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秦昭来到萧宇身边,焦急地说道:“小宇,你没事吧?”

萧宇摇了摇头,裂开嘴回答说:“我没事呢。。。斯”萧宇撕扯到了脸上的伤口,叫了出来;

“你看看你,还说没事呢!”秦昭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这是我从山上带下来的金创药,我帮你敷上吧!”

萧宇抢过瓶子,看了看旁边的海伯,扭捏地说:“不用了,我自己来吧!”

秦昭这才注意到一旁的海伯,他站起向着海伯作了作揖:“这位前辈,非常感谢您出手救了小宇;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海伯“哈哈”一笑:“无需言谢,小玉可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和小玉一样,喊我海伯吧;”

秦昭才反应过来:“原来海伯是小宇的家里长辈,秦昭失礼了;”

“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客气来客气去的,这里还有个伤员呢!”萧宇气呼呼地说;

两人尴尬地笑了笑,海伯说:“秦昭,你抱上小玉,我们找个客栈;”

三人来到客栈后,海伯开了三个房间,并将萧宇送到了房间里,海伯以照顾萧宇,为其擦洗伤处为由,把秦昭支走了;

海伯对着躺在床上的萧宇说:“小玉,你的事情你爹已经知道了,他很生气,竟然有人刺杀他的女儿,他也很心疼,你伤成这样,所以他下了个命令:让我把你接送回去;”

萧宇听完,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海伯,求求你了,我还不想回去;”

海伯回复说:“小玉,你别闹小孩子脾气了,这次你爹的口气很硬,不容置否;”

顿了会,海伯接着说:“哦,我知道了,你是因为秦昭那小子吧,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你竟然把萧家的鸳鸯玉佩给他了;你爹现在还不知道秦昭,如果你不回去,他调查起来,知道了你们的关系,秦昭怕是有生命危险啊;”

这一次,萧宇没有说话,他知道:海伯说的对,他不希望秦昭出问题;

过了一炷香时间,萧宇终于开口了:“海伯,我和你回去;”

海伯看了看消沉的萧宇,想说些什么来安慰下他,发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那我们明天出发吧,今晚你好好休息;”

萧宇说:“海伯,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明天我不打算和秦昭哥告别,我害怕自己下不了决心,我写一封信,明天你帮我转交给他吧;”

海伯叹了口气:“这样也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