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两眼论,用围棋洞察世界》

偶然间看了老喻的公众号,总会给人不同的思考。

周末,品茗,谈人生,难得惬意。正如老喻公众号的名称,孤独大脑。也许洞悉的太过透彻,才倍感孤独吧。

碰到高人,谈在前,品在后。再珍贵的茶,怎比的智者的一招半式。

那耳提面命真的受用匪浅。在下真的愚钝,要消化好久的。

活下来

人生如棋,围棋刚刚开局之时,满盘皆是气,任何一个位置都有无限的可能。

慢慢的高手们,给棋局下了一个的定式。这就是开局,任凭其千变万化皆在其定式之内,我们都应该按这一招一式开始,如果没了这招式,就大逆不道。

几百年来,这招式就成了天条,没人知道定式是怎么来的,只知道天条是不能触碰的。

棋局过半,一番厮杀过后,刚开始满盘皆是气,到现在气已去了一半,能下的位置,也就变得少了许多。

人生如棋,棋局过半,才发现已不像开始的时候,有众多选择,这气越来越少,似乎能选择的路也变的窄了不少。我们自己就把自己约束在天条之内了。甚至成了这天条最坚定的捍卫者。

气尽棋忘,局中无气可以落子的时,这棋也就结束了。

活下去很重要,任何时候,你都得看到这棋盘中所有的气。在这个无限维度存在中,说不定其他维度的自己正在选择着不同的气。可自己是否真的看到了这些存在的气,我们眼中是一盘棋,还是这棋盘中的一个角落。本来是下棋,可确下成了棋盘上的一子而已。

人生两眼

下过围棋的,哪怕像我一样只是仅仅懂下期规则,而没真正懂的围棋的人,似乎也明白,要能活棋,就得做眼。

有两眼才是活棋的重要性。

棋局的关键不是定式,而是是否可以聚气成眼。当开盘中,随处可见的气,成了棋盘中的眼,这期自然就活了。

可当有一天我们碰到艾尔法狗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个定式,不一定是对的。阿尔法狗总会出现天条之外的路数。柯杰只是游走在框架之内的天下第一,时常也有天外飞仙,神来之笔。可这在阿尔法狗眼中太过平常的路数,也就没有了惊艳的效果。

阿尔法狗没有定式,只是能全局来构建每一步棋,这就是阿尔法狗的眼睛。

围棋每一步都有万千幻化,总有无限可能,也许每步不可能的棋局,都已经在阿尔法狗自己的博弈中幻化过一遍了。阿尔法狗也计算不了围棋的所有变化,但他能从当下这一步,看到未来眼的轮廓。这才是AI真正厉害之处,从眼下的条件,预测未来。你以为的所有变化都在定式之内,也就成就了AI的预判能力。

我们以为AI在预判未来的无限可能,其实AI只是在计算,你会出现的无限可能。

阿尔法狗计算不了围棋的万千幻化,确能计算出当下人类的幻化。不管有多少个无限维度,你拥有的充分必要条件,也就知道了下一步的可能。我们真的可以跳出这个圈子吗?

两眼之洞悉

我们能看到天才都有自己的两眼,这种交叉与跨界,无不让人在认知上有一个不同的台阶。

(以下例子,皆摘抄老喻的公众号,孤独大脑)

星巴克:咖啡连锁+客户关系

亚马逊:电商+云计算

硅谷:斯坦福+科技创业

深圳:腾讯华为+青年精神

贝克汉姆:任意球弧线+苦心经营的商业轨迹

李安:家庭的东方传统文化浸淫+美国学院派电影的修炼

两眼之间的交叉和跨界成了认知上升的阶梯。

不知道人类和阿尔法狗会不会成为也成为彼此的眼,说不定

未来:人+AI

点与杆,一眼为点,一样为杆,那么就有更多不可能变为可能。拥有支点以后未来会超越你的想象。你不该去想象未来,你能想象得到的,都已经被现实超越了。这种乘数,超越了当下的认知。

独眼划行

很多人,甚至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眼在哪?更加谈不上两眼了。

我们只是依靠一直自己都找不到的眼,独眼而活。我们没有眼,自然看不到诗与远方。

我们只是对外的欲求太大,而缺少了对内的自己的认知。

独眼而活,只是开着单轨车努力着……

比努力更加重要的是选择,生活中很多人不是缺少足够的努力,而是选择比努力更加重要。

在下围棋的时候,当棋手被框定在定式里面的时候,就是花了一万个小时,再高的棋艺,也算不得顶尖高手。

面对埃尔法狗的时候,根本不明白机器在干吗?

我们能看到独眼的企业,在一个风口里活的很好,但是面对未来,最大可能就是被收购。缺少成长。

独眼的世界,看着很普通人一样,瞬间就感觉少了一半的认知。

(笑来老师说的学习英语,不懂得英语,缺少了西方思维的基础,是不是也是对这个世界缺少了一半的认知;不懂的编程,没法和机器交流,在未来是否也缺少了对未来的认知。细思恐极。)

眼于自己

细思恐极,没有了英语和编程的技能,我们看到的世界是残缺的。那种残缺似乎并不影响生活,真的不影响吗?没有了清晰的概念,以及认知的不全。带来的就是成长上更大的瓶颈。

这种瓶颈真的无法逾越的鸿沟。

眼下的自己,突然发现自己的气越来越少,困在开局的定式中。

在ai面前,我们就是赤裸的,只要大数据对我足够的了解,那么我的所有可能就是可预测的。

我们的第一只眼在哪儿?如何可以扩展出第二只眼睛。

我们从第一只眼发力,从第二只眼成长。人在寻找永动机,人是否本身就是永动机。对于极限我们只要方法得当可以不断的去突破,那么对于成长,那么肯定也会是永无止境的。

终身学习者,是什么驱动了这个词语。让我们愿意成为这样的人呢?

我想肯定不是财富自由,也许在终身学习者眼中,财富自由,只是成长的过程,我想更加应该是一个条件。获得财富,也可以获得某种特定的自由,拥有了这种自由,才会有更快的成长。

众生学习者,对成长的渴望,远高于对财富的渴望。

人生如棋,我们不是要战胜ai,我们没必要和ai是对立的关系,只有和ai合作,棋局才有跟多的可能,才可能打破棋局的定式。

自己遇到的问题是气越来越少,被开局的定式局限。

自己不要想着当下的改变,而是从未来出发,往回走,接受之前的困局,然后对之前的对弈进行复盘,往回走。

为什么感觉路越来越窄,只是在之前的岔路口,就被错误选择了。我们是否可以主动的,回到之前的岔路口,找到错误,找寻到回到能寻觅到未来的路上去。这需要勇气抛弃当前这条路上的存量。

向死而生的勇气,用终局思维来看眼下的话,做出改变是值得的,结果才有无数的可能。

也许一只眼是当下,另一只眼是未来。

也许一只眼是当下的认知,另一只眼是对当下认知的颠覆。

学会用双眼去观察所有的问题,就像罗胖说的,对于同一个问题,要存在两种互相矛盾的概念。

其实概念本身并不矛盾,只会对问题的认知,维度不同,才会有矛盾的概念。

我们不应该只是追求是什么,而要知道为什么?我们要获取的不是经验,而是获取经验的路径。

一只眼睛看到的是我们不能改变的,必需去接受。

还有一只眼睛看到的是我们可以改变的,那就去做到足够好。

双眼于自己就是更加清晰的认识这个世界,让概念更加的清晰。

工具箱

天外飞仙似的一只眼,成功的概率很小。

我们本就不该指望的就是,通过一次小概率,以小搏大,一劳永逸,获得一生的所需要。

自己一直被一夜暴富这样的捷径所困扰。

短暂的快钱,赌博,寻租式的交易,不适合双眼论,似乎也让很多东西是不可能千秋万代的。

正如洛克菲勒家族,积累的财富,只是其中一只眼,但是慈善就是家族的另一只眼。

比尔盖茨的财富,并不会让他的名字留在历史中,但是他在慈善领域的作为,确可以给他不一样的定位。

运营好现在,找到自己的第一只眼。时刻关注成长,在当下的基础上,创新、延伸、嫁接出第二只眼睛。


文字就是和老喻最好的交流,周末,品茗,如果当下的自己,不能给对方更多有用的东西,那么就成不了线下的切磋。就是像我这样的贩夫走卒都能给高人不一眼的东西,自己是否可以先找到这样的东西。

每个人都拥有无穷可能,每一个点上,都有另一个维度的自己,正做出不一样的选择,世界也许不是ai眼中可计算的,我们拥有的就是这种改变的能力。

蝴蝶效应,对于未来,更多也许在当下的自己,而不是AI。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