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散

一转眼,欠了别人多少。

还不上的,还算欠吗。




聚散有数。

上次我说这四个字,是因为有人问我一句话。

那人问我说,你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对方这么问,因我在那之前还说了句话,

我说,“人が合えば,必ず別れが来る。”

那人不懂日文,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怔住了,过了一会,回了四个字。

聚散有数。




“这是最后一面,大家轮流说句话吧。朴君,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把筷子放下,扫视了一周。

我看着每一个人的面庞,熟悉又陌生。

他们也看着我,那目光熟悉又陌生。

我站起来说,

人和人相遇,就总会要离别的。

此时此刻,只能笑着,看大家离开而已。

我说完两句,重新坐下。只在心里对自己留了一句:

我没什么话说。




临出国前我去见王兄。

那天久雪初晴,吃过午餐他问我,有没有兴致散步。

我说好。

那天我们从餐厅出来,沿着主干道走,又绕过湖泊公园,一直到商业街去。

走过长长一条街,走到末尾,高楼大厦都隐去了,只剩下一片片低矮的平房。王兄停步,在原地踌躇一会,跟我说,他该走了。

这一别也不知要多久。

我看着他,想笑,笑不出来。

但还是笑了两声。

笑过了我依旧看着他,突然想起两句话。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我说。




前两天看纪录片,看到有羊驼出现。

突然想起一个老友,从前外号羊驼的。

于是联系他,随便打了几句哈哈。

末了,我感叹一句,也不知多久没见了。

他在那边默默说了句,两年零四个月。

我的笑容僵住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电梯门开了。

我克制住,没有去看她,从她身边离开,径直出了门。

她在我身后说,再见。

她说再见。

我什么也没说,在最后留下的只有一个背影。




在机场,我道了别,一个人走进了大厅。

我爸走回车前,最后回头看了一眼。

看到一个朋友依旧站在窗外,盯着我已经走远的背影。

我从不曾回头,那个身影我至今都不知是怎样的。

但我父亲说,他的那个身影总出现在梦里。




在她家楼下,我把蛋糕放在她手里,说,

这是我最后一次送你。

我也该走了。

她低下头,开始哭。

我把纸巾递给她,我说,

你从不曾爱过我。

你又在哭什么呢。

她说我不是因为你哭的。

我是哭我自己。

我不说话。




晚上听歌,有了些零碎的杂念。

写也可以,不写也可以。

但终究还是,

写也可以。

聚散有数吗,聚散没数吗。

数在哪呢。

在人心里吗。




仔细想想,

回忆里的都是债。

一件一件到如今已欠了人家不知多少。

而那些还不上的,

终究还算是欠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