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说|一条狗的追求

  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了…我看到视线外的那几个小孩退到了河岸,他们活蹦乱跳地…他们在笑我……

  我又回到了小时候,我的兄弟姐妹们贪婪地吃着乳汁……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漆黑的一片,我发现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了……

  不,我要抓回这最后的时光,我不能就这样消失……终于…清晰了点,我好像又看到了妈妈,她正用她的舌头舔着我的肚子…这是我最幸福的时光……


初来乍到

  我在一个黑暗的地方呆着,这里和我的家不一样,没有之前的那种热闹劲,这里有点潮湿,还有点冷,而且我的妈妈也不在旁边了,和我长得差不多的兄弟姐妹们也不在这里。不过,听说他们好像也跟我一样去了从未认识的地方。

  我们被跟我妈妈长得不一样的动物带走了,他们是两条腿走路的,而我妈妈是四条腿,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称呼,叫做人。

  我们一个一个地被带走的时候,妈妈她看起来很舍不得,虽然她表现得很舍不得的样子,但最后还是让我们被带走了。我是最后一个被带走的,我走的时候妈妈闻着我的身体跟了我好远,到了走出家门不远的时候,她就这么一直注视着我远去,直到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

  从那之后我就一直呆在陌生的家里,这里让我很害怕,我很想回去,我一直很想妈妈,但是我爬不动,有时候我费了很大力气出去了,但又被这里的人抓了回去。

  今天同样是呆在那束草堆里,旁边空荡荡的,我只能缩在墙根前休息。我注意到地上爬着很多小小的虫子,他们有条不紊地前进着,有时候大一点的会飞的虫子会被那些成群结队的小虫子给吃掉,只要是在它受伤的时候。

  突然,脚步声往我这个方向来了,我知道肯定是这个陌生地方的主人,刚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常听见他滴答滴答的脚步声,他的脚很硬,被什么东西包裹着,有一次无意间我还看到他把“脚”拆下来了,里面竟然还有一只脚!

  声音越来越近,他的影子投到这个房间门口的范围越来越大,直到影子盖到了我,他才出现在门口。

  他是一个脸上有半截毛的人,除了从下巴开始一直到耳根那里的毛,就只剩下脑袋上那些毛了。

  他过来我身边把一个锈了的铁碗放在了旁边,我好奇地走过去看了看,发现那里面装着奶。

  闻着香气,我立马扑过去了,我已经半天没吃东西了,牛奶的味道跟我妈妈乳汁的味道有点像,不过这个好像更好喝一点。

  “嗯,牛奶喝得挺急的,还不是那么挑食嘛,这条狗好养。”那个人说。

  他低下身子想摸我的头,他的手就像一张巨大的盆子压了下来,我害怕得往后面躲了躲,可还是被他碰到了。

  他摸了摸我的头,又说“养大了帮我看家护院,家里还是养条狗好。”说完他滴答滴答地走了。

  我继续扑过去喝完了那碗奶。

  天色渐渐暗下来,这时我想活动一下筋骨,还有点好奇房间外面的空间。我舒展了一下身子,从草堆中爬起来,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

  刚到门口,我小心翼翼地左顾右盼了一下,这里还是跟我之前逃出去时一样的路,左边是通向一个大客厅的,再往前去就出了这栋房子,上次我就是从这逃出去后被那个人给抓了回来。右边的路通向后院,我看见那个人正坐在那边说着什么,旁边还有一个比他小得多的人,是个人类小孩,他背着书包跟房间的主人说话。

  我趁这个时间又跑了出去,跟上次逃跑的路线一样,我直勾勾地往门外面跑,可是每次跑到那道大门口的时候就让我头疼,那里有个高出地面的门槛,有我半个身子高。我走到那里又使出了一股劲爬,结果一爬上去就溜下来了,最后试了两次,我才爬上去。

  我跑向外面的空地,看到路上有几条大狗,其中有一条和我妈妈很像,和她是同一种类的狗。

  我想过去跟他们打一下招呼。

  就在我快走到他们旁边的时候,他们也发现我了,并且向我走了过来。

  那只白色的大狗打量着我说“谁家的孩子跑出来了啊。”接着闻了闻我。

  旁边那只像我妈妈的黑狗说“是那家的,上次我在路上吃东西的时候也看到过这小家伙,那次他被他家的主人抓了回去。唉,可怜的孩子,你真倒霉,你到了一个不好的人类家庭,你以后的日子难过了。”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我望着他问“为什么呀?”

  那只白狗替黑狗说话了“看来你才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刚学会用牙齿吃粮食,不知道人类世界的险恶。 ”

  “嗯?”我疑惑地说。

  黑狗凑过头来“还是不告诉你了,你不懂,还小,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好自为之。我们俩活半辈子了,看到过很多同类的悲惨生活。像你这个家之前就住进过一只狗,他还是我们之前的好友,跟我们关系很好,但因为他后来老喜欢跑出去玩,而他的主人对他又管得比较紧,所以后来就被他给链住了,最后不知道怎么消失了,反正之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他了。然后过了半年你来到了这里。”

  白狗听着不舒服,他向黑狗责怪“你跟他说这些话干什么?他这么小……”

  他们说了很多,可我不明白,好像他们在警告我在这个人的家里会不好过,但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算了,不管了,我只想找妈妈。

  我看了看跟我妈妈同一种类的黑狗,问他“你知道我妈妈吗?”

  黑狗一脸茫然“你妈妈?我不认识,你我都才见过,怎么会认识你妈妈呢?”

  白狗这时突然尖叫了起来,他告诉旁边的黑狗说“快走,那个人又来了!”

  那个人穿着滴答滴答的皮鞋出来了,那个小孩也跟在旁边。

  白狗和黑狗跑了起来,黑狗边跑边转过头跟我说“孩子,好自为之!”

  他们渐渐远去了。

  小孩看到我后高兴地把我抱了起来,他轻轻抚摸着我的头,我感觉很舒服,并依偎在他的肩膀上。

  “侄子,你很喜欢小狗啊!”那个人说。

  “对呀,小狗又可爱又听话,我可喜欢了,可是我爸爸妈妈不允许我养。”他的脸靠在了我额头上,我感觉很温暖。

  过了会儿他又抬起头跟那个人说“叔叔,可以偷偷送给我吗?”

  那个人摇摇头说“不行啊,我现在在家需要养一条狗,要不然没人看家护院,再说如果我给你了,你爸妈也不会让你养的。”

  小孩灰心地叹了口气,说“好吧。”他把我放在了地上。

  我看到他们两个人的脚,他们都套着一层壳。

  “没事,有时间可以来叔叔家里看它,你不是今年要小学毕业了吗,放假了可以过来叔叔这边玩啊。”

  “嗯,好!”小孩高兴地说。

  说完后,小孩就回去了,他被他的爸爸妈妈接走了,而我,又被带回了屋里。

  经过几次游走后,我发现我找不到家,而且还一天天熟悉了这里的生活,最后我不肯求走了,我的本能告诉我只能呆在这里生活。

  那位小孩过后又来了几次,他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他,每次看到他来我都会开开心心地去迎接他。他也每次会抱着我,我对他的喜爱程度超过了主人。

  主人是我熟悉这个家之后在心里对那个人的称呼,我把他当成了自己生存下去的唯一主管,没有他我可能没有好吃的食物,也没有睡的地方。虽然我不是很喜欢他,但在这个家里还是能好好生活下去,并不像之前那两条狗所说的那样。

  小孩有时候会跟他的爸爸妈妈一起过来这边吃饭。他们是一家人,会一起开开心心地聚餐,就像我还在妈妈怀抱中的时候,和兄弟姐妹一起吃奶一样。

  平常主人只会给些剩菜剩饭给我,但只要他们一家三口来到这里,我吃的东西就比较丰富,比平常的还要好吃。

  有次小孩帮我盛了一大碗饭,我闻着美食不顾一切地吃了下去,但因为吃得太快呛住了,我使劲地咳嗽想把喉咙里的菜咳出来,但是很困难,就在这时,小孩帮我装了一小碗水过来,看到后我扑上去喝得精光,喝完我才缓解,接着又吃了起来。

  我吃得肚子鼓鼓地,不能大幅度走动,没有精力陪小孩玩了,于是小孩把我抱在了他的腿上,又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和身体。我躺在小孩腿上静静地休息着,我看着客厅中间吃饭的主人和小孩的父母眯起了眼睛,我快睡着了。

  快睡着的时候,我感觉越来越不舒服,我突然很想拉尿,但是小孩扒着我,我下不来。就在小孩意识到我要拉尿正准备放我下来的时候,我拉了一点到他的裤子上了。

  “啊,迟了!”小孩拍拍被尿湿位置的旁边说。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拉出来再说。

  “这畜牲,乱搞事!”主人生气地骂着我,他看我把尿拉在桌子底下就把脚伸了过来。

  我两眼一翻,身体打了个转,碰到了桌子边上,我痛苦地嗷叫了一声。这时小孩想要过来抱我,但我以为他也准备踢我一脚的,于是害怕地躲开了。

  小孩不高兴地对主人说“叔叔,你刚刚为什么要踢它啊,把它踢疼了,你看它现在都怕我了。”

  小孩跟主人交谈着,我躲在墙角里不敢走动,为刚才主人第一次的攻击呻吟着。

  “它不听话,我当然要教训它,谁让它乱拉尿的,你过来给我看看,裤子搞得怎么样了。”主人指着小孩的裤子说。

  这次小孩的妈妈开口了“唉,没事,裤子我们回去再跟他洗,不要紧的。”

  喝得醉醺醺的小孩爸爸说“来,老弟,我们继续喝!”

  主人又拿起酒杯“干!”

  我的心情稍微缓和了会儿,小孩意识到我好了起来,就又过来抚摸我,我跟他开心地玩了起来。

  晚上,他们走了。小孩走的时候我很舍不得,我摇着尾巴出去迎接他,还跟着赶了一段路,他也舍不得地跟我挥手道别,最后我被主人叫了回去。

  从这次之后,小孩就很少来过了,在主人和小孩父母的交谈中,得知他上了初中。 


一小段插曲

  这个家里之后增添过一位女人,她是主人带回来的。

  这个女人起初在家和主人相处得不错,这个时期我在家里生活得也可以,因为他们很快就正式生活到一起了。在正式生活到一起之前,主人跟她聚餐过,并且请来了很多人,按人的说法好像叫结婚,比我们狗的繁衍方式更热闹更复杂。

  就是结婚那天,我吃了很多很多好吃的,是有史以来吃得最多的一次,那天长久未来的小孩也来了,他长大了。我刚开始没认出他,还是他先认出的我,他还惊讶我长得这么大只了,并且又喂了一次饭给我吃。

  结婚那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

  正式开始生活之后,他们过得很如意,时不时还出去几天,出去的时候主人会把我一个留在家里,留在第一次见小孩的那个后院里,不过主人还是会跟我留足够几天的饭菜,虽然是放了几天的饭菜。

  可好景不长,大约半年以后,他们两个的关系开始走下坡路了。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段时间我只是发现主人晚上经常出去外面游玩,到很晚才回来。回来的时候,我就会听到主人的脚步声,他的脚步声很小,不是滴答滴答的声音了。

  我发现他进了房间后开始跟女人吵架,他们两个吵的声音很大,最后还打了起来。女人撕心裂肺地吼着主人,在家里翻箱倒柜,还说主人跟之前的女人也是这样的,只是把她骗进来消除寂寞罢了,她早就知道了主人的德行,主人听着也只是一直解释。

  在他们关系恶化的这段时间,我常常会饿肚子,甚至几天吃不了饭,饿得发慌的我就会出门找吃的,到垃圾桶里找,到路边找,或者去左邻右舍家蹭饭,但会被他们赶出来。

  有次我出门找吃的时候又碰到了白狗和黑狗,他们看起来老了些,不像第一次见面时的年轻气盛了,他们的毛没以前有光泽了,而我现在就是他们那时的样子,不过比他们那时还要年轻一点,从年龄上来说。

  白狗摇着尾巴过来说“小子,看来你也渐渐意识到在那家生活的问题了吧?这几天我们俩经常看你出来找吃的。”

  我“其实也没事,我至少还能好好过下去,只是有时候会这样,主人偶尔会情绪不好。”

  后面的黑狗走过来跟我说“你能长这么大就很不错了,并且长得还挺强壮的,你找食物的能力不错。”

  我有点骄傲地说“还行啦,外面还挺好找吃的。”

  黑狗“看来你的情况还不错,不是我想的那样不如意,祝你好运!” 

  我“谢谢!现在你们给我的就是最大的亲切感了,自从那个小孩走了以后,家里的氛围就变得很冷清了。对了,我们以后还可以一起多见面吗,一起出去玩。”

  白狗“可能出来的不多了,我们现在出来的次数已经很少了,这次是偶尔出来透风一下。”

  黑狗“是的,我们现在年纪大了,只能在家里好好休息,家里的主人好好照顾着我们呢。孩子,好好生活,如果哪天受不了就跑了算了。”

  我从他们的话中感受到了不好的预感,随后说“嗯,我知道,但不会到那么严重的地步,我会好好生活的。”

  一个月后,他们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是我到离家不远不近的一个田野里发现的,那天主人又没给饭我吃,屋子的外面也没找到多少,于是我就单独沿路找到那里了,然后在坑里发现了他们的尸体,他们两个的尸体离得并不远。

  他们因为得狗疾死了,死之前他们来到这里默默离开了世界,他们可能是互相传染的。我看着他们俩已经没有任何生气的躯体感到莫名地悲伤,他们就像我的两个大兄长一样给我鼓励,第一次来到主人家也是,最后一次也是。

  为什么他们的主人没来找他们?为什么他们当时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可他们的主人还不去救他们的命,而让他们待在家里?我很期望当时他们也能把这个病传染给我,一起离开这个世界算了,可是不,我要活下去,因为生活中还有好多事情等着我。

  我又开始寻找食物了。

  过了半年,他们离婚了,离婚的前一晚他们大吵了一架,家里的很多东西被砸了,我也成为了主人发泄的对象,我的背上被主人用顶衣杆打了一条疤。

  第二天早上他们就离婚了。

  离婚后的一些日子,主人又尝试过找女人,可是因为主人的行为再没女人敢跟他结婚了,于是家里再次恢复成我和主人两个了。


锁链

    在这之后,主人对婚姻之事不再关心了,他过上了一个人的生活。

  主人的生活习惯越来越差,每天出去游玩,早出晚归,晚上回来的时候还带着醉醺醺的样子,如果生气的话他就会在家里乱砸东西,我就这样蜷在墙角默默面对着主人的发泄。

  过了没多久,村子里增添了几条新的大狗,我们很快就熟悉了,我只要出门就会找他们玩,或者跟他们一起找吃的,主人有时候因为生气不给吃的给我的话,他们会好心的带我填饱肚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呆在这个家,家里的氛围越来越糟。因为这个原因我时常出去和认识的狗逗留和嬉戏,有时候主人几天不回去的话我也不会回去,要不然关在家里吃着份量少的食物,我就会饿几天肚子,那种感觉真是叫人难受。

  主人准备出去几天,他给我留了两大碗的食物,他走后我闻了闻,是一个星期前吃的,不过能吃就行了。我不知道他会过几天才回来,可能我对于他来说只要不饿死就行了,他现在对于什么都无所谓了。

  唉,为了这几天过得舒服我就多出去溜溜吧!

  屋子后面有个隐蔽的小洞口,我可以从那里拱出去,我压着身子使劲一拱就出去了。

  还是外面的地方好玩!路上来了几条跟我差不多大的狗,我过去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他们对我也热心的打了个招呼,随后我们就一起去嬉戏了。还是跟自己的同类玩耍好,无忧无虑的 !

  我跟他们逛了很多地方,有些位置是我还没去过的,他们主人的家里好热闹,有好多食物,而且他们的主人会分很多好吃的给他们,我羡慕极了。

  我看着这些美食口水流了下来,但我不能进去屋里,因为他们会赶我出去,我只能在门口逗留一会儿再走。不过这些兄弟们挺好心的,有时候他们几个会叼没啃完的骨头给我吃,真的是太感谢他们了。

  我在白天的时候会跟他们玩一整天,并且开心得不想回家,只是到了晚上我才会回去。对于吃饭我也不在家里了,因为主人跟我留的菜已经吃光了,在家里的后院等别的地方寻找食物无果后,我就只好出去找吃的。我现在变得可能跟主人差不多了,早出晚归。

  可是主人走后的第三天晚上,我在家里听到了可疑的声音,我每次晚上回来后听见厨房里有某种动物吃东西的声音,我警觉地进去后用鼻子闻了闻,发现是只老鼠,我偷偷过去想抓住它,可是它异常灵敏,就在我的牙齿咬到它的前一刻,它一溜烟跑了。

  我奇怪这些老鼠的鼻子怎么这么灵,在哪里都能闻到好吃的,要是我也能像它们那样就好了,什么好吃的东西都可以找到。

  第二天一大早,主人回来了,他的表情很沮丧,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从他平常的行为里能看出来,绝对是婚姻、人际和钱财的问题。

  主人一回来就卧倒在床上睡着了,睡了很久才起来。就在他到厨房准备烧晚饭的时候,他突然惊叫起来了。

  “哎呀,我的天,这怎么破了这么大个洞,被老鼠给偷吃了呀!”主人抓着头发恼怒地说。

  他低身翻了翻装饭袋旁边的一个柜子,里面的一些肉和菜也被啃了。主人看着混乱的食物柜,生气地把它们丢了出去。

  主人愤怒地看着乱糟糟的柜子“怎么回事,我的人生就这样了吗?回来连饭都没有,就连老鼠都敢跟我作对!”

  主人走出了厨房门,他看见我了,此刻我正在院子里乘凉,他看了我几秒钟后,突然朝我走了过来。

  “你这死狗,咋不帮我看一下家呢!门锁着都看不好!你为什么不捉老鼠,你也是来跟我作对的吗?”他说着拿起了扫把。

  我见形势不对绕开了他。

  “是嫌我给饭给少了吗,能把你养这么大就对得起你了,不像我上一只狗,老子最后还把它卖给狗肉的了,要不是我现在需要屋里有个活物陪着,而且还能看家护院,我早就把你卖成狗肉钱了!”

  主人拿着扫帚赶着我,我害怕地躲着,主人看打不到我就把后院门关上了,最后我跑不到哪里去了,就被他打得伤了几处。

  不过这都不要紧,我难过的是他不想我跑出去,把我给链了起来。

  那条冰冷的像蛇的东西把我的自由给箍住了,这时我想起来曾经那两条狗给我说过的话:主人在我之前养的那条狗因为老喜欢跑出去玩,被主人给链住了,就这样锁了大半生。


隔绝的自由

  我很想出去,想看一看那些友好的兄弟们,想看一看那片田野,每次看见主人出去的时候我都会乞求地叫他,可他好像什么反应都没有,跟平常一样若无其事地出去了,只留下我孤独地守在屋里。

  自从被锁住后我才发现,自由的生活真的让我无比向往,踏出大门外的世界是我每天的追求。

  我现在窝在后院的旧衣服堆里。看着衣服堆,我想起了刚刚来这个家里时的情景,那时我窝在仓房的角落瑟瑟发抖,主人走过来喂我牛奶喝,他摸着我的头,那时他对我还不错,而我现在的这个位置,就是第一次见小孩的地方。

  唉,不知道小孩现在怎么样了,自从主人和那个女人离婚后,他就没怎么来过了。

  我挺想他的。

  我现在饿了,想吃点东西,旁边还有盛满的饭,里面什么菜都有,虽然不新鲜了,主人自从把我链住后,饭菜倒是比以前多了。

  我贪婪地吃了起来,那种可口的食物香气让我暂时忘记了孤独感。我大口大口地吃了很多,直到吃得撑住我才停下来。

  我躺在衣服堆上休息了会儿,阳光照在我身上,感觉很舒服,这时我有点困了,暂时睡一下吧。

  睡醒的时候太阳移开了一点,我抬头看看头上的葡萄树,上面停着几只鸟,它们叽叽喳喳地叫着。两只大鸟互相依偎着,它们看起来很幸福,我起身想看得清楚一点,但它们却飞走了。

  每次有别的动物来的时候我都会很高兴,至少还有动物能看见,我就不至于感到孤独,现在鸟飞走了我又感觉孤独了。

  现在我听到外面有狗在叫,不止一只在叫,从这些声音听得出来他们是我曾经的玩伴,他们还分过食物给我吃。我回应了他们的声音,他们听见后也回应了我,我们就这样互相交流了很久,直到双方都无趣了才停止。

  我现在宁可主人回来也不愿意自己单独待在这里,现在天渐渐黑了,主人为什么还不回来?我的肚子又饿了,我不能像以前一样自己出去找吃的了,我希望主人快点回来。

  太阳下山后不久,门响起了钥匙的声音,主人终于回来了!看来他今天心情还不错。

  我高兴地去迎接他,身子不由自主地转动了起来,地上的衣服也被我的脚给弄乱了,可主人没有理会我的高兴,他进去厨房做饭去了。

  我盘坐在我的小窝上,静静地等待着食物的到来,厨房里飘出来的香味时不时会让我流口水。

  在我忍受过了主人吃饭的时间后,他终于把剩下的饭菜倒给我了,我把它们吃的精光。


新成员

  这段孤独的生活一直持续着,直到家里增添了一位新成员,一只橘猫。

  它是只比我小一大半的黄色橘猫,它是被主人从路上捡回来的,因为主人想清除掉家里的老鼠,所以就把它带了回来。

  我从小到大没见过几次猫,偶尔出去玩的时候看到过几次,它们飞檐走壁哪里都能去,我有时候挺羡慕它们的,要是我能那样,跑也能跑躲也能躲,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它还比较听话,刚来我家的时候不吵不闹,没惹过什么事情,我和它很快就玩熟了。主人不在家的时候是它陪着我度过孤独的,每次它都会过来找我玩。

  有一次它两天没回来,主人和它都出去了,唯一陪着自己的伙伴不在身边,我又感到很孤独,那几天我无趣地在家里睡觉、打滚和吃饭,就这样重复做着这些事情。

  不过第三天早上它突然回来了,它打着哈气走在后院的屋檐上,我看到它叫唤了几声,我问道“伙计,你去哪儿了,咋几天没见你的身影?”

  它走了几步后停下来说“这几天我出去旅游了,你不知道吧,这几天我经历了可好玩儿的事情,我跑到了更远的地方玩,那里有好多好多我不认识的人呢,我还去过一条河边,那里有很多人,是捕鱼的,他们有时候会漏掉些小的鱼,我就会过去叼走吃掉。”说完它舔了舔自己的脚掌。

  我“不至于连续在外面呆几天吧?那你每天睡在哪儿啊?外面的路上睡吗?”

  橘猫有点得意地说“我是猫,跟你们狗是不同的,我们身子轻盈,哪儿都可以爬上去。”它跳了下来,步履矫健地走到了我面前。

  我“我猜你到外面交了新朋友吧,看你高兴的样子。”

  橘猫“你猜对了!我还在她家过了一夜呢!”

  “她家?”我好奇地说。

  橘猫绕到我身后“是啊,我们两个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呢!话说,你该不会从没见过母的吧?”

  我有点羞愧地说“当然…当然见过啊,我出生的时候妈妈照顾过我的。”

  橘猫藐视道“这个不算,谁没有母亲啊,我是说除母亲之外的异性。”

  我很无奈,又趴在了地上,我呆呆地看着它说“唉,小时候肯定在外面见过几次,但没跟她们交流过,我们村这里的母狗不多,我的妈妈应该也不是这里的狗,而且我成年后不久就被主人给链住了,所以母狗没咋见过。”

  橘猫有点同情我,它坐在我身边安慰道“唉,我能理解你的感受,被链着失去自由的滋味是很难受。不过我觉得人类对狗都不咋当回事,之前我还看见一群人类的小孩把一条半大的狗给打死了。”

  我感觉瑟瑟发抖。

  “你在哪看见的?”

  “忘记了,我这几天跑过很多地方,应该是隔壁村交界的地方吧。”

  “那条狗就没主人吗,没人去救他吗?”

  橘猫露出了一丝憎恨,它说“救?他们残忍地虐待它就像我吃老鼠和吃鱼一样正常,旁边路过的人也是没当回事儿!”

  我不想再听下去了,我切断了这个话题“看来呆在家里也有好处啊!好了,我们先不谈这个了吧,你现在吃了没,我们一起吃吧。”

  “嗯,好啊。刚好我也饿了。”

  我把主人给我留的一些食物分给了它,我们一起吃了起来。

  没过多久,橘猫就有了一窝猫仔,还是它专门跑回来跟我通风报信的。

  那天,它激动地从我曾经常去的出口那里拱进来对我说“嗨,朋友,我有孩子了!我有孩子了!哎呀,你不知道他们多可爱,简直就是我的缩小版。”

  我高兴地说“真的吗?好羡慕啊!”

  橘猫想了会儿有点失望地说“可是你不能出去啊。”

  我低头看着身边的链子,也失望了起来,“唉,是啊,不过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你能每次进来告诉我外面世界的美好就足够了。”

  这次谈话之后,它还把它的伴侣带过来我们楼顶上过过夜,那天那只母猫紧紧跟着橘猫,它们看起来很亲密。母猫来的时候还跟我打过招呼,我们互相认识了一下,我还得知它是那条死去黑狗的主人养的,它的主人在黑狗死了没多久后又养了它。

  那天晚上,月亮在空中挂着,时不时还有乌云从中飘过,天上的乌鸦为夜晚的寂静插入了几声尖叫,在主人的呼呼鼾声下,屋顶上的两只猫依偎在一起,它们看起来很幸福。

  屋底下的我注视着这一切,我不羡慕橘猫,因为我只追求心中的自由。


大雨中的温暖

  这天,风呼呼吹着,后院的树被吹得乱舞,撒落下纷纷扬扬的叶子。

  因为主人家里来了客人,我就被辗转到了前院边。前院就是大门口那里,我家的前院是一块水泥地,主人后来找工人修筑的。

  自从主人离婚之后就好久没见过来客人了,而这次来的客人比较多。

  当天中午的时候,我看到一位大高个子的男孩,他穿着时尚的衣服,显得很有精神。

  就像许久未见过的朋友一样,他来我家看到我后立马过来抚摸我。

  “哎呀,好几年没看到你了,老伙计,还认得我吗?我是从前那个小孩啊!”男孩兴奋地说。

  我闻了闻他的手几秒钟后,想起来他就是曾经的那位小孩,立即高兴地朝他扑了上去,我甚至激动得想哭出来,我叫了几声,像见到一生的恩人一样拥护着他。

  中午的时候,他吃完饭后会像以前一样夹菜给我吃,我对此特别感激,我又吃上了一顿平常吃不到的美味食物。

  小孩只吃了一顿就和他的父母走了。

  就在吃完饭后没多久,开始下雨了,雨渐渐地越下越大,屋外的人们开始往屋里躲去。

  没一会儿天空就暗了下来,这时我的身上也滴满了雨水,身上的毛发都已湿透,我乞求主人快点把我放进去,但是他没有来。

  我伤心地哀嚎着,屋里准备娱乐的人们没一个注意到我的声音,如果那位男孩还在的话,他绝对会把我放进去的,可是他走了。主人和他的客人们都聚精会神地玩着游戏,没一个人注意外面的动静。

  我任凭狂风暴雨打在自己身上,未修剪的毛紧紧贴在我的躯干上,雨滴也滴在我的鼻子上,但我没有管它们,我只是低着头伏在身子里面让自己不受这股寒冷。

  持续了这种状况一段时间后,我还是受不了了,我筋疲力竭地低声叫了几声,终于,一位出来拿东西的中年女人看到我狼狈不堪的样子后把我牵了进去。

  我这时忘记了要感谢身边的这位女士,像逃过九死一生一样开心地往屋后面跑。我跑到仓房门口抖掉了身上的雨水,抖干净后我走进了仓房,又睡到了我小时候睡过的地方。起初我一直睡不着,因为身上太冷了,一直瑟瑟发抖,于是我去叼了几件旧衣服垫在了草堆上,这才温暖入睡。

  我安详地做了个梦,梦见妈妈用她的乳汁扶养我长大,兄弟姐妹们在旁边也跟我一样吮吸着。

  到了晚上我才醒来,我是被橘猫叫醒的,它又出去玩了几天,听它说它在那只母猫家过得很好。

  它看着我说“伙计,你怎么看着这么没精神啊?”

  我伸了一下懒腰,然后回答“我今天被雨打湿了,来客人的时候主人忘记放我进来了,所以我的身体很虚弱,睡了一觉才感觉好一些。”

  橘猫很同情我,它说“你等一下,我跟你带点吃的来。”它去叼了一条鱼来给我吃,我开心地吃下去了。

  客人吃完晚饭走后,主人把吃剩下的饭菜倒给了我们俩个,我和橘猫都贪婪地吃了起来。

  吃饱后我们就睡了,今天晚上我们两个一起睡的。


孤身一人

  我和橘猫开心地生活了两年,就在两年过后不久,发生了件让我伤心欲绝的事情,它被毒死了。

  我目睹了它的临死过程。

  那天正常如初,它高高兴兴地出门远游,半天没有回来,我也一样在自家的后院呆着,孤独地等待着伙伴的归来。

  晚上它一直没回来,我以为它又是去别人家过夜了,就没多在意,可就在半夜的时候,它发出难受的救命声回来了。它拖着不听使唤的身躯缓缓地向我走来,这次它没有爬墙,因为它走不动了。

  它走到我面前,哀嚎地对我说“我的好朋友,我快不行了,我吃了人类下的毒药,我快死了。”

  我着急地闻了闻它,本能地打了个转,非常着急“好伙伴,你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吃到了毒药,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它艰难地发出声音说“因为…我擅长捉…捉老鼠,为此主人很受用我,但是…但是,因为我过度抓老鼠…导致…老鼠跑到隔壁几家了…然后,然后有一家的人为了报复,把沾了毒药的碗放在离我们家不远的地方,我被引诱过去后,就吃掉了……”

  “那你没发现吗!你怎么吃得下去呢!”我生气地说。

  “我…我…刚开始也不知道,人类的东西我们不明白的,吃过后不久才会后悔。”说完,它踉踉跄跄地蜷伏在我身边。

  我焦急地舔了舔它的身子,巴不得它快点好起来,我想跑出去告诉主人,可是我又被铁链链住了,走不开。我无可奈何,最后就眼睁睁看着它痛苦地死去了。

  第二天主人回到家,看到了死去的橘猫。他刚开始只是很诧异,过来检查了橘猫的尸体,确认真的死了以后,只是生气地咒骂了几句下毒的那个人,转手就把橘猫埋掉了。

  现在,屋里又只剩下我和主人了。

  我已经是老狗了,我十岁了,年轻的时光早已离我而去。对于锁链,我早已习惯,虽然心中还是期盼那份自由,但是经过这么多伙伴的离去,我已经不再像当初那么强烈了,我的灵魂好像被禁锢在了这个地方。

  我回到了当初的起点,主人继续出去游手好闲,我继续在家呆着,只要他几天不回来的话我可能又会饿肚子。

  橘猫走后的日子我过得比较艰难,只要一个人在家就会忍受无边无际的孤独,主人在家的话也不好过,因为他一日不如一日,他的脾气越来越大,在外面回来后会无缘无故地砸东西,虽然我不理解,但我想无非又是人类那些败坏的龌蹉事,让他们自己难受不堪。可是主人却嫁祸到我身上了,他回来不高兴地话会对我动手,他有时会用扫把打我,有时会踢我一脚,有时把我的饭踢掉,他好像把我当成了他的出气筒,我的身上留下了不知多少被他打的伤疤。不过他打的那些伤疤不是最严重的,我脖子上长期被链子箍住的地方才是最严重的,那里留了整整一圈很深的疤痕。

  在他虐待我最狠的期间,孤独竟然成了我唯一期盼的清静时光。他走后,我单独在家会观察地上的虫子,我会和树上的鸟儿交流,甚至还自言自语。有时候没吃的话我会吃地上的虫子,或者把碗里沾着的油舔得精光。

  在我体验孤独和被主人虐打的痛处不知多久后,某一天我赫然发现脖子上的锁链松开了一些。因为长久没换新锁链和经常被雨水打湿,再加上主人近期对我频繁地敲打,导致靠近脖子那里的零件松开了。

  这时我体内追求自由的本能觉醒了,我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想挣脱掉锁链,我拼命地摆着头想把它甩开,可是因为我年纪大了,不是很灵活,不好使。我又找别的方法试了一下,我转过头用牙齿想咬住那里,可是很困难,只能碰到一点。

  我试了很多次后还是没用,链子只被我的牙齿刮掉了几缕锈铁皮。

  我失望地休息了会儿,待体力恢复完毕后,我想了个办法,我用一边的脚掌撑住锁链下面的部分,然后用牙齿牢牢地扣住铁链松掉的地方,就这样嘴脚相互合作扯断链子。

  我用劲全身的力气,身体还不停地摆动着,经过我很长时间的努力后,铁链已经很松了。

  最终,我用牙齿死死咬住,把头使劲一甩,“碰”的一声,铁链掉了。我看了看关了我大半生的链子,它掉落在地上,就像枯萎的手随着时间的流逝松懈了,没有了任何紧箍的力量。

  链子断开了,但我脖子上的项圈还没拿掉,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管冲出那个口,那个通向我曾经自由的出口。

  我不顾一切地跑了出去,我飞快的步伐并没有因为我老去的身体而变慢,反而是越来越快了。我边跑边看着路边的景色,那些树,那些房子,它们都还在,我眺望着远处,田野也在,我好像看到白狗和黑狗也在那里奔跑着,他们为我获取自由而高兴地跑着。

  我转头看了看身后的家,这是我住过一辈子的地方,这里留过很多好的回忆也留过很多坏的回忆,但是再见了,我不会再回来了,我要去这离开许久的世界过上我的自由生活。


离去

  我不知道自己跑到哪里了,我忘记了方向,直到精疲力竭我才停下来。

  停下来后我才发现跑到了一条湖那里,这里有很多人在钓鱼,捕鱼人的旁边还放着很多奄奄一息的鱼。

  橘猫曾经来过这里。

  我沿着岸边跑了起来,这里的美景真好看,犹如仙境一般,可能关太长时间了,我觉得哪里都让我兴奋。

  我跑到一处草丛堆,准备躺在这里睡一次自由的觉。我躺下望着天空,上面的鸟成群地飞着,比在家里看到的多太多了;草丛里发出蛙叫声和很多虫子的叫声,我清晰地听着这宁静的一切,渐渐入睡了。

  就在我快进入梦乡的时候,我听见了脚步声,其中还有人交谈的声音,他们互相打闹着。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我起身坐了起来,来者是一群不大不小的孩子,他们勾肩搭背有说有笑的,我探出头看了会儿想走到离他们远一些的地方睡觉,因为他们有点吵。

  我走动的那一刻,他们发现了我,其中一个胖胖的孩子说“喂,你们看,草堆里有一条大狗,它身上好脏啊,全是泥巴,应该是条流浪狗吧?”

  一个凶神恶煞的高个子说“我们要不要再来一次打狗游戏,上次那条狗太不经打了,一下就被我们玩死了,这次看看这个比较结实的狗咋样?”

  “好!”其他几个小孩应声答道。

  他们的交谈中好像是在说我,他们说完后小心翼翼地向我走来。

  那个凶神恶煞的孩子在荷包里掏出一个像火腿肠的东西,扔在了离我的不远处。我看见后试探性地过去闻了闻,就在这时,他们对我一拥而上,我发觉后赶紧跑了起来。

  我左右躲闪着,他们很不容易抓到我,但是因为他们人多再加上我年纪大没有足够的精力,促使我无法冲出他们的包围,如果是以我年轻时的体力我绝对会轻易躲过他们,可是现在不行了。

  通过他们的驱赶,我被逼到了河边,他们几个人围着我哈哈大笑着,我在他们的包围圈中不敢动弹。他们的影子投在我身上,我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无视生命的杀气,这让我产生了极大的恐惧。

  我想再找空隙跑掉,可是没有供我跑的地方了,我对他们狠狠地叫了起来,因为我的嗥叫让他们暂时空出了一个位置,可那是靠向河里的,而且我还是第一次游泳,不过为了保命我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用两只前脚拼命往河中间游去,他们也紧紧跟着我。那个凶神恶煞的孩子一溜烟潜入了水中,不一会儿我感觉我的后腿被抓住了,我死命地挣扎着,可是挣脱不开。紧接着他把我整个抱住,然后叫其他的小孩也过来帮忙。

  我就这样无力逃脱了,我被几个人类小孩捉住后准备接受他们对我最后的酷刑。

  领头的孩子一声令下,他们一起把我的头按到水中。这时我瞬间感到呼吸不畅通了,我的喉咙进了很多水,脖子就像被沉重的石头压住一样,难受至极。我拼命地挣扎着想咬住一个人的手,可是他们所有人把我牢牢地扣住了,我根本无法动弹。我从水下能看到他们开心的表情,那种扭曲可恶的表情。

  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我的疼痛感也缓缓消失了,大脑有种轻飘飘的感觉,他们好像正离我远去。

  在我彻底无力反抗之后,他们把我放掉了,我隐约听到那个领头的孩子说“想不到这条狗挺得时间还很长嘛,虽然是只大狗,不过它老了不中用了,哈哈哈哈,它搞不过我们,我们先送它一程吧!”

  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了…我看到视线外的那几个小孩退到了河岸,他们活蹦乱跳地…他们在笑我……

  我又回到了小时候,我的兄弟姐妹们贪婪地吃着乳汁……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漆黑的一片,我发现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了……

  不,我要抓回这最后的时光,我不能就这样消失…终于…清晰了点,我好像又看到了妈妈,她正用她的舌头舔着我的肚子…这是我最幸福的时光……

  所有的回忆闪过,随后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我心中那最后一丝呐喊:这就是我所追求的吗?不,这不是,我要离开这个世界,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结局2

  那个凶神恶煞的孩子在荷包里掏出一个像火腿肠的东西,扔在了离我的不远处。我看见后试探性地过去闻了闻,就在这时,他们对我一拥而上,我发觉后赶紧跑了起来。

  我左右躲闪着,他们很不容易抓到我,但是因为他们人多再加上我年纪大没有足够的精力,促使我无法冲出他们的包围,如果在是在年轻的时候我绝对会躲过他们的,可是现在不行了。

  不过,就在他们对我一拥而上的时候,我为了冲开这个包围,使全身的劲向其中一个孩子扑了上去,我好不容易得到的自由难道就能被你们这些混蛋小孩给毁了吗?不!我撞到他们后还顺势咬上去,不过我没有真的咬进去,只是咬到了一个人的裤脚。

  我威猛的气势暂时把他们吓开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猛地朝人群之间的一个空隙冲了出去,我头也不回地拼命往前跑,他们的追赶声在我身后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了空气中。

  我不知道跑了多久才停下来,为了离开这个鬼位置我绕了很远,肚子饿了就在路边的垃圾桶找吃的。偶尔还能碰见几条早已流浪的大狗,他们看起来特别的脏,眼神中早已没了生气,不过他们的生存能力挺顽强的,不管多臭的东西他们都能吃下去。

  我与它们结伴而行,在流浪的道路上互相帮助着。

  一个月后,我们不知道流浪到了哪里,这里的房屋高大,比我以前的村子大多了,人也密密麻麻的。

  这里是一座城市。

  因为城市的建筑物占地空间大,还有人流多,我们几只流浪狗只能在非常偏僻的巷口或者垃圾堆旁边作为栖息地。在这里我们又认识了一些其他的流浪狗,他们曾经是这里的人们丢掉的,从毛发看得出来跟我不是一个种类的。

  然而我的流浪生涯很快就结束了。

  有一段时间我时不时会看见一个团体的人过来收流浪狗,他们会用一个铁箱子把那些受了伤或者过得很惨的流浪狗给捉进去,然后带到一个我完全不知道的地方,就这样消失掉。

  因为他们经常来流浪狗的聚集地观察,为了防止被他们捉住,我和几只结伴的流浪狗躲避着他们。可是他们的捕获技术太高超了,我和我的伙伴们被他们使计抓住了,被关进了那个让我害怕的铁笼子,其他几位伙伴也被关了进去。

  我们就样互相看着对方被这些陌生人给抓走了。

  我一路上想着我到底会被带到哪里,我会被他们给杀掉吗,就像我跑出来的时候遇到的那群恶毒的人类小孩那样?还是把我们卖给吃狗肉的?想到这些我不由得非常憎恨人类,我从小到大遇到好心的人类可真少。

  我恐惧了一路,可是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却发现,这是一座很大的院子,里面装着数不清的流浪狗,它们各式各样的,有断腿的、有瞎眼睛的、有掉耳朵的、有脱毛的,甚至还有断了半截身子的。虽然看着这些同类我感到很同情,可是他们看起来好像生活得很幸福,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

  被送到后,他们为我清干净了身上的脏污,为我剃了毛,还把我脖子上的项圈解除掉了,里面的伤口也被他们包扎得好好的。他们把我打理得很干净,我又恢复了往日的样子。

  打理干净后,他们就喂了些吃的给我,这里有很多食物,是他们这些人专门为我们流浪狗准备的,最后我了解到这是所宠物救助站。为此,我感觉他们不是坏人,他们和曾经的小孩是一类人,我彻底放心了下来。

  我很快就熟悉了这里的生活,我和各式各样的朋友们开心地生活着,这里是属于我们最安全的栖息地。

  我的大半辈子,大多生活在人类的阴暗面下,但就在我追求自由的最后一刻,却触摸到了人性的光辉。

  我所追求的,终于迎来一个好的归宿。

~~~~~~~~~~~~~~~~~~~~~~~~~~~~~~~~

注:本作品分为两个结局,第一个结局狗最终怨恨而去,这个结局比较残酷,但观感冲击力较大;第二个结局是我特意为不喜欢第一个结局的读者而安排的,偏爱哪个结局看读者个人的口味。

  另外,第一结局是致敬日本作家夏目漱石的《我是猫》,不过和《我是猫》不同的是本作品更加强调人性的恶,书友可以对比这两个结局:

我是猫封面

我是猫结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