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不沾衣

院里的春梅到了该绽放的时节,愿我莫再错过花期,辜负岁序美意。你看,时光往返自如,无情无爱,不必牵附于人,亦无须挂碍于事。

那并不遥远的民国世界,总在不经意时与我遇合,仿若故人,成了莫逆。而明明毫不相关的民国才女,因了某种机缘,竟和我有了如此际遇,这番交集。

她们一生的旖旎情事,起伏命运,在我浅淡的笔墨下徐徐舒展,一如古老巷陌里那场下了数日的烟雨,明净亦忧伤。纸上相逢相知,非她们所愿,我亦情非得已。

她们的人生原本安排妥当,早成定局,像那千古不变的历史,无可更改。我只是用一种属于我的方式,去描摹与述说她们的生死离合,不经意走进她们的世界,感染了她们的喜忧。

自古红颜的故事有许多相似之处,又有着截然不同的情节和因果。她们是民国岁月美好的花木,没有活在戏里,也不是尘封于画中,而是真实地存在过,用她们不凡的才情风姿,努力地过完百难千劫的一生。

她是陆小曼,她曾经纵横穿梭于民国世界的交际场,得到无数名门公子,达官显贵的青睐。在她年华正好,尚不解情爱时,嫁与青年才俊,军界名流的王庚。他为她修筑稳固坚定的城墙,为她挡雨遮风,却成了一座囚禁她灵魂的牢笼。

她是一株妖媚惑人的海棠,她需要毫无顾忌地绽放。这株海棠,在失意寡欢时,遇见了风流多情的徐志摩。他们不惧世俗流言碎语,许下誓死相依的诺言。他为她红尘奔命,拼尽一切,只换取她一颦一笑。她为他红颜尽欢,自此,人间再无人得她倾心。

哪怕是陪伴三十三载,为她一生端茶递水,嘘寒问暖的翁瑞午,亦不得她丝毫情爱。但她愿意为了责任和道义委身于他,在他遭遇灾病之时,不离不弃。于生活,她我行我素,放纵形骸。于人情,她有始有终,至情至性。

她曾鲜花着锦,倾倒众生,有过'南唐北陆'之响亮声誉。又落叶飘零,凄凉寂寥,于世人眼中,她不过是一个经年同鸦片厮守的烟鬼。她得到过万千恩荣与宠爱,也遭受过无数谩骂和指责。无论是爱是怨,她皆一般心肠,不附和,亦不回避,安然做她自己,与人无尤。

岁月给过她诸多恩宠,后又无情夺回。她前半生,纵身人海波涛,享尽世间荣华与尊贵,得到如心的爱情和伴侣。徐志摩丧生之后,她闭门谢客,离群索居,每日素衣清颜,无意悲喜,任自浮沉。

她一生离不开的是情,是戏,是阿芙蓉。除此之外,万千颜色不过是人间剧场的道具,用来装扮角色,又随时可以舍弃。她此生任性妄为,傲慢骄纵,又清白简单,不改初心。她所欠之债,加倍奉还,她不负情爱,不负众生。

我总说,做个散淡的喝茶看戏之人,花落不沾衣,如此方能从容自若,无伤无恙。可我分明闯入了她们的人生,并多次徜徉于风烟陌上,不知归期,为她们的情节黯然神伤。也是,既已惊人好梦,又如何不留痕迹,全身而退。

其实陆小曼才是花落不沾衣,她一生爱戏,爱交际,爱万紫千红的春光,可一旦决意退场,便永不回首。她给得起倾城之色,也担得了落魄无依。

走过许多宛转迂回的路,喝过许多世味交织的茶,听过许多圆缺冷暖的故事,却越发的慈悲谦逊,简单平宁。

红尘远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纷乱混浊,有许多安静美丽的风景,是我们不曾察觉,在流淌的光阴里,无端被辜负和虚度了。

折梅问雪的日子很美,像年轻时许下的诺言。只是到了兑现诺言的那一天,是否依旧一往情深。

结局早已编排好,我不过是在拖延散场的时间,等着茶凉,等着缘灭。我也只是一个陌不相识的过客,假装无意地途经她的时光,又悄然寂寂地离去。

徐志摩说:“人生不过是午后到黄昏的距离,茶凉言尽,月上柳梢。”

是的,茶凉言尽,月上柳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夕阳的余晖红亮照进客厅,阳台上晾满了前两天假期堆积的衣服,可可坐在沙发上喝了几口热水,不觉后背出了一阵汗,惊觉过几...
    夕雁无边阅读 447评论 4 7
  • 在家休息两天了,一个人躺床上也确实无聊。打开全民K歌,吼了两嗓子,方才觉得心里的郁闷之气消散很多! 越临近生产...
    爱窦窦阅读 79评论 0 0
  • 作者:张静如 现在的幼儿园基本上两教一保,两位老师,一位保育员。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更是多次强调保教结合,所以一位好...
    佩盈阅读 33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