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和他身边的女人

知道徐志摩的人大概都不会不知道他身边重要的三个女人,第一任夫人张幼仪,红颜知己林徽因,第二任妻子陆小曼。

君子于役,遥遥无期。

尚在闺阁中的张幼仪第一次见到徐志摩时慌乱中撞倒了一只陶瓷花瓶,大家闺秀的矜持在这一刻悄然瓦解。“父母之意,媒妁之言”,正和她意。她喜欢这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内心里全都是关于他的未来。只是,作为家中独子的徐志摩并不喜欢这个父母眼中十分满意的儿媳妇,他之所以娶她,是为了成全父母的心意。貌合神离的两个年轻人各怀心事,新婚的张幼仪体会不到爱情的甜蜜和丈夫的温存,徐志摩看着眼前这个木讷、寡言的妻子早已无心留在家中。他们两个人从来没有相互了解,又怎知对方的心意。徐志摩远渡重洋,留给张幼仪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儿子和年迈的父母。第一次她以为她可以等,他们有了孩子,她能等来徐志摩的爱。为了追随爱人的脚步她远赴国外,以为这样就能和丈夫厮守。只是,天不遂人愿。

他们辗转于英国伦敦、沙士顿,德国柏林等地。刚到沙士顿不久,张幼仪有了孩子,彼时的徐志摩正沉浸在和林徽因的爱情之中。他要她打掉孩子,她说打掉孩子会死人的,他却说还有坐火车死人的呢?难道人家就不坐车了。多么绝情,残忍的话。张幼仪不依,他便扔下张幼仪一人在沙士顿,自己一走了之。后来不得已,在二哥张君勱的帮助下辗转于巴黎和柏林两地生下孩子。徐志摩明知张幼仪的去向却不闻不问,直到最后为了逼着张幼仪签字离婚才去了柏林。


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

一纸婚约困住了生性放荡的徐志摩,这一次,困住他的铁链消失了,他终于可以去寻找自己的爱情了。张幼仪带着幼子学习德文,进学校读书专攻幼儿教育。徐志摩在爱情里忘记了他还有个小儿子,他从不过问语言不通,没有收入在他眼里一文不值的前妻张幼仪该怎么养活这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孩子,他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旧人就这样被新人取代,又或者从来都不是旧人,只是一件不得不穿随时想着找机会丢弃的旧衣服。

徐志摩为他的爱情铺就了一条康庄大道,等着和民国第一才女林徽因携手步入婚姻的殿堂,谁想到林徽因却上了船,回国和梁思成结了婚。这个女人最终成了他心底的白月光,一直摇曳在他心中那条康河里。

错承公子意,红袖不添香。

无缘第一才女林徽因,邂逅民国四大美人之一的陆小曼。浪漫的诗人迎来了生命中的第二春,徐志摩的浪漫和才情迅速俘获了官太太陆小曼寂寞的心,她们相爱了,爱的死去活来,最终最爱他的人放手了,她随之失去了奢华的生活。二人顶着重重压力结了婚,婚后,他常常为她写诗。这大概就是爱情最美好的样子,没有世事的纷扰,只写着关于你的字句。

好景不长,陆小曼奢靡的生活像一个无底洞,无论徐志摩如何努力,永远都入不敷出。最后她还迷上了大烟,整日歪在烟炕上,徐志摩的奔波劳累都在烟枪中一点点化为灰烬。他失望极了,又无法再次逃脱。

在最失意的时候,林徽因的邀请成了他生命的解脱,这也是命运的使然。他一生都在追求自由和浪漫,天空和大地才是他最终的归宿,只是归去时,只有失事的飞机陪着他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


他的死,让寂寞的陆小曼更加的寂寞了。让张幼仪在坚强中对过去慢慢释怀,让林徽因自责。

一个拼命追求爱和自由的人,最终一无所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