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梦(十八)(十九)

那是一艘破旧的船,茫然地行驶在大海之上。

我抱着猫站在甲板上,等待着黎明破晓,黑暗落幕。直到远处泛起隐隐的紫光,我环顾四周,只觉人居一世间,忽若风吹尘。


我们的重逢是在高中年级大聚会上,就在学校。

学校领导和部分同学在场,阔别了一年的相见,大家都变得格外热情友好。

起初我是不想来的,哪怕我就在学校。我紧紧拉上窗帘,不让一丝光亮透进来,蒙着被子装睡。

我一直心猿意马,听着她们高谈阔论着考研和未来,更失去了兴致。于是借口吃饱了离开座位,躲到不起眼的角落里。

他是和我的发小C一起过来的,发小坐在我身旁问候了一句,他就站在我面前,背着光。他们闲聊着,我一直没有搭话,哪怕过去了很久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尴尬。直到话题引向我,发小问:“诶,你现在读的什么专业?” “汉语言文学师范。” “嗯?”他歪着头表示没听见。怎么还是这么耳背?我心想着,还是又重复了一遍:“汉语言,文学,师范。” 

此时天已经暗下来了,我看向窗外,起身说:“我想出去转转。” 发小拉着我的手要与我同行,也拉上了他。我们三个就绕着校园走,却是各怀着心事。路灯只零星亮着几盏,忽明忽灭的。走到途中,发小借口离开了,剩下我们俩,尴尬地站着。

我保持着半米的距离,借着月光打量着他的模样。模糊又熟悉的一张脸,我们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默着看着对方。我想,这应该是场梦吧。他早已经不是当初的模样,而记忆里的他却始终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我知道他已经有了新的生活,他身边总归是有人陪着的也好吧。哪怕他留了一点点我的痕迹,哪怕我们曾经约定过什么,但那些确乎已是过去,完完全全的过去。

恍惚间醒来,能记起的梦境也是支零破碎的一部分,记忆里有关他的那部分,也早已淡去了许多。好像最深的记忆点,还停留在小学,他没心没肺欠揍的模样。是什么时候起开始有了偏差?我的人生在悄然间,脱离了我所设想的原有轨迹,但也许我正经历的才是所谓人生。

很久没有梦见他了,以后,应该不会再梦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