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广告供应商

广告是为了更好地支持作者创作

成为总统一秘

网图.jpg

深邃的记忆总出现在黑暗的夜晚,凶险的体验却可以被轻描淡写在字里行间。在决心过一过普通人的生活之前,我或许想也不敢想在未来的某一天可以写一写这些年中自己的经历,那些被命运牵着走的时光啊,它们那样鲜活,又那样令我恐惧,虽然此去经年,那恐惧又刺激的感觉依然在每一个夜晚勾引着我,让我觉得人生多么不易,生命多么应该被珍惜。

令你真正恐惧的最易被记忆,一如后悔失去的会令你加倍珍惜。过去的经历塑造了现在的我,现在的你,如果有一天我想给你全部的我,希望你不要害怕接纳,我不是个残忍的人,或许可以说我温柔的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

夏天的风温柔,冬天的风凛冽,春天的风复苏大地,秋天的风扫落树上的叶,冬天的时候我怀念春夏秋,然而现在是四月的夏季,现在的风,是刚刚好的风,一如我现在的生活和我曾经向往过的生活一样温柔平静,没有盛夏的炽烈,没有严冬的寒凄,没有深秋的绚烂,没有早春的朝气。然而,世事的终点终归都要趋向平静,平静才是终点的终点。无论波涛多么汹涌,大海终会平静;无论冷热多大差异,温度终会平衡。

我曾问过她一个问题:

“你觉得最舒服的事是什么?”

“晴朗微风的夏天,每天爽爽的躺在草坪上,不管时间。”

“对,还要有一颗让我晒不到的足够大的树。”她补充道

“这么容易,那您卸任后就可以实现啦。”

“但愿,谢谢。”

现在,我站在一颗榕树下,微风习习,温柔惬意,脚下的草坪被修剪的很整齐。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来到这里看望她,在草坪上爽爽的躺一下午,不管时间,和她聊聊天,说说我现在的生活。我猜,她会羡慕现在的我,因为我好像实现了她未能实现的梦想。

温柔的风,你是否也在吹拂着她?她笑着还是哭泣,是否还会被公务缠身,身边还有没有一个像我一样手脚麻利的秘书。那个秘书能不能像我一样和她聊聊天,让她感觉到自己是个人而不是机器。

温柔的风,你是否还记得她?记得她的慈悲,记得她的坚韧,记得她的勇敢,记得她的不屈。你还记得吗,那个保护了我的生命,又撇下了我只身犯险的第67任总统“伊丽莎白·基恩”。

大学毕业的第一年,我在可口可乐工作,是市场部的一名专员,朝气满满的计划着自己将在五年之内成为可口可乐的营销总监,脑子里都是关于市场推广和品牌宣传的企划案,想着怎样在广告中融入自己无与伦比的创意点子,加班加点用心工作。

那是一个秋天的傍晚,在我加班回家的路上捡到一个很特别的信封,信封上没有任何标记和文字,里面却好像有东西,我打开看了一下是个U盘,于是我怀着想要找到失主以及对内容的好奇,放在电脑上看了一下。文件是一些照片和视频,可怕的照片,令人呕吐的视频,是些杀人取乐的视频,背景和人像是在中东,被杀的人有中东人,也有美国的士兵,如果你看“电锯惊魂”都会吐的话,那这个要让你再不想吃饭。除了视频和照片,还有一份名单,以及一个小程序 ,我点开了程序,却没有反应。那一晚,我很难入睡,这些视频太真,真的不像演绎,不像玩笑,没有电影般夸张的气氛和剧情,却看得我呕吐不止,脑袋嗡嗡作响。

天还没有亮,我听见有人在敲我的门,我根本没去开门,他们就已经进来了,说自己是白宫的安保人员,让我交出那个U盘并跟他们走,根本不用商量,我没得选。他们没有骗我,我们来了白宫,还见到了总统,我曾经在电视上见过她,但我没想过要真的见她,我对自己公民的权利感兴趣,但是对她们这种人物不感兴趣,但是现在由不得我,我只有害怕的份。

总统说那个U盘是他们工作人员在被追杀的时候遗失的,他们后来只找到了那个特工的尸体,却没找到他曾经说过的东西,直到我点开了定位程序,才找到。我心想:开玩笑吗?特工的东西竟然只是个U盘!和我平时看的电影剧情偏差也太大了吧,特工的东西不应该都层层加密,像我这种平凡人怎么可能解开密码而看见机密情报!然而事实就是事实,貌似并不高端。

我猜,我大概死定了吧,根据那些电影剧情推测,我要么会被那帮血腥的中东人追杀,要么就直接被总统灭了口吧,即使今天没事,也会在以后上班或者哪个下班回去的路上莫名其妙的死去,死相凄惨难看,横尸街头或者尸体臭在公寓里,额,这还算好吧,说不定要被那帮恐怖分子肢解,或者不一下子弄死我,慢慢折磨死我,电影剧情和那U盘中的视频不断在脑海里徘徊,额,我的天,我还要成为可口可乐营销总监呢,我怎么就这样就要死了。

“你留在这里当我的秘书吧,暂时不要回家了。”总统开口了

“....好”我诧异了一下,觉得这大概是这条小命暂时保住的意思吧

就这样,我成了总统的秘书,剧情一点也不跌宕起伏

因为跌宕起伏的并不在那个时候,后来的一连串事件才真的令我心惊胆战,如果冷汗足够冷,那它足够流遍我的全身结冰,冻成冰环或许也可以像香飘飘奶茶一样绕地球一圈吧。

我的同学和同事都不再能在生活中接触到我了,他们看到我基本是在电视上,网上,我都出现在总统的身边,或许他们羡慕我,应该也有骂我势利的,因为再也联系不上我。其实那并不是我的愿望,我也不势利,我不跟他们接触是因为白宫的人不让我私自与人接触,为了保护我,也是为了保护与我接触的人。

从我开始做总统的秘书6个月以来,共经历了三十六次暗杀,五十七次恐怖袭击,十一次自杀性袭击,虽然都被都被中情局和安保人员及时保护,但心惊肉跳的感觉却一直存在,夜晚不再睡得好,每一次的公开活动都像紧绷着一根弦,在心里一遍一遍祈祷着可以安全回来。心里想着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才算个头,真怀念以前做小职员的日子啊,放假的时光可以看个小电影或者随意出去玩一下,逛一逛,哪怕是在公园里随意的坐一会儿呢。

作为秘书的工作是安排总统的起居生活及活动安排,这些对我来说还算轻松,然而总统自己却一点不轻松,有时候我很佩服她,难道她比我胆大?为什么在这样的恐怖压力下她还可以精力充沛的去处理那些事物,在不知道安全状况的情况下还要去和那些各界的领袖研讨事情公开露面。难道她是忙得傻了,还是忙得忘了。以前我总以为像她们这种大人物都弄个秘书,有的还不止一个就是为了摆谱儿,显得自己是个人物。现在我才知道,有的人光有一个秘书是真的不够的,即使秘书也是机器人。

半年后的一天,总统突然跟我说今天我们要去巴基斯坦出个差,跟半年前你在视频里看到的恐怖分子们谈个判。当我们去顶楼机场的路上,她说想让我帮她拿一下她女儿昨天给她做的曲奇,现在很想吃,让我拿完后再去楼顶找她。可是当我回到楼顶时她们已经飞走了。

我打开曲奇的盒子,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希望明天以后你可以在晴朗微风的夏天,爽爽的躺在草坪上,不管时间。

第二天,我在白宫听了新闻,恐怖组织放了抓走的美国人,却没放过美国总统,当然我们在当晚就端掉了他们。

又过了几天,我终于离开了白宫,但我已经不想做可口可乐的营销总监,我开了一间曲奇饼干店,这样的夏天,我喜欢爽爽的躺在草坪上,不管时间,对了,旁边还有一颗让我晒不到的足够大的树。

End

优质广告供应商

广告是为了更好地支持作者创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