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灯的空气少年


(一)

空气的世界只有空气和时间。

在空气王国,城堡是千变万化的,空气人也掌管着人世的日常生活。没有空气的治理,人们根本就活不下去。于是就有了很多部门,由空气人管理。

有的帮人类照看花园菜地,有的守护田野,有的保护森林,有的给人类打开、关掉太阳的电源,但是星星和月亮的电源又由不同的职员来管理。

因为太阳有明灭,所以人间就有白天黑夜。

也因此有了夜里掌灯的空气人。

空气人从一小团空气开始,慢慢地变大,吃着空气大米,成年后又掰出自己和配偶身上最结实的一根骨头,放在一起揉啊揉,揉出一个调皮的儿子或乖巧的女儿。

掌灯家的孩子,可不喜欢夜里点灯这一活,都偷偷溜走,去别的地方生活了。只留下一个糟老头,每天在太阳被关掉之前,拿着煤油灯,从世界的这头,点到那头。步履蹒跚的,看得其他空气人心酸不已。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谁也不能干涉谁,否则就会咻地一声消失。被火吃掉,被海水淹没,或者是被植物吃进去。

反正不守规矩的空气人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除非你身世不幸。

掌灯的老头没有怪自己的孩子们,他觉得他们是对的,因为他们没有屈服于任何安排。不像自己,从一把硬骨头变成一把老骨头。

老头每天都边打着更,边给人世点灯。

一个个煤油灯,挂在树梢,挂在屋檐,挂在灯杆上,或者摆在床头窗前。每当他看见灯光照到人脸上,照出人安心的笑容时,他感受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累了的时候他会坐在人类的矮墙上,纱窗前,甚至坐在他们的房梁上,听听他们的交流。吵架,恩爱,友好,或者是密谋暗算。他看透了人们的伎俩,也为他们单纯知足的笑容感动。休息好之后,老头又双手撑在膝盖上,上身往前探,费力地将屁股抬离临时座椅,然后迈开蹒跚的步子,打着更,向没有点灯的地方走去。又在清晨时分,踩着晨光,一路吹灭夜灯回到家里来。

有一天,掌灯的老头子在黑暗的地方看到了被遗弃的空气男婴。没有被揉好,长得很丑,也没有眼睛,哭声却响彻云霄。老头子将他抱起来,扯一朵天上飘过来的棉花糖,再摘来几朵水蒸气,放在男婴身边,男婴立刻停止哭泣,吃完整朵湿润润的棉花糖后就呼呼大睡了。

老头抱着男婴,灯也不点得往家里赶,等把男婴放到床上之后,便出门往天空走去。他走了很远,走到天空的云海边,拨开白云,在静谧的蓝天里舀来一碗靛蓝。接着他捆来一朵白云,系在腰间,捧着靛蓝往回走。路上他看到了盛开的玫瑰云,又伸手摘了一朵放入口袋。

回到家里以后,老头生火,将半朵白云和靛蓝放在锅里熬,熬到水干,才拿出来,揉成两只眼睛,这眼睛跟别的空气人不一样,它们有深蓝色的瞳孔,像海水一样深邃,像蓝天一样清澈。老人给男婴安上眼睛之后,又拿白云给男婴画了眉毛,补了补男婴身上缺少的空气。男婴的样子也变得可爱起来。

最后老头将玫瑰云放入男婴的心间,咚咚咚的,男婴的心跳开出一朵朵玫瑰云形状的声浪,叫人心旷神怡。

老头给男婴取了个名字,叫云。

(二)

渐渐的,云长大了,从学会走路开始,就跟在老头后面点灯。他拿着一根小棉棒,点着煤油灯上的火,将草丛中飞虫的屁股点着,飞虫烫得四处飞窜,风让荧火一闪一闪的,灭也灭不掉。老头点着挂得很高的灯,云便惦着脚尖点着桌子上,窗台边的灯。有时候他会撒腿往稻田里跑,坐在芬芳的禾叶上,听着山上的鸟叫声,水中的蛙鸣,还有草丛里蛐蛐的音乐会。

每每这个时候,老头都会笑着摇摇头,点着灯,继续前行。

自从有了云之后,老头为了更好照顾他,便在天尽头建了另一间房子,简单的茅草屋,跟这一头的房子一样,家徒四壁。

渐渐的,老头走不动了,点灯的任务就交给云了。云很喜欢点灯,虽然他经常被路边的虫声吸引,但他还是很喜欢看着灯芯举着一簇火苗的样子。

十多年过去了,云已经是一个少年了。他蓝色的眼睛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与众不同。等到黎明时分,将人世被遗忘的灯火吹灭之后,他便回到家里,给老头准备食物,然后将衣物拿到天河边上洗。接着就是睡觉,躺在很大很大的荷叶床上。睡到下午三四点。

起床,推着老头的轮椅,带他出去透透气,看看天边的云朵,晒晒将要被关掉的太阳。将老头安置好后,云提着被磨得锃亮的煤油灯,一步一步地踩着树梢,向太阳的影子走去。这时候他会跟很多同伴打招呼,看农场的小伙或是管花园的姑娘。看到老人肩扛着沉重的空气大米的时候他也会接到自己肩上,并送到老人家里。

云以为日子可以像这样恬淡下去,可是突然有一天清晨他熄灯回来时,发现老头安详地闭着眼睛,悄无声息地躺在晨光微照的床上。永远地离开了他。

这么多年来,老头是他的唯一依靠,是老头给了他美丽的眼睛,给了他美好的心灵。可是这时候老头却离开了他。一时间他没了主意,坐在墙角,好几天不吃不喝,看着日光从窗台爬进又爬出。人间也陷入黑暗,只有夜空的星星兀自明暗。

日子一天天过去,床上的老头一点一点地散去,像一片云,在空中一点点消失。在老头快要全部消失的时候,云将自己心里挂着的玫瑰云摘了下来,放入老头的胸膛。玫瑰云在老头的胸腔里翻云覆雨,在老头消失的那一瞬,地上开出了一朵玫瑰。

云守着玫瑰,继续坐在墙角,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给人类点灯,因为从没有人为自己点灯。

太阳又被关掉了,今天月亮休息以延长使用寿命,只有星星在空中闪烁。

这时,一闪一闪的荧光从窗户里飞进来,一点一点的,闪烁着,像日光下漂浮的尘埃一样慢慢地飞在空中,一只一只飞虫亮着屁股上的灯,照亮了整个屋子,云抬起头,睁大蓝色的眼睛,看了看萤火虫,又看了看地上的玫瑰,然后慢慢站了起来。

他打开所有的门窗,萤火虫向外慢慢飞去,像极了装满光的屋子泻出荧光来,照亮整个夜空。

云走到屋外,清风迎面吹来,他伸了伸懒腰,采了一朵种在屋子旁边的棉花糖,和着水蒸气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像小时候他经常吃的那样。

吃掉最后一口的时候,他眼中流下一滴蓝色的眼泪来,落到地上,开出一丛蓝色的鸢尾。

云拿过落满灰尘的煤油灯,目送萤火虫离开后,便走上点灯的路。

所有人都对老头的去世表示哀悼,云点点头,表示感谢,然后低头继续赶路。

(三)

生命真脆弱呢。云想,时间过的好快,自己都十七岁了。一生很快就会过去的,难道自己就这样,只会点着人间灯火吗?

云看了看自己苍白的双手,摇了摇头。接着他又挺起胸膛,微微一笑。

让它去吧!他说。然后对树林里的萤火虫眨了眨眼睛,继续点灯。

对呀!萤火虫不就是当时顽皮的我点着的吗?爷爷说在我点着飞虫的屁股之前,世界上还没有会飞的灯呢!

想到这里,他便无比自豪。

我一定还可以点出更好看的灯的!云在心里想。

人间的灯火,多是油灯和蜡烛,容易被风熄灭,而且风一来就会跳舞,晃得人头昏眼花的。于是云想,用什么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呢?

让灯啪地一声就全部亮,啪地一声就全部灭掉,像天上的太阳和月亮一样,利用什么能源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呢?

对,从太阳哪里接来电。电线好找,可是怎么才能让灯火稳定,不至于风一来就欢欣雀跃呢?

云提着灯苦思冥想,脚拌到蒲公英了,于是蒲公英漫天飞舞起来,在灯光中慢悠悠地向远处飞去。

云看得出神,平常夜里都没发现过,这是什么东西呢?他蹲下来,举着灯细细地观察着脚边一团团毛茸茸的蒲公英。灯光打在绒毛上,反射出微弱的光芒。云采了一朵想放在眼前观察,可一刚摘下来,蒲公英便四下散去,留下光秃秃的梗。

路过灌木丛的时候,云看到了一个女孩趴在草丛里偷听夜莺唱歌。

云提着灯往她脸上一照,吓得她跳了起来,却没有惊叫。云惊呆了。这是一个没有嘴巴的姑娘,穿着破烂的衣裳,睁大眼睛惊慌地看着他,想哭又不敢哭。云连忙解释自己是掌灯人,不是坏蛋,每晚都会经过这个地方,叫她不要害怕。

她眨了眨眼睛,撒腿就往灌木丛深处跑,留下来回摇摆的树枝,云照了照少女离开的地方,只看到晃晃悠悠的合欢花,一团一团的,开在枝头。夜莺还在月下歌唱。

为什么自己那么多年来都没有发现这个女孩?难道是刚来到这里吗?没有嘴巴的姑娘,一定过得很辛苦吧。

接下来的几个晚上他都没有再见到那个女孩,就在快要忘记她的时候。她突然提着柳叶篮子光着脚丫出现在不远处的山脚下捡橡果子。

云将手中的煤油灯调暗,慢慢走过去。女孩听到脚步声后就躲在灌木丛里,手中的篮子掉下,橡果子撒了一地。他帮她把橡果子装好,又调亮灯光在草丛里捡橡果子,等到篮子装满后,他就提着灯走了。

以后如果还需要捡橡果子,而夜太黑你又害怕火的话,我帮你捡好了。你就把篮子放在路边,我会帮你捡的。回头说完后云就继续上路了,也不知道她听没听到。

第二天晚上,路边果然多了两个篮子,其中一个篮子还装着覆盘子之类的野果,所以云便将灯挂在橡树上,一边吃着野果一边捡橡果子。

(四)

接连一个月,他都在帮女孩捡橡果子,直到橡果子落光。

没有橡果子了,所以路上只有一个装着鲜花和果实的篮子,有时会放上好看的石头,或者是好看的叶子。但云没有见到女孩,即使是他将灯熄灭坐在石头上看星星的时候,她也依然藏在灌木丛里。

有一天,他很早就出发了,他想看清那片树林都有什么。

来到这里的时候,太阳还没有下山。

他看到了树林外围红色的合欢花,惊呆了。一个个绒球缀在枝叶间,与其他花一样没有花瓣,在风中摇曳,含蓄又不失温柔。

穿过荆丛,他看到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山洞,女孩在洞口,蒙着眼睛肩拉着石磨磨橡果子,一圈一圈。躺在芭蕉叶上的花蝴蝶轻轻摇着扇子纳凉。石磨旁是另一个没有眼睛的空气人,在给石磨添橡果子。

他退了回来,心想,必须帮助她们,不然她们永远都是奴隶。

尊贵的蝴蝶夫人,您好。

噢,你好,年轻人,请问有什么事吗?

请恕晚辈冒昧,看您的手下磨那么多橡果子,不知道这橡果子有什么特别的用处?

年轻人有所不知,树木长得太茂盛,一到夜里,水晶宫便黑得可怕,橡果子粉在夜里,浇上丁香汁,可以发出荧光。所以,为了让我的水晶宫时刻晶莹,我需要很多很多的橡果子粉。

听到云的声音的时候女孩愣了一会儿,还遭到了花蝴蝶的呵斥。

这样吧,夫人,我看这两个妹妹实在很可怜,要不我给水晶宫点上灯,您把她们放了吧。云扬了扬手上的煤油灯说道。

火会将我的宫殿烧融,至少灯烟会将我的水晶石熏黑,我不接受你的建议。花蝴蝶说完便大声呵斥两个女孩赶紧干活。

云忙完回到家以后,睡也不睡地捣鼓着他书桌上的模型。他正皱着眉看着煤油灯罩的时候,噔地一声兴奋地跳起来。

一周后,云背着包拉着青藤趁着夜色偷偷进入了水晶宫的大殿。唰地一下,整个宫殿都亮了起来,像把太阳拿到了这里一样。

花蝴蝶慌忙赶来,看见云正笑着迎接她,看着光芒四射的灯目瞪口呆。灯的架子是用水晶石做成的,灯泡是一朵白色铃兰花,倒扣在灯座上。照得水晶宫闪闪发光。

两个女孩都得到了自由。云用煤油灯灰给没有眼睛的女孩画了一双黑色的大眼睛,然后和没有嘴巴的女孩送她到山脚下。

云解开女孩眼睛上的黑布,发现女孩有一双美丽的紫色眼睛。云将煤油灯的火慢慢地调大,让女孩慢慢适应灯火。然后带着她走向黑暗,点遍这人世灯火。

第二天回来,安置女孩睡下后,他便在屋外忙个不停。

下午四五点回到屋里煮饭做菜,等女孩醒来。

太阳落山了,不久后就会关掉,云却还在陪着女孩散步。这让女孩感到很奇怪。云将女孩带到了山顶,坐在树梢上,看天边晚霞渐渐消散。

他摘来一朵红玫瑰,放在掌心揉搓,揉出红色花汁来。他侧过身对女孩说,快,闭上眼睛,我给你个礼物。

云用指尖蘸了蘸花汁,给女孩画了两片微笑的嘴唇。

看看,怎么样。云递给女孩一面镜子。女孩看到自己有了红色的嘴唇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云笑着流下泪来。

云用手指给她擦了擦眼泪,指着山下笑着对她说。看,人间。

山下,黑暗慢慢笼罩,远处的灯光一点一点地亮起来,是合欢。一盏接一盏,连着青藤,放出橡果的荧光,开出柔软的花来。渐渐地,照亮了整个夜晚。


END


文/下某

图片来自动漫电影《爷爷的煤油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者:葛冰 贡献者:白羽毛_4695,艾尚伊芙 目 录一、神奇的摄像机(1)二、淡蓝色的影子(6)三、在铜像的阴影...
    bigtrace阅读 4,508评论 7 28
  • 我说,爱会让你卑微入海底,同时傲娇装逼出天际。 够胆单恋,鼓舞了勇气也要劝自己不要表白。你说,他懂还是不懂? 也许...
    可心smile阅读 48评论 0 0
  • 衣服最早用于区分阶级,白领和蓝领不一样,穿西装的又和白领不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服装的阶级意识被慢慢弱化,随...
    陈序原创阅读 412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