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明月悠悠我心「第21章:真爱无敌」

【绝恋‖明月悠悠我心】连载文集链接

这一刻,明月深深体会,我的悠悠我的郎虽梦想大爱家乡,但这才是他走的路,遥远的一路新奇的他乡。

这家伙的留言几个意思?

调任前各种原职工作上的完善与交接,朝晚小忙碌中,明月亦没空多虑。然而连续的两三天悠悠微信未回电话不通,起初还误为他也忙,现在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

明月突然的不安又气愤,立刻就致电给小弟小跃。

“小跃,告诉姐你哥是怎么回事?”

“姐,你就别问了。你现在可是大领导了,好好工作,努力往县上州上走。恋爱啥的,以后遇到合适的该谈的谈,该结婚的结婚,将来儿女双全一家权贵。”

小跃沉念一会,又说:“我哥他说了,当初答应帮你走出去,他的承诺也算基本告成。他呀现在正跟他的白领女朋友浪里个浪。你们俩呀不必再相互打扰,各自安好好自为之吧。”

小跃向姐诉完这番话,忍不住替老哥难过。他为她都活成什么样子了,到最后还要替人家着想拱手送走,宁愿伤了自己牺牲了自己。

也谅到明月会向小跃问起情况,悠悠于事先交代说词,小跃死活不同意。为了她倾其所有的付出,怎么就抉择走这一步以悲剧收场了呢?

悠悠警告他若胆敢出卖就不认你这个弟,没办法,不得不帮他圆谎。唉!这两个人还真是爱得奇葩,愿作一对苦鸳鸯。

“好,让他浪去,我成全他。”明月果断放狠话。

你以为明月不明事理不懂去深究赌气,跟他一样的“狠心绝情”么?不是,而是她此刻想静静下来回录一遍,梳理一番。

首先,哪有公司试点种植却不曾前来视察过一次?公司的资金凭什么让他支配?

其二,悠悠那么注重形象那么爱臭美,就算公司危机收入减少,可他的工资哪怕缩减一半一样拿得比很多人高,又或者他完全可以跳槽,却为何自愿去做一个他不喜欢的沧桑农夫一般的人?

第三,以前他有事没事都会晒一两张他与爱车游历圣地的照片,可近一年就再也没出现过?

太多太多她以前只顾享受幸福而忽视的细节。

她明白了,是他一直在背着自己“苦心积虑”地付出。而今,他们似乎在走一条完全不同道的路,志不同道不合不相为谋。他一定是觉得自己再也配不上自己,抑或将也不能守在自己身边左右幸福,又或顾虑牵绊我的仕途。

明天就去报道了,明月失眠一整夜。耳边循环着:

天让我这样的苦一再重复没有退路没有结束没有勇气逃开这条路

我对你那么在乎那么辛苦拼命追逐你的脚步难道注定面对天摆布

……

天明,她背起简单的行囊。而阿姨早早就给她准备了她心爱的早餐。

见明月起来,就说:“明月啊来吃早餐。这以后到了乡上在食堂吃也不知道他们的饭菜合不合你胃口,平时饿了有没有人给你煮吃。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孩子,周末有空闲时来看望阿姨,啊!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明月紧紧抱住阿姨,但她此刻没有哭,就说:“阿姨,以后您天天煮给我吃,我最喜欢你的味道。”

“唉!”阿姨眸间笑中带泪。

明月简单说句“阿姨保重”即刻匆忙分离,决绝独去。

望她远去毅然头也不回的背影,阿姨终于轻声哭出。习惯了这么个乖巧的“儿媳”一块生活,不觉又丢失,恍若又回当初那样又是一个人,孤零零冷清清的。

到了乡上,明月抬头望了望政府大楼,毅然抬脚迈进去,直奔书记办公室,敲门后明月上前问候。

“明月,来报到了?坐。”书记笑迎。

明月一刻也不想耽误,便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揣在手中,诚恳又严肃陈词:“书记,对不起,让您失望了!明月自知能力有限,恐不能为百姓谋取更多福利,难以胜任,望领导另寻良才。”

语毕,便将信封送到书记面前,上面赫然写着“辞呈”两字。

犹在书记惊愣的空隙,明月快速走出办公室,快速穿出政府大门,直往县城直达市里,全程关机。

然后就是高铁站。列车行驶,靠窗而望,看着穿过一个个地区,一座座城市,家乡俨然已远。

这一刻,明月深深体会,我的悠悠我的郎虽梦想大爱家乡,但这才是他走的路,遥远的一路新奇的他乡。

我不是女强,什么位高权重,在我追逐幸福的路上它根本不抵他给我的一个拥抱。她笑了笑。

一会他看到我是喜出望外呢,还是震惊呢?他会不会大骂我一顿呀?他要是骂我,我就哭,哭了我就躲他怀里,再骂我就闹,我还要上吊,哼哼!敢惹本小姐姐。

车到南站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五点。目击偌大的站,明月终于理解什么叫发达什么叫繁华。

她立即开机拨打弟弟的电话:“小跃,你在干嘛呢?”

“我下午休息,准备爬起来。”

“速来南站接我。”

“啊啊啊?王副乡长,你这会不应该是坐办公室的吗?你你你梦游了吧?”

“滚!立马给我滚到南站来。”

“你你你来真的?”

“你想让你姐在一个偌大的不分东西南北的南站丢失就不来。”

“真的假的?好好好,找个有标记的地方候着,我马上打车过去。”小跃喜得直蹦下床。

他还以为姐姐说的那番话后就真的无情绝情,于心责备她若真爱也不用心先了解一下真相呢。

“快点,先别告诉你哥,不然我打你。”

“挨服了油!”老弟干来一句。特么这两个人都想打我,我冤不?不过……高兴!

二十余分后,弟弟找到了她。

“你哥现在在干什么?”

“肯定在搬砖,他公司倒闭了。还欠了好几万块的网贷,没得时间找下家。”

“打车直奔他那。”明月发令。

于是,路上小跃绘声绘色毫无保留地讲述了他哥的所有经历与秘密,搞得司机无意旁听中也都感动一把。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