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装逼录(一)——野史段子手记

读野史时随手摘录的一些对话、轶事、脑洞。每则段子后面有出处,内容添加合理程度之内的脑洞。最近的段子主要是唐朝的。


1. 

裴休去地方赴任前,在长安的曲江池游玩。看到一个后生喝高了在路边装逼,就贱兮兮跑过去问:“大哥当啥官啊?”

对面一脸葬爱家族无所畏惧的表情:“喏,郎不敢,新任宣州广德县令。你又是啥官啊?”

裴休:“喏,郎不敢,新任宣州观察使。”说罢跟同伴Give me five庆祝装逼成功。

装逼撞到了顶头上司,年轻人当场就哭着跑了。一回家就给吏部打报告,申请改调到四川去。

裴休这个梗玩了一辈子,后来当上宰相还在奏章里写:“喏,郎不敢,新任中书门下平章事。”

——《松窗杂录》

2.

黄巢之乱,中书令王铎出镇潼关,忽然属下来报,王夫人直奔大营。北上有悍妇,南下有乱军。一幕僚吐槽:“还是投降黄巢算了。”王铎闻言哈哈尬笑。

幸亏唐僖宗先坐不住躲到了四川,王铎找到了台阶下,也撤兵跟着往西南跑。不然悍妇吓降大唐宰相禁军也是够够的。

——《北梦琐言》


3.

王铎在潼关骑虎难下的时候,长安城里的科举还在照常进行中。崔澹当主考官,出题《至仁伐至不仁赋》,怎么看都是故意的。

所以有人说:“主司何事厌吾皇,解把黄巢比武王。”言下之意你小子把今上当成商纣王,黄巢反而是周武王的仁义之师咯?

——《云溪友议》


4.

后来这不是王铎没顶住嘛,这次科举还是被取消了。各地举子群作鸟兽散,只有一个叫陆扆的不依不饶。

僖宗出奔到四川。陆扆一路跟到皇帝所在地,撒泼打滚要朝廷开科考试。宰相韦昭度拧不过陆扆,就由他自己去了。

于是六月大夏天,陆扆忙着东奔西跑。定好了考试题目,自己请来了考官(住同一个旅馆的中书舍人郑损),然后一个人考完试,写好“状元:吴郡陆扆”的红榜贴了出去。

皇帝:我可能点了个假状元……

不过陆扆做官后名声还不错,没人觉得他这个状元是捡来的,最多也就是同事在夏天酷暑难当的时候开玩笑,说这样的天气很适合给自己封个状元玩玩……

——《北梦琐言》


5.

卢延让考了二十多次科举没中。后来写了一堆猫猫狗狗,中了。画风可以感受下——

狐冲官道过。狗触店门开

饿猫临鼠穴,馋犬舔鱼砧

栗爆烧毡破,猫跳触鼎翻

感觉这群考官心里住着一座动物园。

——《北梦琐言》


6.

卢藏用本来在终南山里修仙辟谷,出山后步步高升。有一次,睿宗请上清派茅山宗大宗师司马承祯进京讲道。完事之后司马承祯辞谢官职,回浙江山间隐居。

卢藏用感觉这个道友很不上道,想要指点一些人生的经验:“终南山的风景就很好,何必要回老家?“

司马承祯面无表情:“照我看,终南山里只有电梯,坐上去就能升官。“

现在开同学会的时候,北上广深漂 vs 小城市事业编的对话差不多就这氛围。

——《大唐新语》


7.

也不怪卢藏用。靠隐居博免试入官算是一种不言自明的潜规则,真正无心仕途的隐士……那一般就不会让你发现他了对不对?

有个叫任毂的隐士就是,在山里研修九经,一直在等着征辟的诏书。但也不知道是他隐藏的太好,还是确实没什么才华,等了很多年,一点回音都没有。

任毂一着急,就自己跑进京城去打听了:怎么还不催我来做官?

所以活该被人嘲解:云林应讶鹤书迟,自入京来探事宜。从此见山须合眼,被山相赚已多时。

说的是你任毂被山骗的好惨啊,以后看到山还是把眼睛遮上吧……

——《幽闲鼓吹》


8.

一个叫格辅元的监察御史出差夜间被盗,财物衣物被席卷一空。作为一个裸睡爱好者,他只能躲在被子里等人带钱来赎。另一个监察御史杜易简嫌他有辱斯文,作诗讽刺:

有耻宿龙门,精彩先瞰浑。

眼瘦呈近店,睡响彻遥林。

捋囊将旧识,制被异新婚。

谁言骢马使,翻作蛰熊蹲。

翻译成大白话,就是瞧一瞧看一看有多丢人啊。这人瞪着小眼睛,醒时眼巴巴看着店门口,睡着了鼾声响彻山林。行李被人偷了个精光,又不是新婚咋还蒙着被子不下床呢?本来是骑着青白大马的朝廷使节,结果像一头被蛰的熊一样抱头蹲防。

有这样的同事,御史台里上班时的友善度堪忧。

——《御史台记》


9.

都知道严嵩给嘉靖写青词(祭天赋文)上位,人称青词宰相,其实中唐就有靠这一手当宰相的了。

王屿不光给皇帝写青词邀宠,还喜欢摆道场、撒纸钱。此公另一个爱好是强行替别人碑文,写完两手一摊问主人要稿费。一时间从皇城门口到王寡妇家墙头都是这位文豪的大作。

一次有人去给他送钱,错进了旁边王维家的门。王维愣了一下,指指墙头说:“大作家在隔壁。”转头回去接着画自己的画了。

——《卢氏杂说》


10.

邢州刺史权怀恩上任,当地的参军刘犬子在路边迎接。权怀恩想立立威风,招呼也不打,把刘犬子当成空气。刘在背后跟了两百多步发现新领导是要搞我啊,于是转身就走了。

权怀恩大怒,晚上把刘犬子叫到房间里,臭脚一身:“脱鞋!”刘犬子默默照做了。

权怀恩觉得这才像话嘛,就开始谈工作:“这地方有几个参军啊?”

刘犬子:“有编制的六个,还有个临时工。专门给你脱鞋子。”

权怀恩:“放肆!稍微给点颜色,你就连自己老子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刘犬子:“我家老头叫刘仁轨,现在好像在当宰相。”

权怀恩:“爸爸我错了,拜见爸爸。”


这也怪不得权怀恩,谁能想到宰相儿子叫狗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