  而二十年前的那辆公交车上最开始的是一对中年夫妇,一个老太太,还有一个小伙子!

  我心里头咯噔一声,觉得有点不对劲,难不成我这一次又撞上邪了?竟然跟之前的灵异事件一模一样?

  但是我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以老猫和大黄的能力,如果这辆车上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么他们肯定可以发现,既然他们都觉得没有问题,大黄都已经放心的睡着了,那么恐怕是我多心了。

  可能是二十年前的那场灵异事件发生的太诡异了,而且在我心中根深蒂固,所以晚上坐车的时候难免会心有余悸。

  想到这里,我终于不再自己吓唬自己,而是靠着窗户闭目养神。

  没过多久,我忽然听见后面传来了低声细语的声音,我睁眼悄悄看了看车玻璃,从车玻璃的倒影我看到坐在公交车后面的那对年轻小情侣似乎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他们两个年纪都不大,我看那个女孩子上身穿的还是某个学校的校服,下身穿了一件不算太长的裙子。

  女生靠着窗户坐着,而男生则坐在外面,正将手往女生的裙子里面伸着,也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

  这俩人动作暧昧,但是好在车上的光线暗淡,也就不太引人注意,只是那个女生后来忽然开始低声的哼哼,这一哼哼,也就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无奈的笑了笑,心想:“现在的小年轻可真会玩,我上大学之前可没有在公交车上做过这些事情。”

  反正我也无聊,现在也不困,就躲在座位上悄悄地看着两个青年男女做游戏。小女生最开始还只是低声哼哼,后来估计是觉得车上没什么人,声音越来越大。

  我皱了皱眉头,忽然从车玻璃的倒影看到最后一排坐着的那个老爷子有点眼熟。我悄悄打量了一下他,看他穿着一身古朴的中山装,低着头,看不清脸,但是他的身材和气质都有点熟悉,我又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我挠了挠脑袋,想道:“这人看上去这么熟悉,难不成是哪个老鬼?”

  然而就在这时,那对小情侣显然动作有点大,女生两腿一伸,啊的叫了出来。

  后面的老爷子一下子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冷冷地瞪了他们俩一眼。

  他们俩没有看见,我却看了个清清楚楚,这老大爷一双眼睛十分锐利,就像是鹰隼一样,一看就是个不得了的人物,但是我却想不起来这样的人物究竟在哪里见到过。

  公交车还是继续往前开着,引擎声在黑夜里显得十分刺耳。

  老猫显然也是被刚才那个女生的一声尖叫打扰到了,他将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看了我一眼,皱了皱眉,招手让我过去。

  我离开座位,走了过去,低声问道:“怎么了老猫,你有什么发现?”

  老猫指了指窗外,说道:“这趟车平时就是走这条线路?”

  我也看了看窗外,除了公路越来越破旧,周围越来越荒凉,我并没有发现别的异常,我摇头说道:“我也不常坐这趟车,不知道啊?”

  老猫又看了一眼窗外,说道:“我观察很久了,这辆车好像是往山里开去的,而且走了这么久,连一个车站都没遇到过。”

  “对啊!”我恍然大悟,这辆车虽然跑的是长途线路,但是毕竟不走高速,一路上走了这么久,竟然从来没有停过站。

  我连忙回头看了一眼那对还在做游戏的小情侣,问道:“唉,帅哥美女,你们觉得这车线路是不是有点问题?”

  那俩人被我吓了一大跳,女生又叫了一声,男生连忙把手拿了出来,脸色有点红,说道:“我……我们俩没注意啊……不过这趟车应该有很多站的……”
下一篇 我在首都地铁末班车遇到的小女孩竟然在玩球第三十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