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快乐,我孤单

        那一年冬天,梅爱上了文,近乎于疯狂,在认识的第四天两人就同居了。

        梅其实那时候有男朋友,都谈婚论嫁了,可是梅还是在妹妹的安排下去见了文,妹妹说你只见一面,不然你会后悔的,文真的和你很般配,最重要的是你们倆气质很相象,绝对投缘。梅于是就去了,不就见一面嘛,梅见的男人多了,多一个何防呢。

        那天梅刻意打扮了一番,这是对人最起码的尊重吧,梅见每个男人都是要打扮的。那天梅穿的是从武广买的一套精品连衣裙,黑底子白暗花,那花是绣上去的,摸上去很有质感的那种,梅直直的长发,涂上了一层淡紫色的唇彩。梅站在华灯初上的街头等文,一种惊艳的美让众人回眸。渗入人流里的文是那样的普通,深蓝色的西装,瘦削的身材显得是那样弱小,只是一双皮鞋擦得发光。文笑着向梅走来,眼里闪闪发光,两人温婉的笑着,梅没有特别的感觉啊,正准备找个理由离去,文说梅小姐是不是累了,我打车送你回去吧,明天赏脸吃顿饭,怎么样?

         梅笑而不语,文叫了车过来,拉开后车门,梅进去后文小心的关上车门,自己坐在了前面。很细致的动作,梅却在瞬间被感动了,梅见过的男孩没有一个这样的,所以第二天梅没有拒绝文的邀请。两人点的是精致的小包间,谈笑风生,文看梅的时候总是神采飞扬,梅被文的幽默风趣所吸引,最重要的是他眼睛里的执着,让梅留恋并为之所动。

       一连几天,文天天来接梅下班,两个人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感觉是曾经的朋友。文殷勤但不做作,梅欣赏文淡漠的艺术家气质,文是名画家,有种超凡脱俗的内涵,梅开始对文刮目相看。

       第四天,文打电话来说今天下班就不来接你了,外面阳光灿烂,我在武汉大学门口等你,我们去看樱花。梅说好啊,虽然在武汉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看樱花呢。两人穿梭于盛开的樱花丛中,已经如热恋中的人那样默契了。出来的时候手挽手,文提议去他美院的家中坐坐,顺便弄点吃的,梅没有拒绝。

       吃完饭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梅正准备离去,文从后面抱住了她:

       能不走吗?留下来陪我好吗?我好孤单!

      文磁性的声音在瞬间击垮了梅最后的坚守,后来连梅自己都不敢相信,一向很有原则的自己会在四天跟一个男人上床,而且是前所未有的激情。

      梅很自然就成了文的女朋友,梅跟以前的男朋友摊牌了,任凭男朋友疯狂的挽留梅也没有回头,在男友的哭泣声中决然离去了。梅追寻的是一种从精神到灵魂的交流,完全极致的融合,文给她了,梅逃脱不了文致命的诱惑。这也许就是妹妹所说的两个人气质上的绝对吻合吧。梅沉醉于文甜蜜的温柔之乡里,无力自拔。

       文曾经有过一段婚姻,文的父亲找关系将文的老婆安排在一家大医院上班后,文的老婆就提出了离婚,文想,好说好散吧。除了房子其他的文都给对方了,文的前妻是很优秀的,但是并不适合做老婆,每天除了应酬还是应酬,家里总是乱七八糟,从来都是吃便餐,不会下厨,这样的女人只能做朋友,只能欣赏其光鲜的外表,而女人回归家庭的温柔贤惠的一面是文所渴望求的。文欣赏梅亮丽的外表,更迷恋的是能将家里收拾得情趣盎然,能做一手香喷喷的好菜。梅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新年过后,文的哥哥开了装饰公司请文过去帮忙。文平时工作很清闲,于是就去了,文上班的公司离梅的单位很近,每天梅下班的时候文便骑着摩托车来接她一起回家,两人如胶似漆的样子让单位里的人好是羡慕。

       热恋中的女人是光鲜的,灿烂的,明媚如朝阳。梅完全以文塑造的模式来生活,文喜欢黑白,不喜欢那种花枝招展的颜色,梅将以前那些衣服全送人了,换成文喜欢的类型。文喜欢安静,梅不再跟以前那些狐朋狗友乐翻天了,节假日总是陪在文的身边,完完全全的两人世界。

       时间转瞬就到了第二年的冬天,梅有时候会感到困乏恶心,突然间想起自己的例假好长时间没有来了。当梅把怀孕的喜讯告诉文的时候,她想象着文的欣喜如狂,文都快40岁了,一个男人到了这年龄肯定是迫切想要自己的孩子。可是文的淡漠让梅感到从未有过的震惊。

   “做掉吧,我不想要孩子。”文说,“其实当初前妻离开我的原因就是我不想要孩子。”

      梅呆呆的看着文,文深眉紧锁。

   “那么,我们结婚吧,我想要属于我们的孩子。”

   “梅,你就不要逼我了,我们这样跟结婚有什么区别?我不想结婚,真的。”

      梅突然觉得文是那样陌生,文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来都没有顾及到别人的感受,这是爱吗?梅的心凉到了极点。

      那晚文说公司有事要很晚才回来,梅打电话给妹妹,结果关机。梅落寞的时候打通了声讯台的情感倾诉,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和此刻的心情。足足两个小时的倾诉让梅感觉释怀了不少,可是回归孤单的梅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月底梅去电信局提前交电话费,她不想让文知道自己曾经向外人倾诉过自己的心事。她拿着打出的清单,却愣在那里,一个多次重复的号码引起了她的注意,那不是文前妻虹的手机号码吗?这号码出现的频率比梅的号码还高啊。梅回忆着文这月来的情景,文说公司的事情基本稳定了,不需要每天去,自己要留在家里画画。梅可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啊。

      梅在短短四天时间里做出了让大家都非常震惊的决定,那天她约了妹妹过来。

    “该结束了,其实你让我们认识就是一场错误,不过我还是谢谢你。”

    “前几天文还跟我说准备娶你呢?”妹妹一脸惊诧。

    “是吗?可是我不想了,我现在只想离开!逃跑一样离开!”

      梅开始清理她的东西,一边流泪一边清理,她打算今晚就离开,再也不回这个地方了,梅在妹妹的帮忙下打了一辆车回家,胡乱将那些东西扔在家里就出了门。两人站在江边,冷风嗖嗖,安静的夜里梅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可是梅却是那样深刻的思念文,那种痛苦的煎熬让梅彻夜不眠,刻骨铭心的痛将梅整个都击垮了。站在窗边,看万家灯火阑珊,楼下是熙熙攘攘喧嚣的人群,人们都在忙着赶自己的路,没有人知道闹市里落寞女子的心事,梅几次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在脚落空的时候一切都消失了,所有的情愁都将散尽。梅是消失了,可是文呢,依旧会继续自己的生活,依旧会有年轻女子投入他爱的幻影里,享受所谓自己认为很精彩的幸福。梅看着镜中依然美丽年轻的容颜,突然间感觉自己白白活了23年,经历过三次恋爱的女孩子竟然还是如此的单纯。

      在妹妹的陪伴下,梅去了医院,撕心裂肺的疼痛之后梅倒不觉得那么沉重了。文几次来找梅,想跟她谈谈,梅说自己都决定了的事情,谈什么都多余了,也没有意义了。我梅只不过是你孤独时的消遣,没有责任的爱能叫爱吗?幸好我醒得比较早,还没有失去全部,最多失去的只是一段如花般的时光。文说我愿意娶你呢?梅笑了,我那么贱,还怕没有人要,非要逼你娶我啊?文很是尴尬,梅打趣说你最好能赔偿我青春损失,我亏大了。

       梅自己都觉得奇怪,在文面前自己能表现得这样轻松。文不再来找梅的时候,梅仍然会感觉到心里的痛,正是圣诞节前后,满街里都是周惠的《约定》在飘扬:

远处的钟声回荡在雨里

我们在屋檐底下牵手听

幻想教堂里头那场婚礼

是为祝福我俩而举行

一路从泥泞走到了美景

习惯在彼此眼中找勇气

累到无力总会想吻你

才能忘了情路艰辛

      梅后来和文只见过一次面,那是半年以后,在名典咖啡语茶里,文为梅点了她最爱喝的茉莉花茶,文注视着纯净美丽的梅,苦涩地笑了,梅也笑了,很牵强有种苦涩的滋味。我还是单身,你呢?文还是那种如火一样的眼睛。我有男朋友了,说不定马上就会结婚呢。梅说,象我这样的女孩子怎么会空下来呢。文酸酸的样子,梅说,你是很好的恋人,但不是爱人。

       后来两个人再也没有见过面,也淡了彼此的消息。那以后,梅就没有恋爱了,形影孤单的她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名利双收后买了自己的房子和车子,梅说女人可以不要男人,但不能没有房子,房子可以让失落的灵魂有回归的安祥,房子永远是属于自己的,男人却不是,男人是长了翅膀的鸟,总有放飞的欲望。

       每年的圣诞节,梅总会想起文。7年了,梅还记得文的电话号码,家里的电话和文以前的手机号码,梅是一辈子都不会忘了。但梅绝对不会去拨它,那些消失的往事已经尘埃落定,梅享受着孤单的美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