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吧,骚年

同事阿么在空间更新了状态:新店开业,欢迎光临。配图是一家小型的复印店的照片,想必那就是他的新店,我立马点了个赞,阿么还没趴下。

阿么是老实到让人想起来就觉得心疼的人,绝对的好人卡获得者。每次有难缠的客户我们就推他去接待,自己远远地躲在后面看笑话就好,领导派的棘手的任务,大家也一致把他放在风头浪尖上,任务若完成,大家都好,若是没完成那就是他的责任。即便是新来的员工,过不了几天也会进入到这种差遣他的状态。阿么不是傻子,是为我们这些所谓的同事吃亏,但又让大家习惯他为我们吃亏而不觉感恩,阿么是有阿Q精神的,每天乐此不彼,甚至业绩阿么都让出来。有段时间阿么工资只有我们一半,我问阿么:“你怎么不去接客户呢?”阿么说:“你们接就好,我想休息一下。”是不是真的想休息,一眼就看出来了,有客户的时候,阿么两眼发光,但看到有同事准备去接待,他就低下头或做别的,装作无所谓,阿么不好意思跟别人挣客户,他说,一块蛋糕就那么大,我吃了,别人就吃的少了。可是,阿么这个大笨蛋呀,不知道业务这块蛋糕是有魔性的,大家都努力吃,才会越吃越大,都不努力了,只能维持不饿死而已。

后来,阿么离开了公司,导致这一结果的直接原因是两次打架。这个随时都准备着去替别人抵挡困难的阿么,并没有得到大家足够的尊重,特别是车间那群粗鲁的人(此处非歧视,勿对号入座)。一次我正和客户交谈,听到前台一阵哗啦凌乱声,跑过去,阿么正和别人扭打在一起,身边的物件被他们随手拿来当家伙。几个同事拉开他们,阿么衣衫褴褛,衬衣成条形,身上有或深或浅的痕迹。第二次的打架我没有直击现场,只是接待完客户回去后大家都安安稳稳地坐在自己的位子,我发现订书机不管用了,然后其他同事跟热心地帮我修正好,后来才知道,那是他们的武器。我想跟阿么说点啥,张了张口又有闭上了,想起阿么对我说过:在丢过面子的时候,就希望大家都漠视他,无视他的存在心里才会不那么难受。

阿么辞职了,虽然大家有点舍不得,但都觉得外面更适合他。辞职后几个月,阿么有事请我帮忙去公司找我,整个人都变了样。以前的阿么白净微胖,眼前的阿么像是被烤焦了一般。我问阿么:“你老板都不爱护员工么?”阿么说:“我就是老板。”阿么的职业就是蹲在路边收购二手车然后转让,我说:“阿么,要是生意大了,可别忘了呀。”阿么嘿嘿一笑。

再后来,听说阿么买了一二手房,付了首付,分期贷款。有次我跟朋友路过他的小区就过去找他,阿么又变白了,听他讲,二手车的生意不太好,本钱也给花没了,然后就开始兜卖打折的品牌鞋业,季节性的。我天真地以为会是在商场里或者至少是一间店面里,阿么告诉我们,他专门买了一辆二手的面包车,每天吃了中午饭开始出去,跑到郊外相邻的村庄,来回至少四个小时,一般夜里一两点回来。不卖鞋的时候就在小区门口做鸡蛋灌饼,生意好的话一天可以赚两百块,不过也是半夜三点左右开始发面,早上卖一拨到九十点钟,然后休息到下午两点左右继续开始。尽管如此,看得出,阿么过的还是很拮据。

到中午了,我说:“阿么,我请你吃饭吧?”

阿么说:“不用,要不咱们AA吧?”看得出阿么说出AA的时候,脸上有些微表情,有些难以启齿但又不得不启齿,我明白,那是一种叫自尊心的东西,不愿受伤害,又不得不受伤害。

我说:“好的呀,我刚就想说来着。”于是我们在他小区门口的路边摊上,一人点了一碗面,然后AA。

离开之前,阿么回家了一趟,拿了两瓶水给我们。外面的水已经涨到了四块一瓶了,我俩爽快地接过,跟他say thank you and goodbye。那时我们都很想帮他,但我们真的穷的除了自尊心,一无所有。

后来的后来,我们很少再联络。

看到阿么空间又发新状态:活动特价啊,亲。配图几张新业务生成图,最后一张是他所谓的丫头照片。

骚年,阿么,你有车有房有老婆有店面了哦,这下子奋斗一下是不是要腾云驾雾了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