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两三年,依然不想醒(上)

作者:倾城小酒馆

1

梦,是每个人都会做的一件事,梦境中的事件与场景都来自于我们的记忆,人只有在梦里才会卸下所有的心理防备......

在镇上的一所医院中,陈东带着她失心疯的妹妹来到医院中,查看病情。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医院中一名精神科的老医生,目光深邃,慈和地看着陈东的妹妹,关切地问道。

“我叫茹心......”陈东的妹妹,也就是茹心回答完后,紧张地躲在陈东的身后。

老医生点了点头,接着问道:“小姑娘,你不要害怕!把害怕的说出来,这样就不害怕了,你大概描述一下那个黑暗中,你碰见了什么?”

茹心哆嗦着,仔细回忆着说道:“冰冷的水、好大的火......还有一只狐狸对着我笑,救我、救我......”

陈东急忙抱住茹心,安慰了几声,随即对老医生说道:“要不算了......”

老医生看了眼茹心的病例问道:“你们家是有失心疯的遗传病史么?”

陈东点了点头,随即问道:“医生,那怎样才能避免茹心再次发病。”

老医生意味深长地说道:“失心疯的人,脑中会留下一段记忆空白,倘若在敏感事件的刺激下,才会想起,比如......火灾......”

火灾?陈东听到这个词,全身都哆嗦了起来,陈东总是感觉这句话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一般。突然间,老医生的这句话犹如魔咒一般,四周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那些剧烈摇动的火苗中央,出现了一个黑乎乎地坛子,坛口一片漆黑,如同黑洞一般,突然坛口出现一个巨大的火焰魔爪,伸向陈东......

医院走廊的长凳上......

“救命......”陈东被方才那个近乎于真实的梦境惊醒,额头虚汗连连,陈东大口大口喘着气,手中烟头余烬落在了地上。

“阿东,你怎么了?吓死人了,要不你也进去看看。”这时一个20岁左右的女孩从精神科里面走了出来,拍了拍胸脯说道。

她叫林素,是陈东的女友,只见她急忙掐灭了陈东手里的烟头:“医院里不能抽烟,万一引起火灾怎么办......”。

听完火灾两个字,陈东打了个激灵,随后才想起来,原来今天他与林素带着茹心来医院看精神科,由于等待时间太过漫长,陈东在门口抽着烟,然后睡着了。

陈东定了定心神,尽量不去回忆方才可怕的梦境,问道:“对了,茹心怎么样了?”

林素摇了摇头:“不是很乐观,老医生说这是先天性的失心疯,加上受过刺激,需要定期治疗才能稳定病情。”陈东这才松了一口气,暗道原来是在门外听了里面的对话,才会在梦里产生这些现实的痕迹。

“对了,你不跟茹心是兄妹么?要不你也检查一下吧,这段时间看你神经兮兮的。”林素擦了擦陈东额头的汗,关心地问道。

“我没事,早就看过了,我精神正常呢!”

随后,陈东询问了一些关于茹心的病情,便与林素带着她回家了。

2

“阿东,老医生说茹心是受了刺激才变成这样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在家里,林素与陈东一边折菜一边讲述着关于茹心的过去......

“咱家里的失心疯是遗传的,很不幸这个病落在茹心一个人身上,家里穷一直没有钱给她看病,所以我便替爸妈照顾着茹心,三年前病发后,就一直这样了。”

林素听完后,感动地看着陈东:“你对你妹妹可真好,可是茹心受了什么刺激啊?她说的狐狸精是怎么回事?”

陈东黯然低下头,沉吟了片刻,说道:“三年前,我带茹心回老家看看,结果老家的酒窖不知怎么起了大火,死了很多人,那件事也一直烙在我的心里,狐狸精可能就是林子里的黄皮子吧!”陈东无奈地笑了笑,随后眼泪就控制不住掉了下来,过去的这件事打击之大,可想而知。

林素握着陈东的手:“对不起啊!只是未来我们要成一家人了,所以有些事我也得知道一些。”

陈东理解地点了点头:“知道,当初我穷困潦倒的时候,你都没有嫌弃我,当初幸好你给我介绍了一批房源,让我赚了不少钱。”

林素摆了摆手,俏皮地靠在陈东肩头:“小事......阿东!我爸爸年纪大了,想把公司交给我们,以后我们一起努力。”

“嗯!”陈东应了一声,将林素揽在了怀里,眼中透着无尽地思绪。

“下雨了、漏水了,下雨了、漏水了......”这时房间里传来林素傻笑地声音。

陈东与林素赶紧去一看,只见天花板开始往下渗水......

说起陈东的房子,还得从陈东的职业说起,陈东从事房地产交易,也就是炒房!不过陈东炒的却是阴房,所谓“阴房”就是那些风水不好、环境不好或是闹鬼的房子,这些房子当初买来时价格便宜,随着房地产越来越兴盛,陈东手上的这些房源也跟着炙手可热,陈东稍微改变下环境,几倍地价卖给那些不懂风水的人,赚了不少钱。

而目前住的这栋别墅,便是陈东手上“阴房”中的一种。

3

“阿东,不是说好了过几天我们搬出去住么?就别修了......”

陈东架着梯子,悬在窗户边上一边给墙缝打水泥一边回道:“不行啊!这房子本来就很难卖,再出点问题就更难卖了......”

可就在陈东架着梯子修补墙缝的时候,这时陈东感觉到一阵剧烈地摇晃......

“荡秋千、打水漂、水纹一环又一环......”

茹心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陈东架的梯子旁边,一边摇晃着梯子,一边傻乎乎地唱到。

“茹心,别......”

只是话提醒的有些晚了,陈东一个重心不稳,在剧烈地摇晃下,从梯子上落了下来。

在下坠地过程中,陈东仿佛看到了茹心露出了诡异般地笑......

在一个空间幽闭、灯火昏暗的古建筑酒馆,屋檐下红纸灯笼无风自飘!

“啊......”陈东在酒吧唯一的位置上,醒了过来。他不可置信地望着周围的一切,只见一个身着蓝色长裙的古典女人,在吧台便悠悠地调着不同颜色的酒。

“这是什么地方?”陈东惊慌地问道。

“此刻的你是醒着?还是睡着?”酒吧的吧主林夕幽幽转过身,坐在陈东的对面问道。

醒着还是睡着?自从三年前的一场火灾,陈东受了刺激,长时间做着那方面的噩梦,看见一些幻想,时长忘了自己是醒着还是睡着。

陈东以为自己又在做着梦,做着一个与平时不同的梦而已,他猛掐了一下大腿,大腿传来痛感让他知道,这一切是真的。

陈东问道:“这里是哪?”

林夕笑着说道:“你不需要知道你在哪!此刻你的命运就握在你的手心......”

手心?这时,陈东的手心传来一阵时而冰凉时而炙热的感觉,不知什么时候手心多了一枚“运”字铜钱,色泽古朴,透着诡异与神秘。陈东这才想起来,在从梯子上坠下的时候,来到这里。

“你现在需要的是什么?”林夕问道。

陈东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这三年我都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甚至经常不知道自己是睡着还是醒着......”

林夕回道:“需求,每个人都有需求,但实现的往往都是欲望......你有什么是知道的,却又总是想不起来么?”

4

陈东想了又想,随后说道:“在我的脑海里,有一段记忆空白,我想不起来那是什么,我总感觉它是存在的。”

林夕意味深长地问道:“你是想不起来了,还是不愿意想起来,记忆空白中有什么是你特别害怕的么?”

陈东想起了之前那个梦,突然脱口而出:“一个坛子,一个酒坛子,我每次做噩梦都会梦见它......”

“你想知道坛子里装得是什么?”林夕问道。

陈东点了点头,随后猛然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也不想知道......”

未知比已知更加折磨人,林夕将调好的苦艾酒端到陈东跟前:“你自己选择吧,是继续在梦里,还是回到现实?”

千百年命运酒吧阅尽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唯有苦艾酒依旧甘苦并济。

陈东从林夕手中接过苦艾酒,一饮而尽!一瞬间,酒吧内所有景致慢慢变得模糊,伴随着一道刺眼光亮,逐渐醒来......

难道还是一场梦?

陈东醒来后,大脑一片模糊,全身传来麻痛,隐约听见旁边有说话的声音。

“病人的情况还好,只是精神状态方面还需要做一些检查......”

隐约间,手心传来剧烈震动,陈东打开手掌,发现一枚“运”字铜钱握在手心,上面一个“运”字隐隐发亮......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关注公众号“倾城小酒馆”,在后台回复“命运”即可阅读其他章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参加多维班已经一个多月了,今天是第五期的总结。 同学们讲的都很精彩,从八点多一只听到十一点多,三个小时,收货也比较...
    饭桶_b662阅读 149评论 0 0
  • 执教过若干次《社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孔乙己》、《故乡》……去绍兴的念头酝酿了好几年,这次浙江行的第二站...
    sohojoy阅读 1,321评论 0 1
  • 考了一次人生中最轻松的一次试,不是题简单,而是心情简单。。。。这段时间不知不觉自己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话变多了,代...
    我爱榨菜阅读 219评论 0 1
  • 今天,天气虽然很冷,但是太阳很好。银杏叶被风吹拂到地面上,堆积成一片片的金叶路。 人群来来往往,好像都在忙碌。我也...
    修尼路阅读 274评论 0 0
  • 做大数据&&算法 其实最重要的三件事 ,就是 管理数据 和集群运维 模型训练,一旦 远离这三个主题,大数据都无法...
    Helen_Cat阅读 5,922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