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有海的城市,等地铁

7.36-9.34间隔时长1小时58分钟。

她问我要说说截图,我说可以。

隔日早起,她回谢谢,端午安康。

03号-15号,间隔12天, 她说晚上好。

15号-18号,三天之后,我回“早”。


那个时候,我正在等地铁。

每天早晨七点出门,步行至地铁站,转两个地铁线,再步行。前后大约一个多小时。每天如此往返家与公司。

最近太忙了,没有过多的时间关注网络信息。

我与她的聊天合计13句,不足50字。就在我乘上地铁之后,暂停了。没办法,乘地铁的人太多了,我不得不两只手都扶住把手,以防因拥挤而摔倒。

后来,她告诉我,她最近找回了写字的状态。我跟她讲我太忙了最近。

“忙点,其实挺好的。”她说。

我其实懂,她的言外之意,因为忙碌,才不会胡思乱想。可于我而言,我是很想轻松一点的。压力太大,我会透不过气。

很像挤地铁

真的很久很久,我和她没有聊过天,甚至连她的空间我都没有去看过。

起初,我总能收到她对我文字的评论,慢慢的连评论也没有。

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我对她的态度。她曾经说过,我的文字像一剂毒药,她中了毒。

她说的是我的文字,并非是我。那时候我很无奈的回应:可现在,我产不出。

从那次聊天到现在我们简短的对话,间隔了大半年?记不清了,总之就是隔了好久。期间她还重新加了我一次。我才晓得我被删除过。

她,太过敏感多疑,又很看重感情。很多时候,我担心她会迷失自我。


我乘坐的地铁,有一小段路是要开到户外的,恰好,可以远远看见一片大海,在蓝与灰的晨雾里。

很早以前我就喜欢海,所以大学一毕业就去了有海的城市工作,我住的地方靠近海边。这也是为什么,我还是会乘坐地铁,而不是去坐不会拥挤的通勤。

与她相识,是在大二。她,刚刚入大学时。

我们互加好友,她说她是年年,喜欢读小四的小说,喜欢写文字。

同我一样,我也喜欢,那时我在读“萌芽”。

于是,我们的交集开始于她与我借书,以及我们互相在空间里的评论。

我慢慢挪步到有窗户的位置,地铁在地下行驶时,速度极快,车窗外要么是黑洞洞一片,要么是嗖嗖闪过的灰线。唯独在地面行驶时,速度减慢,才得以看清窗外的海。

以前刚来这个城市,工作不像现在这么忙碌,周末不用串班,可以在家休息。

我就来海边走走,转转。拍下海,留住此时此刻的心境。

风歌拍的海

“哥,你拍的海好美呀!”

“哥,你住的地方有海吗?”

“。。。。。。”

年年是喊我哥的,那时候她对我讲很多很多的话,然后在几个月还是多久以后,我却读到一篇她的日志【海水冰凉】

渐渐她不再喊我哥,偶尔来我的空间,偶尔我注意到,许多有她网名的评论不见了,只留下几个网名为“无”的评论。

说实话,年年换过的账号太多了,我不清楚她这么做的原因为何,只是每次加我都要装作不熟,但,我一下就能看破,知道是她。

她总是在评论处,写许多莫名其妙的话。

有一次,她跟我讲,她也想看海。没多久,就发来一个截图。图中是张火车票,时间显示周六。地址,地址是我曾经告诉她的,我现在的住处。

只是,我仍旧看见了她更新的说说内容。

【说走就走的旅行,想想就好。】


上学那会儿,我很爱摘抄。我与年年读同一个系,有天她来还书,我将我的笔记送给她看。

隔了差不多一周的时间,年年才来还笔记。但我不在班级,因为,我感冒了,躺在宿舍的床上,不想动。信息给她,让她直接放我课桌里就好。

过了一会儿,她写了简短的日志,@给我看。

日志里的词句:白色封面的日记本,有淡淡的纸墨香;黑与蓝交替摘抄的文字,如此好看;我读了很久,一个人在班级昏黄的灯光里;课桌整洁,书本摆放整齐;干净;买了香蕉,后来才知道,感冒时是不能吃香蕉的。字不好看,不太敢评价。

年年总是这样小心翼翼,不知道她在顾虑什么?

等我看到香蕉和【萌芽】时,已是第二天的晨读时。萌芽里只有9个铅笔字,小小的,很可爱。

“遇见,于我是意外,惊喜。”

点点滴滴我还记得

地铁再次重回黑暗之中,我不得不尝试挪动到门口,防止一会儿车到站,我下不了车。

今天的班儿我上到很晚,但还来得及乘坐地铁,我收拾好办公桌面,独自一人走进夜色中。

从公司到地铁站需要步行的时间不长,我却似乎走了很久。悠长的路,在昏黄的路灯里,显得格外孤独。

以往下班,恰逢高峰期,我总要与旁人一同,行色匆匆,急急赶路走到地铁站,尽可能的等到早一班的地铁。

但今天,我却很想坐最后一趟,因此,并不急。突然想到好多事,好多人,我站在原地,点燃一只烟。

我现在既不抽煊赫门,也不吸中南海。

想起年年提到过,她偷尝过中南海的味道,烟熏,辣嗓子。傻丫头,烟,哪有好的。

我后来大学毕业前,有送年年一本书《战争》,我提醒过的,这书里,有的语言太过。。。所以想看的时候再看,不想看时,就收起来。不知道她现在看完了没有。

那些书页里藏着一些话,她,会翻出来吧?那书里,我叫她“丫头”。

偶尔想起一些事

其实,我理解,我在年年心目中,是怎样的存在,就像曾经我遇到过的一个女孩儿,她在我心目中的存在,是【精神寄托】。

所以,我有跟年年讲过,就让我在她的qq里存在,别再把我删除。年年,她,好像还是把我删掉了。好在,现在有加回来。

年年对我讲,她遇见了一个人,给了她希望。那个人不像我,一想起我就心痛不已。她想起那个人时,会开心的笑。她因此喜欢上了这个夏天。

年年原本一直喜欢秋天的。

我现在,有家庭。我与妻子在大学里相识,我们互相喜欢,彼此爱慕,我们有着许多共同话题。我的孩子也在读书,我们都很疼爱他。

于家庭,我有许多责任要承担。我要为了碎银几两,应酬于不同的人中间。

年年似乎不懂这里面的人情世故,她在此类事情上,迷迷糊糊,懒于学习。

她有时会跟我要一些,我搜集到的漫画人物图片,有时会在图片下方评论。

比如这里

我大约知道,年年似乎有许多喜欢的人,但其实,她不过是太在意细节,太容易被感动,稍微有个人与旁人不同,做过暖心的事情,都很容易感动年年吧?!

就像她提到的某某,据说,是叫“鱼”。

仔细想想,我与年年的交流中,大部分文字里都透漏着“遗憾、伤感、悲观”。偶尔轻描淡写聊聊身边遇到的事,透着犹豫和慌张。

尽管我走的慢,但,还是走到了地铁站。熟练的刷卡,乘坐电梯,朝正确的方向往前走,站在一号线等候地铁。

也许是末班车,等车的人不多。我摆弄了几下手机,试图让屏幕亮的更久一点。手机再次塞进口袋,连着手机的小耳麦塞进了耳朵里。

是“错位时空”。

还是删除我以前,很久的事了。年年突然问我,有没有听过“如果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那我们算不算相拥”。

我笑,早就收录了啊!

我不懂,我大约懂,我不想懂,我未必真的懂。

总之要学会坚强

乘坐地铁,看海。

走出地铁口,去海边。

吹吹那里的风,听听入心的歌。

【我们的关系,无关爱情,也无关友情】

【我是她的毒药,她的布洛芬,她的麦司卡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