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读《闲情偶寄》(7)

词曲部上,词采第二

          贵显浅

此部分内容,李渔主要讲两点:

1.

戏曲创作的文字易浅显,不宜晦涩难懂:

戏曲与诗文之词采迥然不同,且是判然相反的。

诗文是写给读书人看的,贵典雅,贱粗俗,

宜有韵味,忌分明。

而戏曲面对的普通大众,

它的语言要明言直说,浅显易懂,

不能令观者费解。

2.

怎样创作出一部好戏曲?

李渔的答案是:

若论填词家宜用之书,

则无论经传子史以及诗赋古文,

无一不当熟读,

即道家佛氏、九流百工之书,

下至孩童所习《千字文》《百家姓》,

无一不在所用之中。至于形之笔端,

落于纸上,则宜洗濯殆尽。

亦偶有用着成语之处,点出旧事之时,

妙在信手拈来,无心巧合,

竟是古人寻我,并非我觅古人。

此等造诣,非可言传,只宜多购元曲,

寝事其中,自能为其所化。

我想不光是创作戏曲如此,写文章亦如此,

要博览群书,经书,传记,诗词,古文,道家,

佛家,三教九流,百工技艺等各方面的著作,

无一不要熟读,记之于心,要用时,信手拈来。

博闻广记后,再勤加练习,必能出神入化,

创作出佳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