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中往事(三)

二祖父在京城经营一家规模不算大的皮货店,说起来并不容易。

先前,他在束鹿的辛集镇,跟着辛集有名的“聚泰皮庄”的掌柜,从小伙计做起,开始熟皮子,贩皮子,当账房,皮庄里的各样事都做过,每件事都难不倒他。因为精明能干,又肯吃苦,以后又被掌柜派去京城分店,负责那边的生意。

在京城辛苦十多年,二祖父终于脱离掌柜的控制,开起了自己的皮货店,在京城站稳了脚跟。

近两年,京城的皮货生意并不好做。自日本人来了以后,从京城到石家庄的铁路经常遭到日本人的袭击,辛集的皮货供应时常中断,京城的皮货店生意也是一日不如一日。

二祖父没有儿子,他一人在京城支撑皮货店的生意,没有一个可靠的帮手,时常感到力不从心。

38年春节前,二祖父从京城到辛集看皮子,难得回家一趟。得知大伯因师范学校学生罢课,停课,被祖母叫回家中,怕在保定不安全,所以闲在家里,也没有事情可做。

大伯是祖母三个儿子中的老大,在祖母眼中,他是家中最聪明和懂事的孩子。大伯有文化,在那个年代,农村孩子能读到师范的真不多见。

其实,以二祖父的精明,他看上的正是大伯在保定念书的这点聪明和能力,所以就起了要大伯去京城帮忙之意。二祖父心里很清楚,世道变了,自己一个人辛辛苦苦,虽然生意还能维持,但要在京城继续坚持下去,真不容易。万一遇上日本人,自己又不识字,好多事情无法处理,不知怎样继续生意。

大伯这一走,人生的道路自此改变。

大伯这一走,如同在祖母心中落下来第一记重锤,下半生的伤痛从此开始,不断被后来的失去反复锤打,久久无法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