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书店

我不曾看过北京遇见西雅图,也不清楚查令十字街84号与爱情有什么关联,只记得海莲·汉芙在文末写道“你们若恰好路过查令十字街84号,请代我献上一吻,我亏欠她良多……”

一位仁爱幽默的美国老小姐,一个谦逊温和的英国绅士,还有一家专营绝版书的书店,一切由封封书信往来萦绕在一起。这里没有跌宕起伏的故事,也没有难舍难分的爱情,唯有因书结缘,超越大洋的友谊,及作者对书的痴迷。

这二十年的不曾照面,字里行间,既有汉芙购书的诙谐催促,也有弗兰克回复时的敬业谦和。这不仅仅是店家与顾客之间商业往来,还有朋友间的互助互信,几十封信件也充斥着文学爱好者对阅读的执著。

汉芙一贯的不拘一格,对不曾谋面的异国书商,从不是文邹邹的,有不满就发牢骚,收到好书也不吝啬溢美之词,就是那么洒脱。此外,自己穷迫潦倒,还是时不时地接济物质匮乏的英国友人。当然,囊中羞涩,仍执意购买各种绝版的英国陈旧读物,不中意的书说扔便扔,汉芙在常人眼里倒也怪异。

这本通信集成的书被誉为 "读书人的圣经",查令十字街84号也被当作文人眼里的圣地麦加。汉芙求购的书都是我未曾听闻的,不能说是小众读物,更多的是现在人不愿读也读不下去的著作。当下流行的尽是哗众取宠的爆文和畅销书,往昔生涩难懂的古文佳作已经不再是大家的精神大餐了。而今,是鸡汤干货大行其道的时代,汉芙这样文雅穷酸的人应该不多了吧,毕竟这是个追求物质享受的时代,车房钱才多数人的精神追求。

弗兰克作为马克斯与科恩书店的雇员,他的信件里总是绅士般文质彬彬,从来不受汉芙调皮的语言影响,只是尽职尽责为汉芙寻书答疑。如果说工匠精神,弗兰克当之无愧,二十年来兢兢业业为大洋彼岸的汉芙寻那不能暴利的旧书古籍,尤其一本绝版的罕见书寻觅了多年。

其实,当时的跨洋邮政并没有那么快,一封信怕是多半个月才能到,汉芙也没有在查令十字街的书店买成百上千的书。几十封简短的书信除了购书事宜也没有太多的生活交流,但是这些文字确实见证了浓厚的情谊。书店的朋友们期盼汉芙的到访,汉芙也渴求驻足84号书店,生活总是充满变数,时间一拖再拖……

时光荏苒,查令十字街的马克斯与科恩书店已不复存在,当年的弗兰克和汉芙也到了另一个世界,留下的就是这本书深沉告白。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我的书店,我却未曾抚过那一排排尘封的古籍,闻闻那岁月的书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