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

一段关于梦境的对话,一个关于梦境的故事。
在真实的基础上加工,有多少真多少假,全看读者判断。
2015/03/19 21:44

在接到M先生的电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发生了什么让他感到害怕的事情。但是无论我怎么追问,他都还是不愿意告诉我倒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说不想一个人呆着,想找个人说话。对此,我也没有办法,做为一个多年的朋友,我们在很多习惯上都相似等像同一个人。所以,我想我有义务要陪他说说话。

虽然我是这样想的,但是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我却没有办法去给他什么安慰或者建议。没有明确的话题,但是我也不能就这样挂掉他的电话,虽然我在接他电话的时,很不想理他。但是,做为一个非常好的朋友,我还是找点什么东来说说的。但是想来想去,发现最近我们的话题真的是越来越少,他在经历一些事情后开始变得不一样,而我开始感觉到和他之间找不到什么共同的话题了。总不能拿着电话不说话,就算这样不觉得尴尬,我也会觉得是在浪费电话费,我对给运营商贡献收入一向都是没有兴趣的。

想来想去,我决定还是从天气开始聊,我告诉他广州的现在的天气不是很好,湿气很重。整个人就像泡在了水里一样,总觉得被什么裹着一样。我说到这个的时候,我听到从手机里传出的声音,很像是突然的急促的呼吸声。可能也是我想多了,没有听清楚而已,不过我明显感觉到他似乎对这个话题不是那么感兴趣。

好吧,那我还是换一个话题吧。既然他对天气不感兴趣,那么我想我可以和他聊聊其它的,我告诉他我在我现在租的房子里住了三年了,前面两年到这个季节的时候,整个房子里倒处都是水。哦,只是在墙上,就跟有人用水泼过了一样。然后那个时候我找了很多报纸去擦干墙上的水,不过第二天又会有很多水,然后我又再去擦。那个时候墙上都贴着很厚的报纸来吸水。从去年一始,到这个季节的时候,我就可以幸灾乐祸的看着我楼下的那些人做和我相同的事,而我那里基本没有什么问题了。今年也一样,从楼下走到楼上的时候,感觉是从水里出来,从楼上走到楼下,是走入水里。

我说,在这里我住了三年多了,三年多感受了三年多的变化,我也看到了这个城市的变化。三年多了,我喜欢上了这个城市。不管是我住的房子在这个季节里有没有水,我仍然习惯住在里面。也同样习惯了这个城市场的东西,有一些东西,习惯了就很难改变。我又说,我的房东很好,三年多没有涨过房租。这个很小的出租房,也让我很习惯。

M先生,突然问我:“你相信有鬼吗?”我听得出,M先生的声音有点颤抖。他好像真的在害怕着什么,而且比最开始接到他的电话的时候更加严重了。我不明白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他说的鬼?

“鬼?怎么可能,你放心吧,这个世界应该是没有鬼的,起码现在没有证明有鬼这个东东。就算是真有鬼,我也想不到他找你的理由,所以你不用害怕的。对了,我大学有一个同学,是一个典型的无神有鬼论,很好玩的一个死胖子...”我一口气说了很多,我想要试着把转移M先生的注意力,好让他不那么紧张,可是我的话被他打断了。

“不,或许真的有鬼。真的,你要想信我。真的,你要相信我。”M先生很急促的说着话,就像不一口气说话,似乎都没有时间再说出来一样。我打断了他的话,很不礼貌的打断了他的话。

“我说M,你是怎么了,怎么突然相信有鬼了。这不是你的风格呀。”

“你要相信我,真的,真的可能有鬼。我,我好像遇到了,我也不知道安为什么要找到我,好像它真的没有理由找到我。我听说过很多出租房里有鬼,我也是租的房子住,我也是租了三年了。”M先生的话有点混乱,配上紧张的语气,显得语无论次。不过最后,我还是明白他表达的东西了:他是想说,他在他住的房子里遇到鬼了。可是,他怎么会这么想呢?我是一定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你就不能正常点,说点别的?你知道的,我宁可相信外星人,我也不会相信鬼神的。”我对M先生说,平静的语气,带着嘲讽。是的,我已经开始觉得他不正常了。

“你听说过鬼压床吗?就是那种被人压着,想动却动不了的感觉。那个时候我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周围的一切,我甚至还还感觉到有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就在我面前,只要我一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但是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睁开眼睛。我可以感受到身边发生的一切,甚至可以听到声音,但是我却没有办法动弹一下,也没有办法睁开眼睛看看周围的东西。就像它不想让我看到一样。但是我真的感受到了,我听到了,不,我没有听到,那个时候一切都是安静的,没有声音,一切都在无声的环境中发生了。但是我却可以感受到,感受到一切。真的,你相信像我。”M先生说的话好像更加混乱了,虽然还能听懂他要说什么,但是却越来越混乱了。

“好了,M,你听我说,对于鬼压床,其实是有科学解释的,在睡眠神经医学上这属于一种睡眠瘫痪的症状。这个大多数都是由于压力、焦虑或者别的原因导致的身体反应,这个不是鬼。真的,你要相信我,没有鬼。”为了让M先生平静下来,我学着他的语气说话,想和他开一个不大的玩笑,缓解一下他紧张的情绪。

“不,不是这样的。你会做相同的梦吗?连续好几天,天天做相同的一个梦。我有过,连续三天了,昨天晚上是第三天,我三天都做了一个完全一样的梦。梦里我回到我住的房子,对,那里只是我租住的房子,不是我的家。我回去的时候,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儿我和一起回去,我带着她回到我住的地方。”我以为M先生要说和这个孩子的故事,所以没有打断他,难道所说的鬼就是梦里的这个女孩子?

“梦是从在我住的地方的门前开始的,我带着女孩回去,但是我看不清她的脸。我们走过潮湿的楼道,走到门口,开门进到房子里。但是我始终没有看清她的脸。我记得晚上,但是好像我们都没有去打开灯,但是好像房子里的一切我都可能看得很清楚。”我开始怀疑M先生倒底是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他居然还能清楚的记住在梦里有没有去开灯。我还是没有打断他,让他继续说他的梦。

“打开门,我看到房子里挂着很多东西,一串一串的,一张一张的,整个房子里都是,进走房子的时候,这些无法避免的会碰到这些东西。甚至窗口都挂着很多。当时我完全没有意识到那个是什么东西,只是突然间感觉到心里变得有些恐惧。真的是恐惧,不是害怕。就是那种让人莫名其妙的恐惧的感觉。就像把你丢到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周围全是黑暗。只有你一个人的那种敢觉。”听到这里,我差点忍不住想要问M先生,你在梦里真的是害怕吗?如果真的是的话,为什么你还有心情来比较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恐惧。真是有意思,不过M先生会不会是在遍故事?或许真的有这种可能。算了,还是听他继续说下去吧。

“你有没有过半夜醒过来,发现身边什么都没有,然后被吓到睡不着,心情产生的不是孤独,而是害怕的感觉。而且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害怕。你有过这种感觉吗?”M先生问到这里,停了一下。似乎在等着我回答这个问题。我是不是要回答他这个问题。同时,电话里还有他的呼吸声,好像他说出来这些东西后,呼吸平静了一些。

在他停下不说话的时候,我回忆了一下自己以前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我是不是应该告诉他呢?我怎么回答他?告诉他有过,那样他会不会继续这个无聊的话题了。说实话,虽然我也有过这样的情况,但是我真的不太相信会有鬼这种东西的存在。那只是因为我的压力太大,心情不太好,所以才会有那种和他产的一模一样的感觉。

最后,我还是决定不告诉他我有过这种感觉,免得他这个话题再深入下去。

“没有,我没有过。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感觉。”

“好吧,我不管你有没有,你听我先把我梦到的东西告诉你,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会恐惧了。”这个时候我才想到,不管我怎么回到他,M先生,总会把这个话题进行下去。而我又不能直接挂掉电话,只好听着他继续说下去。

“那些挂在房子顶上的东西,我没有看出来是什么,我也没有心情去管那些东西是什么。虽然心里突然有了恐惧的感觉,虽然走进去会让我碰到这那些让我感觉很不舒服的东西。但是我还是没有表现出来,我带着女孩进了房子,让她坐在沙发上,就是靠近窗边那个木沙发。女孩看到了挂在房子里的东西,她好像笑了。虽然我看不情她的脸,但是她真的笑了。这个我可以保证,我能感觉到。”

“好吧,我同意你感觉到了。然后呢?”我回答M先生。

“女孩笑了,看起来很神秘。但是好像又没有表情一样。”听到这一句话,我有挂掉电话的冲动,倒底有没有笑,倒底有没有表情。笑了不是表情吗?都笑了,还没有表情?我怀疑M先生是不是傻了。

“然后,女孩子问我:你觉得这些挂着的东西像什么?我愣了一下,心情的恐惧越来越强。但是却说不清楚为什么,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第一次来我住的房子里,为什么会关注这些挂在房顶上的东西,这些东西似乎并不是很重要呀。不过,我还是顺着她的目光转向了房顶上挂着的东西。看到的那一刻,我好像想到了什么,那种恐惧的感觉进一步加强。”如果他真的害怕的话,还不忘记用“进一步”这种词语,M先生的思维是乱?还是清晰?我都分不清楚了。

“我看着房子顶上挂着的那些东西的时候,那个我看不清她样子的孩子又开口说话了,声音有些冷:你看,这些挂着的,像不像做法事的时候挂在道场里的招魂幡?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我彻底恐惧了。难过得就像有什么东西裹住了我的身体,还卡着我的脖子。我感觉自己完全无法动弹,甚至难以呼吸。就像前面我说的鬼压床的感觉一样。就这样,我心里害怕,恐惧,身体却没有办法做出任何行动。我想把这一切都毁了,包括我自己。可是我却没有办法,因为我动不了。恐惧越来越深,而那个女孩还在旁边。我现在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笑,因为我感觉不到了。”

“终于,过了很久。我不断的挣扎,我可以动了。我开始发疯的一样扯掉挂在楼顶的那些“幡”,我不想再看到它们,我想要毁掉它们。”M先生越说越激动。

“我一张一张,一条一条的扯下来那些东西。扯的时候,我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我听到了风铃的那种空洞的声音,我回过头来看。在我的窗口挂着一个风铃,就是那种一条一条的空心管子的那种。我记得有人告诉我,风铃是招鬼的。我吓到了,这个还不能说明问题吗?我想把风铃也扯下来,但是没有扯下来,却让它发出了让人感怕的,没有感情的声音。”风铃会有感情吗?我倒是听说挂在窗口的晴天娃娃才会有感情,因为动画片一休里要表达的不就是这样吗?

“我没的扯掉风铃,然后转身继续扯那些挂在房子里的幡。我知道女孩就在我后面看着我发疯了一样扯这些东西,她没有来帮忙的意思。我现在无法感知道她的表情了,她的脸还是看不清,我也没有去在意,也没有想过要看清她的脸。我只知道发疯的扯那些东西,想要马上把所有的东西都扯掉,因为这里是我睡觉的房子,现在是我一个人的地盘。我不想最后一个可以给我安慰的地方却让我恐惧。”其实我比较想知道M先生梦中的那个女孩是谁,但是他却看不清楚她的脸。

“我扯着快靠近厨房门口的时候,扯掉了一条以后,露出来一个挂在屋顶的东西。我感觉到,就在我扯开,让那个东西露出来的时候,我感觉到那个随着我走进房子的女孩子不见了。”终于我还是没能知道M先生梦到的是谁,但是那个挂着的东西又是什么呢?

“直到她消失不见,我都不知道她是谁,因为我一直没有看清楚她的脸。”我知道你没有看清楚,但是我现在想知道你看到的,那挂在屋顶的东西是什么。我这样想,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口。我知道M先生会自己说出来。

“看到那个东西的时候,我就醒了。我知道,我是被吓醒的。虽然我醒了,但是我却动不了,就是那种鬼压床的感觉。但是我却可以感觉到我从梦里醒过来了,回到了那个我睡觉的房子。我能感觉到房子里没有挂任何东西,但是我却动不了。我想要动一下,却怎么都动不了。真的,我好害怕,好恐惧。”刚才不是还把恐惧和害怕分得很清楚吗?现在怎么又一起来了?

“然后呢?”我问他。

“然后?然后,当我能动的时候,我看了一下表,时间显示的时候02:34。每一天都一样,就像我最近每天睡过来的看手机上的时间,都是09:04,就算我把时间调慢了,或者调快了。我完全听不到设定的闹钟声音,却会在手机上显示这个时间的时候醒过来,就算我前一晚很早睡,或者很晚睡。每天都一样。大半个月,一直这样。每天都没有变过。昨天我试着醒过来先不去看手机上的时间,我想着等我醒过来过一会儿再去看时间应该就不是这样了,可是我看到的还是09:04。你觉得你能用科学的方法给我解释清楚吗?这是为什么?”

“M,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想这可能真的只是巧合。”

“你不相信我说的?你说只是巧合?怎么可能只是巧合,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巧合。我告诉你,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在我身边,我知道。我的一切都被安改变了。”

“你还没有告诉你在梦里看到的那个挂在厨房门口的东西是什么?”我感觉得到M是在刻意回避说到那个东西,但是我觉得不能让他回避。只要真的说出来,或许他才能面对。我总觉得是他的心理状态有些问题,而那个东西,应该就是他心里的问题所在。难道是她?

“一只那种僵尸一样的小鬼,眼睛闭着,但是流着血。”M的声音明显很害怕,这个我能听得出来,说完这个,他再也没有多说什么了。说是梦里有一只小鬼,或许应该是他心里有一只小鬼吧。

“M,我知道你最近工作,生活,感情都不太顺利。不管是哪个方面,都给你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让你精神紧张。梦里那个挂着的东西、那个你始终没有看清脸的女孩。都应该是你最近压力的表现,是他们在压着你,一个给你带来直接的压力,一个点燃了这些压力,你不用太紧张了。放松一些,工作慢慢做。周末有空的时候,去海边走走吧。”

“如果是连续三天都做同一个梦呢?同样的开始,同样的过程,同样的结束,三天,完全一样。醒过来以后都完全一样。你觉得会是什么?你知道的,我以前根本不相信这些,我也不相信有鬼这个东西。但是,我现在害怕了,恐惧了,我现在都害怕回到房子里了。”

我不想再去和M分辨什么是害怕,什么是恐惧。只想要早点睡觉,我需要,他同样需要。我想现在他比我更需要好好睡一觉。“M,你现在应该好好睡一觉,不要再想这些东西。放松,真的没有什么。你只是压力太大了,你要告诉你自己,你真的只是因为压力太大的原因才会这样。好吗?现在好好睡一觉。”

M没有回答我,我听到他那边似乎有风吹过的声音,又像是一个人急促的呼吸声。又问他:“M,你现在在哪里?不会还没有回家吧?”M却一直没有回答,我能听到电话里传过来的呼吸声,说明他还在电话那头。不过他一直没有说话,我始回忆M最近一段时间的生活,他很多事情都告诉过我。经历了很多事情,所以我想他最近压力大是正常的。

我还在想着什么,却突然间发现电话里没有声音传来了。手机没有电了,原来我和M先生通了很久的电话。现在电话都没有电了,我恨该死的Android手机。把手机插上充电线,边充电边开机。我想着给M回个电话过去,免得他以为我有什么想法,所以挂了他的电话。电话拨出去的时候,我决定简单的几句话就挂电话。不想在说很多话了,现在已经很晚了,我明天还要上班,所以需要睡着了。

电话打出去了,提示对方已关机。我想可能M的手机也汉有电了吧。他也和我一样,只是该死的Android手机。算了,明天再打电话给他吧。希望我今天晚上说的东西有用,再过一晚上,他应该会平静一些。

放下电话准备睡觉的时候,准备看看自己还能睡多久就得起床。从现在到明天早上8:45起床,我还可以睡4个小时零1分钟时间,因为现在电话上显示的是04:4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还记得以前的喜之郎果冻的广告词吗 长大了,我要当太空人,妈妈给我爱吃的喜之郎果冻 长大了,我要当体操冠军,奶奶给我...
    大大只的小译阅读 859评论 10 42
  • 初遇是美好的。有诗云:终南初相见,朱唇惊霜艳。旖旎花解语,轻盈柳能眠。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 早上起床,拉开...
    夜莺方方阅读 248评论 0 1
  • 风起欲烈未烈, 月升欲圆未圆, 夜启欲静未静, 梦生欲甜未甜。
    怀双阅读 153评论 0 9
  • 生活的油墨画总被我们这些不懂艺术的人画的乱七八糟,可我们总是相信生命的真谛会让我们过更好的生活,就像那些磕长头的人...
    Silly_Roy阅读 344评论 2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