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容满面的女人

回家去坐客车,被一个笑脸盈盈的女人拉着问去哪,结果发现是老熟人,以前上高中时经常坐的车的乘务员。

我们这边的客车一般都是家庭制的,丈夫开车当司机妻子负责买票卖票当乘务员,一家几口的收入,全部都靠这辆大客车。由于最近私家车的盛行,今天的车上略显冷清。

女人很热情,显然她已经不记得我了:“这是要去哪儿小姑娘?一个人走路可得注意安全啊。”

“谢谢!”我也回了一句。

到了时间马上就要走了,车上也就五六个乘客。她会和每一个乘客打招呼,说上几句话,好像已经和他们认识了很久。

车开出去一会儿,她起身过来收钱。

我坐在最后面,她是从后往前收的。只见她从座位上起身的时候,笑容已经挂在了脸上。笑肌明显,嘴角和眼角都布满了皱纹,一看她就是一个爱笑的人。她奔着我来了,脸上的笑意一直都没有消失,接着又和我攀谈了几句,收走了我手里的4块钱,又转了笑脸去向下一位乘客收钱去了。

她一直都是这样,从高中到现在,我已经认识她7年了,一个特别爱笑的乘务员。

家离得比较远,我在一个县城里面倒车,希望打个车就不用走上一段路程。给妈妈买了东西,刚回来又遇见了 她。

她满脸笑意,见我要打车,赶紧和我说:“小姑娘,要不然你就坐我的车走吧,现在是16:32 ,35准时发车,真的,你也不差走那一步道儿了,我也奔着拉你多几个人,你看好不好,我给你便宜点,啊,行不行?”

“我拿了东西还是想打个车。”

“别啊小姑娘,大姨这儿给你最便宜的价格,你谁也别说,你就辛苦点走几步道吧。”

正和妈妈打着电话,我妈也听见了,让我先坐这个客车到家里的岔路口下车,她到时候会开车到岔路口接我。

“那好吧。”

我拎着大包小卷坐上了她的车。

这次我坐在的第一排离她和司机都很近。

她依旧是满脸笑意和每一位乘客攀谈。

收完钱回到前面坐着,她就和自己的丈夫说起话来。

“一会儿前面的商店有个人要接东西,这女的前两次都赊账,我都和你说了,你得跟对面把钱要着,再给她捎东西,石头脑袋什么也记不住!”

司机什么话也没说。

“我告诉你啊待会到地方你去送,钱必须给我要来,你听到没有?!”

我抬眼,有点不敢相信是那个乘务员。只见她歪着头,瘪着嘴,眼睛如三角形,在最上面的角处看着自己的丈夫。

她丈夫依旧没吭声。到了地方,倒是她自己去的。脸上是标志性的笑容,递给那个女人东西时仿佛又赊账了,不过她摆摆手,貌似说没事儿。

回来后,对着后面的乘客再次笑了笑,坐在前面,又对丈夫说起话来。

“我告诉你下次坚决不捎!谁说都不好使!”

这时,一辆私家车从客车旁边飞快地驶过,离得很近,司机连忙向左边躲了一下。她“哎呀”一声,用很小的声音训斥:“开了一辈子车了,啥也不是!”

前面有人下车了,东西比较多。她先下去,替人家抱孩子,接东西,再搀扶着后面的人下来,走的时候还不忘嘱托一句“慢点儿哈。”

收拾收拾上了车,没什么事儿,她便和丈夫说起话来。

“昨天加油的时候给的那包纸巾呢。”

“什么纸巾?”

“就是一包纸抽。”

“哦,我没要。”

“干什么不要?一点精神头不长,家里称点啥你不要!我咋说你!”

“我寻思有……”

“有?有那不是钱买的啊!”

男人又不说话了。女人还在数落那包纸巾的事儿。我要下车了,和她报了站名。她一转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