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冯世杰无意之中掌握了价值千万的秘密,这个秘密是什么呐?

不管是看过小说《遥远的救世主》还是电视剧《天道》,大多数人都会认为丁元英是一个“救世主”级别的高人,是强势文化的代表人物。然而,鱼乐嗨世界却认为冯世杰才是真正的“高人”正因为他无意中掌握了这个秘密从而奠定了他在丁元英的布局中的位置。我们来看一下冯世杰和丁元英的接触到底是怎么样的。

他从叶小明的口中得知有这么一位高人,但是他自己一定也要确认一下,这才会发生在讨论小提琴曲的途中的争执。书中原文是这样写的。

正当丁元英转身要走时,更让人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冯世杰站起来愠怒地对丁元英说了一声:“你先别走。”

芮小丹感到非常莫名其妙,问:“怎么了?”

冯世杰生气地对丁元英说:“唱片是你的,但曲子和演奏可不是你的,你谦虚什么?穆特是卡拉扬的得意弟子你知不知道?你说,这张唱片哪儿不好了?是萨拉萨蒂的曲子不好还是穆特的小提琴拉得不好?”

芮小丹也有些不悦了,说:“你这不是较真儿吗?”

叶晓明忙对丁元英说:“他最喜欢穆特了,穆特拉的《流浪者之歌》让他眼泪都掉下来了,还专门跑到北京看她的演出。你们走吧,别理他,发烧友就这德行。”

冯世杰说:“你这人说半句留半句,这不成心让我睡不着觉吗?好不好你说清楚,不说清楚就走,别怪我看不起你。”

芮小丹觉得这位发烧友有些过分,也为丁元英感到为难,道歉没道理,争论不值得,心想:大概这就叫发烧友吧。

丁元英淡淡地笑了笑,问:“咱们两个谁成心?”

冯世杰说:“有理说理啊!”

丁元英有些无奈,不得不点点头,说:“我个人觉得,穆特拉的《流浪者之歌》还不足以冠一个‘好’字。”

冯世杰质问:“为什么?”

丁元英说:“同一首《流浪者之歌》的曲子,以穆特与弗雷德里曼的小提琴相比较,穆特诠释的是悲凉、悲伤、悲戚,弗雷德里曼诠释的是悲愤、悲壮、悲怆,不一样,穆特多了点宫廷贵妇的哀怨,少了点吉普赛人流浪不屈的精神。”

冯世杰听呆了,芮小丹也听得入了神。

丁元英说:“海飞兹是伟大的小提琴大师,但是单就《流浪者之歌》这首曲子,他的诠释也不一定是最高境界。也许他太在乎技艺精湛了,反而染了一丝匠气,淡了一丝虔诚。以他们3人各自演奏的《流浪者之歌》相比较,我觉得穆特是心到手没到,海飞兹是手到心没到,只有弗雷德里曼是手到心到。”

冯世杰不解地问:“你刚才说穆特是少了点东西,怎么又说她是心到手没到呢?”

丁元英说:“心是愿望,神是境界,是文化、阅历和天赋的融汇。咱们都相信穆特想演奏好,但她的性别底色是上帝给她涂上去的,只要她不能超越上帝,她就抹不去性别底色的脂粉气。穆特的手,是一双女人的手。”

冯世杰服气了,嘴里也连连说:“服!真服!我一定把几个版本都买来听听。”

丁元英说:“那我们就告辞了。”

这时,事态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就在丁元英将要上车的时候,冯世杰竟然追了出来拦住丁元英,叶晓明跟在后面。

丁元英问:“还有事吗?”

冯世杰恳切地说:“这位大哥,今天认识你是咱们有缘。我姓冯,叫冯世杰,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无论如何你得给我这面子。你要有事先去忙,我在这儿等你。”

芮小丹说:“对不起,我们现在就是去吃饭。”

冯世杰立刻像被浇了一盆凉水,十分尴尬,却仍不甘心地说:“哎呀,这……太不凑巧了。要是你们不介意……我请你们吃饭吧,给个面子?”

叶晓明就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上插了一句:“芮小姐,你的音箱就是我托他做的,刚才正说这事呢,他以前做过音箱,他们村里有个木工作坊。”

这时芮小丹突然意识到:这是蓄意的,是冲着丁元英来的。她想,今晚的主客和陪客相互都不认识,多一个陌生人也无所谓,况且做音箱以后也免不了还有接触,就说:“丁先生,如果你不介意就一起吃吧。”

丁元英说:“行。”

叶晓明不等别人有下文,抢先半拍说:“我店里走不开,就不去了。”

冯世杰和丁元英第一次见面是在叶晓明的音响店里,关于穆特的《流浪者之歌》这张唱片的的讨论,冯世杰非常的执着于自己的观念,其实说白了,就是冯世杰为了证实高人而故意找茬,其实丁当时也看得出来,但是却没有说破。是他对世俗的包容,还是碍于小丹的在场,很难说的清楚,也或许是他内心的那份自傲,才会让他和冯世杰讨论一番。但不管怎么说冯世杰的目的达到了。阳谋还是阴谋,谁说的准呐?

又是因为音响,冯世杰、叶晓明在王庙村为芮小丹定做音响,从而有机会被冯世杰邀请到王庙村去吃农家饭。就连叶晓明都说:行啊,你真把芮小丹给请来了。

这是间接的和丁元英扯上了关系,

才发生了打枣子,请芮小丹,欧阳雪去他们村子里面打枣,并在吃饭的席中挑明了,我们村是贫困村里的贫困村,这样才有机会出现了后来的丁元英的扶贫事件,不管丁元英愿意与否,他都在帮助冯世杰在实现他自己的人生理想或者是目标。

这两次看起来用冯世杰自己的话来说,我们和丁哥根本就搭不上关系,但是他却生生的创造了机会,和高人丁元英搭上了关系

冯世杰在当时的情况下已经算是比较生活的不错的一种人,但是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呢?不忘初心是在扶贫的里面是表现的很明显,在于他本人善于整合资源并恰当地将自己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这是他还能继续参局的基础。其次就是他有一份较好的初心,就是带动村民一起致富,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也是基于这样一点冯没有落得刘冰一样的下场。

他在面对风险时产生这“以资本债权换设备”的举动呢?他最初的出发点是利他人“救”家乡,让村民脱贫致富,为村民众生着想,发心“成就”一村人,改变他们的命运,并且这发心一直没变过,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他在退股的情况下,还能够把生产设备机械全部抵押到自己的名下,然后又再另外拿出几万块还给欧阳雪,这就是他的善良之处,也是不忘初心的表现。所以才会有最后肖亚文入主格律诗公司之后给冯世杰预留股份的事情这样。

冯世杰善于用比自己智慧聪明的人来为自己做事,他能利用芮小丹从中穿线,聘叶晓明做总经理来管理,让虚荣的刘冰加入进来给公司跑腿,包括最后肖亚文成为公司法人,也是在为他和王庙村打工。冯世杰是大智若愚,有智慧。

冯世杰在这部书中或者这部电视之中的表现是非常圆满的,其实这就更好的诠释了一句话。所以他才是他才是天道电视剧中最大的赢家,而丁元英只不过是一个高人。

那么冯世杰悟到的这个秘密,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句话呢?请希望大家留言一起讨论。如果你也知道了,你会怎么去运用呢?

现在想来冯世杰无非运用了中国的人情世故的方式去接触鉴定丁元英,然后再利用我们国人的处事哲学,其中不乏送礼思维,对比思维。说是给丁元英反布局也是情理之中的,这都在小说中写的很清楚,虽然没有明确的说出来,但是也绝对是一个阳谋。不管你丁元英是否知道,但是你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最后冯世杰的目的达到了,这就是的冯世杰的高明之处。

当然丁元英也是善用这句话的高手,之所以会这种样子,是因为阳谋摆在桌面上,大家看得到,但是不容你不走进去。这可能就是丁所说的文化属性的问题吧!到底对还是不对?

- - - - -

感谢关注,我是鱼乐嗨世界,小人物的视野看世界,你有你的大世界,我有我的小视野。

私信发消息:秘密。赠送新年礼包,即可免费获赠本文所提到的《遥远救世主》电子书!以及免费获取一份本打开你思维的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