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有感

爱要大声说出来

有一种爱,叫父爱如山;

有一颗心,叫父子连心;

有一种情,叫情深似海。

    我有个慈祥的父亲,一个能干的老爸。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妈妈喜欢在我们的衣服上绣花,描花样则是爸爸的拿手好戏;妈妈常常织毛衣,爸爸就在大十字格的本子上蓦画一个个毛衣图案。临近春节时,妈妈挑捡芝麻爸爸熬糖做芝麻花生糖,老爸炒芝麻舂芝麻,老妈揉粉做芝麻汤团。平时妈妈在崇明工作,奶奶给我们裁剪新衣老爸就踏缝纫机缝衣服。爸爸是厂里的技术骨干,粗纱机细纱机上的摇架都会根据用户实际需要改进的,还要带着最新设计的摇架去用户处安装调试,掌握第一手数据。每次爸爸出差回家,大大的背包里总有给我们的特产。在那个物资缺乏的年代,大背包带来过湖南的黄鳝,云南的大话梅,宁夏的枸杞,大连的海参,无锡的水蜜桃,余姚的杨梅……

    父亲做事一直是亲力亲为的,一丝不苟还很有耐心。特别是2003年奶奶脑出血,他和妈妈既顾着家里的吃喝又天天在医院陪着奶奶两头忙。即便医生开出病危通知,说奶奶要切喉管进食,爸爸妈妈不同意,硬是自己辛苦从奶糕开始给奶奶一点点喂食,一个月后奶奶能喝粥,让她恢复吞咽功能。多少个日日夜夜的陪护,爸爸妈妈始终如一。半年后奶奶出院回家,生活已不能自理,虽然请个阿姨照顾奶奶,可好多事情还是爸爸妈妈自己来做。直到2006奶奶去世整整三年,家里的采购都是爸爸一人包的,期间妈妈操劳过度脑出血住院,除了我们的陪护,老爸更是两头跑,默默地体现一个好儿子一个好丈夫的责任。奶奶走后,爸爸天天带着渐渐丧失语言功能的妈妈去公园走走打打羽毛球,有机会就领着妈妈去周边无锡苏州游览一下。爸爸依旧天天翻着花样给老妈买菜,教阿姨烧老妈喜欢的菜。2010年爸爸还推着轮椅带妈妈逛了数次世博会,此时老妈走路开始很慢了,常常感到有心无力。直到2015年妈妈不在出门,连在家走走路都不肯了,咀嚼食物也变得困难了。老爸想到了粉碎机,他天天把荤蔬搭配好用粉碎机打碎后煮粥以保证老妈的营养均衡。

    爸爸是个不善言表的人,但他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个儿子、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爱。在失去奶奶、妈妈后,他表面一直很平静,可内心确是深深地怀念和自责。奶奶走了后半年里,他常常会到奶奶遗像前坐一会儿,轻轻地发出一声“唉~”。有时他会说“要是当初知道可以用粉碎机打碎食材,奶奶不会去得这么早。”去年夏天妈妈走后,爸爸常常一人沉浸在回忆中,睡眠质量明显下降,还不和我们说。看到爸爸经常打瞌睡,让他饭后睡个午觉他还说没事的。后来看中医调理了两个月,终于能睡着了。

    如今老爸的生活又重新有规律了,早上去买菜顺便走一个小时左右,下午看看电视看看报纸,晚饭后在小区走半个小时左右回来看电视。姐姐天天过去吃饭看看,我每周去一次聊聊看看。只要您健健康康,开开心心,一切都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本文于父亲节前夕写完,一直拖到今天才发表,期间做了部分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